【香港家書】1968年《學苑》總編輯 馮可強
2016-03-20

《學苑》編輯同學:

        晚上看了你們今期用「香港青年時代宣言」為主題的幾篇文章,睡到半夜4時多醒來,忍不住起床重新翻看。晨早7時多我走在冷清的街道上,聽着樹上鳥兒吱吱的叫聲,還是在細嚼著你們的說話。

       你們的文章,以文筆和鋪排來說,是寫得相當好的,有「革命宣言」的火辣辣味道,而且淋漓盡致地顯現出年輕人挑戰權威、敢想敢講、以天下為己任的豪邁氣概;令我回想起六十年代尾我們一班志同道合,被稱為「學苑派」的朋友,在編輯室、荷花池、飯堂、和每期的《學苑》高談闊論,指點江山,真有點恍如隔世的感覺。

        不過,我不同意你們有關「香港民族自決」、「香港獨立」、「全民制訂香港憲法」、和「全民公投」的主張,希望將來有機會和你們深入討論。在這裡,我想和你們分享一些感受。

        第一,你們說:「其實,我們也不願看見社會嚴重撕裂,我們也厭倦與長輩爭論。我們曾經理性地與上一代對話,卻沒有人真正的理解我們看見的世界。」有一位年輕人對我說,她和朋友都不容易和長輩溝通,有時候就好像對着 Donald Trump的支持者說話一樣。作為父母輩,我們都應該警惕一個信號 -- 一旦子女不願意與你溝通,你就會「失去了」他們。如果我們只是經常把「加強與青年人溝通」這句說話掛在口邊,不去嘗試用同理心和易位思維,感受年輕人的感受,理解他們所看見的世界,我們就會失去與年輕一代共同推動社會進步的機會。當然,這會牽涉到價值觀的問題 -- 如何理解民主、自由、公義、平等、人權、法治、經濟發展、保育、可持續發展、等等基本概念。要進行真正的溝通,就需要敞開心靈、多元角度、深度思考、理性交流。

        第二,你們認為:「民主運動的時代已然過去」,而你們要開啟一個「反威權統治年代」。的確,年青人都有「一顆渴望自由的心靈」,不願意「卑躬屈膝」,要對不公義、不合理的事物進行抗爭,要創造一個新世界。這都是年青人可貴的地方。但我認為,不需要,也不可能把香港的歷史、本土文化、以及七百萬市民的利益,和中國的歷史、文化、以及十三億人的利益對立起來,並且割裂出去。我擔心的是,如果我們沒有大歷史觀,只摘取小片段的歷史去主觀解釋,如果我們不尊重前人的貢獻,不從多方面去研究事物的發展關係,也不去了解和處理好自己所在地與週圍地區的千絲萬縷的互動關係,就會很容易封閉了心靈,遮蔽了視野,任由自己的喜惡,去決定社會和人民的需要,並且凌駕社會公認的道德標準;這樣,就有可能逐步走向排外的極端主義,對自己和家園做成無可彌補的巨大、長遠的傷害。

        第三,你們指出:「基本法所保障的一國兩制,其實非常脆弱」。我相信,香港很多人都對十多年來一國兩制的實踐覺得不滿意。敢於想像是好事,這樣才能帶來變革;但你們「想像」出一個「香港民族」去尋求「港獨」,也有責任去分析和講出,獨立對七百萬市民有什麼好處,有什麼壞處。是避免香港逐步淪亡,還是促使香港走向淪亡 ? 正如你們說:「唯一可以確定的是,大家視香港為共同的家園,她是不可遺棄的皈依。」我認為,一國兩制是我們已經擁有的好體制,不應該因為做得不理想而拋棄掉,因為反面可能是一國一制。 香港人,尤其是年輕人,更加應該不畏困難,繼續努力,去維護和實現一國兩制、港人高度自治的初衷和原意,走出一條成功的道路。

        香港人能不能夠將矛盾化為動力,共同打造一個還有成功機會的香港願景呢?

                                                                                                        

                                                                                                                1968年《學苑》總編輯  馮可強

                                                                                                                 2016年3月19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