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工黨創黨主席 李卓人
2016-09-18

我的戰友阿恆:

本想以堅定表現面對自己敗選,但在台上合照後,見到你,忍不住都是哭了。雖然天下無不散的筵席,但想到你95年開始,我在幕前,你在幕後,鮮為人知的組合,經歷了97年前的集體談判權私人法案,98年後12年為最低工資立法的議會工作,到最近向梁振英追討立法標準工時的欠債,都有你的影子。當然爭取雙普選運動都有你像人肉資料庫一樣,道出理據,一起商討策略。想起這些,想起和大家一衆同事多年的合作,要劃上句號,真是捨不得。

我告別20年的議會生涯,太多難忘的人與事,但始終最有我和你印記的是一條又一條的勞工立法。97年臨尾通過的集體談判權法例,就是你去英國劍橋找到教授,由零開始到草擬好整條私人法案,通過後震撼着整個商界和工運,但即時被凍法及廢法。工運又再一次受壓。到98年,我們在立法會首次動議最低工資立法,當時只得9票支持,大家仍盲目祟拜自由市場。經過多年議會內外的抗爭,由規定政府外判工有最低工資,打開了缺口,到注定失敗的自願性最低工資運動,到最後全港性最低工資。你一定記得,過程中,政府本打算只是就個别行業訂立最低工資,在我們反對下改變。還有,十多年前,我們提出低收入家庭補貼,向當時財政司司長曾蔭權提出,後來對住曾俊華再講,他們全無反應,當我在唱歌,到今天,已經正在實施了。我的議會生涯,最難忘的就是透過立法及政策改變,實質地改變市民的生活。下屆不在立法會,我一直爭取的標準工時立法,如果可以遞交上立法會,我就不能在議會貢獻,完成立法。這無疑是我和你的一件憾事。

今次選戰,團隊中你永遠都是最冷靜的一個,早已指出將是最兇險的一次。最後我確是落選。敗選的外在因素,包括市民較支持新面孔,配票考慮多於候選人的往績或立場等,但更重要的敗選原因當然是內因。其中有我個人的問題,也有組織的問題,我個人失敗之處,在於過去四年主要投入一波又一波的真普選運動,未能專注勞工、社區、民生議題,疏忽了與選民的扣連。我輸在未夠鐵票,才會被配票配走。

敗選後,我們可以失望,但不能氣餒。在那裏跌倒,就在那裏站起來。現在是站起來的時間,即時就要與工黨丶職工盟的眾兄弟姊妹部署未來,為工運理想再出發。

工黨只餘下一個立法會議席,資源少了,議會的聲音減弱了,我們就必須調整策略,改為以公民社會為主戰場,在議會外推議題,爆運動,牽動民情,再反攻議會,有民意作後盾,政府丶議員們都不得不聽。

以此為大方向,我會做回我的強項,壯大工會,抗衡大財團的剝削,為改善待遇,與財團鬥法。今次敗選後有聲音指勞工議題不被重視,以及大家不認同工人丶打工仔女的身份。這是職工盟必須面對的挑戰。我們必須鞏固既有的基層勞工組織,但同時要改變形象,爭取較中產較專業的打工仔女支持,多些介入他們關心的議題。我們並要重新包裝勞工議題,以新方法去講多些打工故事,打動人心。

大家亦擔心,工黨餘下一個議席,會否勞工議題就被工聯會代表壟斷,日後袋住幾多先,都沒有人挑戰?阿恆,這就涉及你的強項:勞工硏究,如果我們將研究成果輸送入議會關心勞工議題的盟友,配合議會外抗爭。我希望能細細地,成立由你做主要硏究的勞工智庫,使工運更有研究做後盾,也能有助議會游說工作。

工黨方面,我則會做多一些培訓丶傳承工作,培育新一代政治人才,為三年後的區議會選舉及四年後的立會選舉,做好準備。我也會繼續新西地區工作,堅守地區,繼續服務。工黨亦成立了改革小組,尋找我們過往的不足,進行改革,迎戰未來。

今次選戰,工黨失了議席,但令人鼓舞的更多人願與我們同行,入黨的入黨,捐款的捐款,內部更有鬥心,一起去打逆境波。我和何秀蘭丶張國柱不在議會,可貢獻更多在培育新一代參政人才及回歸公民社會推動社運。

數風流人物還看今朝,未來香港人一定能逆轉勝,戰勝專制丶財團霸權。各位戰友,每天都是新的一天,繼續戰鬥到底!

 

                                                                                                                                                                    阿人

2016年9月17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