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教育大同發起人 張惠侶
2016-06-19

阿爸、阿媽:

  記得小時候,每逢看見乞丐,阿媽必會塞五毫子在我手,著我放進他砵子;我們看香港小姐選舉,對佳麗輕蔑的評頭品足,你會訓斥我們沒資格去評論別人;阿爸每晚放工回家,飯後都會坐在工夫枱前,繼續做首飾賺外快。雖然你們只讀了幾年小學,但亦都是你們讓我看到智慧與誠信不一定與高學歷掛鈎,你們的身教與言教模做了我今日的基本價值觀。

  我也幸運,阿媽幫我找的小學全無壓力可言,我通常回家前在褓母車上就做好功課,然後就是不停看電視。上了中學,我沉浸在自由自主,充滿活力的學校生活,平均每天打球兩三小時,唱歌、學結他,搞活動,簡直當了家是旅館,感謝你們對我寬容,也沒有過問我的學業與成績,若我生在今天,不知你們會否仍然如此放手?

  最近,有調查說香港不適合孩子生活,其實幾年前我們回港後不久後就有這種感覺。

  當年我們一家離開香港坐船看世界,因生活需要實行在家自學,卻讓女兒經歷了一個很不同的小學階段,當同齡孩子每天揹著沉重書包,為學業苦幹時,她們平均每週才上一兩次三小時的課,絕大部份時間是玩,與我們一起經歷生活,與天南地北的人交朋友。我們認識到一個又一個不同背景的人,看到了學習與生活其實有很多可能。

  經歷半個地球後,我們想孩子也應該上學了,讓她們建立一個穩定的社交圈子,認識自己的文化,也回來陪伴你們,我們也確實感到沒有比香港更方便的地方,所以當時很渴望回來,但回來後,發覺孩子要在一個很單一的教育制度下學習。這個地方,在社會每個層次追求的是數字、是速度、是排名、是榮譽、是產值、是結果,連小學也如是,中間用甚麼手段達到結果?對學生及家庭的影響如何?所有人都忙得沒時間去理會。有心的老師,在要同時應付業績的需要下難以一展抱負。學校原本是成就孩子的地方,但我們的學生,無論是愛動的、愛靜的、愛說話的、愛沉思的、愛表演的、愛畫畫的……卻要反過來達到學校及制度的要求,而那個要求,又是為了語文及數學好的學生而設,然後我們家校合作,將這個以考試為本的制度合力推到最高峰。

  話雖如此,這幾年,我亦見到愈來愈多深明分數不能反映孩子整體能力的家長,他們不求分數,只追求學習經歷,相信也有人覺得我們「怪獸」!但這不代表我們不希望孩子卓越,只是我們強烈認為大鑊飯式的學習,在互聯網年代已經嚴重過時,知識隨時隨處可得,學校一定要進化,但我們的孩子一天一天成長,等不了,所以愈來愈多人打算自己來,選擇自家或另類教育。

  可是絕大部份的家長事實上只能選擇放孩子在主流學校,他們有些也不想盲目求分數,不想一個個夜晚與假期,就是與孩子角力,督促功課與溫習,那他們在衡量過孩子的需要後,選擇不做無意義的功課,或選擇不考試,有何不可?為何家校合作,是單方面的家配合學的需要?為何就算在小學階段,追趕成績的目標會遠超孩子全人發展和家庭關係的需要?

  這兩年,我跟朋友成立了「教育大同」這個慈善機構,就是因為見到社會不停在駡,但駡完大家又回到原本的制度上埋首經營,教育局有個叫學會學習,全人發展的美麗願景,其實人人支持,但沒有相應的老師培訓與資源,到頭來又回到在傳統框架上愈加愈多愈深,學生不能按自己的興趣與能力選擇學甚麼,或如何去學,政府又不支持另類教育,令教育選擇非常狹窄。今天的孩子,由小一開始,絕大部份時間就放在學習上,卻沒有選擇。他們縱然服從,但從而不服,長大後的回彈力會有多強?今天的年青人對社會的不滿,其實正給予我們答案。

  阿爸阿媽,你常說自己讀書不多,但你們卻最有智慧,一直放手讓我能為自己的學習與生命做選擇,你們的教育功勞,絕對不比學校少啊!

女兒  惠侶

2016年6月18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