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支聯會主席 何俊仁
2016-04-10

Anna, Gloria,

  

          你們好!我相信你們和美加的朋友,都已從新聞中得到消息,年半前在內地支援香港雨傘運動的朋友,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被重判入獄。王默、謝文飛、張聖雨,前兩位被判囚四年半,第三位被判囚四年,梁勤輝純粹因在網上發表言論,亦被判囚年半。我相信你跟在香港的我們一樣,心情沉重。

 

 

 

            2014年,人大8.31決定剝奪了香港人期望擁有的普選權,引發了香港有使以來一場最大規模、最感人的佔領公眾地方、以公民抗命形式爭取民主的運動。大家都清楚記得,七十九日當中,雖然我們佔領了銅鑼灣、旺角、金鐘部分公眾街道,令很多車輛要改道,構成不便,但大體上我們並沒有對香港的公眾秩序造成很大的破壞,市民更加沒有擔憂過我們會有大規模暴力行動,危害市民生命及財產安全,亦從來沒有人憂慮我們會推翻政府,顛覆政權。年多以後,雖然很多組織者和參與者曾被逮捕,我自己亦被捕過兩、三次,也到過警署落口供,但絕大部分人至今都未被起訴,更遑論被判入獄。縱使有十數人因清場時與警方有肢體衝突和碰撞而被檢控,但大體而言,香港仍然未進行大規模打壓,我亦相信,如果政府這樣做的話,會引起群情洶湧。

 

  

          香港和內地一河之隔,內地這幾位朋友並沒有任何如佔領、阻礙交通甚或挑戰中央政權等具體行動,他們只是以和平方法聲援香港,只是在街頭舉牌舉橫額,支持雨傘運動,或者是在網上留言寫短文,但竟然有兩位被判囚四年半!我們真的很難過。純粹因聲援香港的和平運動,用的亦是和平宣示方法,竟然指他們顛覆政權?何謂顛覆?顛覆即是推翻一個政權,包括用組織、用策劃、用行動推翻政權,難道這是簡單事?如果沒有武力或者用武力威脅,又怎能推翻政權?純粹舉橫額聲援香港這個邊陲地方,而香港只有一千平方里,全國九百六十萬平方里;香港只有七百萬人,全國有十三億人,聲援香港人爭取民主,怎能顛覆到整個中國政權?他們的行為又怎會煽動到其他人以武力顛覆政權?

  

          其實這些都是欲加之罪,令內地的人民連微小的言論自由也沒有,倘若這些自由是被用作表示不完全屈服於政權的政治決定。而他們的被打壓更是有着示範作用,使全國人都鴉雀無聲,更要讓他們知道,絕對不能學習香港的公民抗命行動,更不要讓香港人知道,內地人是被容許聲援香港。這些就是中央政府、中共政權要打壓這幾位和平宣示者的動機。作為香港人,我們覺得完全不能接受,我們更加有理由擔憂,倘若中央政府如此對待內地人民,她對香港能有多大的容忍?在她心目中,是否整個香港或香港很多人都是在顛覆政府?舉橫額已經是煽動顛覆政權罪,香港數以萬計的人曾經上街,支持平反六四,爭取中國民主、香港民主,那又是否全香港的人都在顛覆中國的政權?

  

          Anna, Gloria, 今年已經是六四二十七周年,我希望你們能一如以往,和美加的朋友一起關注香港和大陸的人權狀況,我亦希望香港朋友知道,香港和內地的政治息息相關,中國的民主開放對香港來說是非常重要,會消除香港走向民主的最大障礙和阻力。香港人繼續享有民主,象徵了在整個中國仍然有這一股生氣。

  

          今年六四,我們一樣用燭光,表達希望,表達對民主的遠景。繼續努力,為了爭取香港和國家實現民主,我們絕對不能放棄。

 

                                                                                                                                                                          

                                                                                                                           何俊仁

 

                                                                                                                       2016年4月9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