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總幹事 區美寶
2016-03-27

阿寶:

  你近來好嗎?買了新電話沒有?上星期你致電給我,你說你想換手機,但不知哪個款式好,所以乘地鐵時,便好奇別人的手機款式以作參考,可是別人一看見你望著他的手機,便馬上避開,更以十分奇怪的目光看著你。其實你在香港長大,又懂得聽和說廣東話,最近都從很多媒體上得知有「假難民」等問題,甚至有議員提出以禁閉營的方式,把提出酷刑聲請人士拘禁在內。

  其實設置禁閉營,是違反國際公約甚至是基本法。聯合國《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9條亦訂明:「人人有權享有人身自由和安全。任何人不得加以任意逮捕或拘禁。」雖然聯合國人權事務委員會有提及,可短期拘留「對非法進入締約國領土的尋求庇護者」,以進行登記或確定身份等程序。不過委員會都指出,如果要繼續拘留他們,就一定要有針對被拘留人士的獨有原因,包括該名人士可能潛逃、犯罪等等行為;但如果長期把所有尋求庇護者,包括小朋友,關閉於難民營內,而沒有針對個人的特別原因,就會構成任意拘留,違反國際公約。由於基本法第39條都規定這條核心人權公約適用於香港,所以此舉亦違反了基本法。

  有些人會認為,香港於七、八十年代處理越南難民問題時都使用禁閉營,但為何現時不可行?首先,當時尋求庇護人士的數目與現時相比,是不可同日而語。自1975年起,香港前前後後接收了20萬名來自越南的尋求庇護人士,當政府要同一時間處理為數大量難民時,當然容許有禁閉營,但現在香港累積的酷刑聲請者的數目只是一萬多而已。另一方面,香港對於人權的保障已跟當時大大不同。香港於1995訂立了人權法,使用禁閉營,違反基本法,也違反了人權法。加上國際社會已愈來愈不能接受以禁閉營方式長期拘留難民;例如2009年人權事務委員會亦於審議結論中就曾批評澳洲政府,把所有非法入境者不論原因都強迫送往禁閉營的手法,並要求澳洲政府取消有關安排。

  另一方面,相信很多香港人,包括你也很關心公帑是否用得其所。興建難民營需要錢和時間,而現時尋求政治庇護者滯留於香港,是因為入境處積壓了大量個案,因此,入境處倒不如認真地改善現時審批酷刑聲請程序更為實際。政府經常把責任推卸到酷刑聲請者,指他們交文件慢,不願意用英文溝通等等,所以拖慢了程序,但從來都不認真檢討當局本身審批中出現的問題。國際特赦組織在世界各地都有些人權受侵犯的調查記錄,因此亦收到酷刑聲請者的求助,要求取回他們國家的人權報告,以便提交予入境處。其實我收到這些求助時也頗詫異,我想,如果入境處有一個資料庫,記錄不同國家的人權狀況的基本資料,以作參考的話,那麼便能夠很快地了解聲請者的國家狀況,就如我們的人權報告,只需上網搜尋便能查閱了,入境處的工作人員能有多一點訓練便已經足夠。但現時入境處的統一審批機制沒有發揮效用,偏偏要那些人生路不熟的聲請者自行詢問人權機構索取報告,即是每次都要繞一大圈,來完成一件本來可以簡單處理的事,當中浪費了多少時間?

  根據一些協助酷刑聲請者的律師所說,很多聲請者雖說曉得英文,實際表達能力一般。有時,一些聲請者因為在自己的國家受到很嚴重的迫害,身體和精神已受到傷害,在這些情況下,真的需要輔導員協助才可說出自己的經歷,但入境處往往就只作官僚式處理,結果聲請者要向非政府機構尋求協助。試想想,你到了一個人生路不熟的地方,是否真的那麼容易一找便找到能夠協助他們的團體及機構呢?所以,現時的情況是入境處的機制未能有效處理申請,才令審批時間緩慢。

  現時酷刑聲請者每月獲發三千多元的津貼,其實當中有一千五百元是食物費、一千二百元為租金津貼、三百多元是電費水費等費用,由政府指定的國際社會服務處直接交予業主,其他的就以超市現金劵形式發放,聲請者並不會得到現金。他們不能夠在香港工作,香港物價高昂,生活其實很困難。

  最可憐的還是逃難的小朋友,因為津貼度只包學費,但書簿費、校服費等就一概不包括在內,聲請者的小朋友要在香港上根本很艱難,所以很多聲請者都並不希望長時間滯留在香港,想快點完成審核程序到外國展開新生活,偏偏現在入境處拖慢審批程序,聲請者痛苦,對香港市民亦無裨益。

  阿寶,希望以上的答案,可以協助你和街坊解釋事件的來龍去脈。真正的問題不是所謂的「假難民」,而是入境處對酷刑聲請審批程序又慢又欠透明度,導致很多聲請者滯留。希望政府盡快改善機制,那才是真正解決問題又不會浪費公帑的方法。

 

               Mabel

2016年3月23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