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香港建築師學會本地事務部副主席 解端泰
2016-10-15

瑞堅︰

       你在上海的生活可好?多少個年頭過去了,想你在上海的工作也上軌道了吧,跟當地的建築師合作得來嗎?

       適逢今年是香港建築師學會成立六十週年的大喜之年,什麼時候回港我們暢飲一番?相對過往,今年學會的事務特別繁忙,除了舉辦一連串的慶祝活動,我們還多了不同聚會,老、中、青不同世代的則師朋友聚首一堂,當中自然少不了緬懷過去和展望將來的各種點滴與較勁。

       多年來,學會一直致力推動香港的城市建設,倡導多元的建築創意,努力不懈地建構優質生活空間,視創造先進宜居城市為業界使命,這也是所有投身建築行業者的共同目標。

       但六十年過去了,閒時不禁撫心自問,對比從前,香港當下的城市生活空間正在改進中嗎?在過去一段日子香港居住環境上的轉變,實在讓人擔憂。尤其是近兩年相繼推出的新樓盤,「劏房式」單位赫然成為了主流,一些小至 180呎甚或更低的單位,竟然主導了市場,實用性和質素都屢創新低,每次新樓盤開售,必令全城譁然。每當我看到這些樓盤「奇則」,心中自然不是味兒,同時也充滿了疑惑:難道我們的所謂創意,都像附了魔般被行使在那些不人道的節點之上?學會的前輩們共同努力了六十年,怎麼今天香港的人均居住空間,竟然會落得愈住愈細;樓盤的圖則,會愈劃愈差?香港是否真的病了?

       香港其實不是缺少土地,我一直認為「土地短缺」是個偽命題。反而,香港當下的住屋困局,都是因樓價太高而起,是負擔能力的問題。

       香港的地產商,對於樓盤的定價策略,都是從「大數」出發計算,即先考慮你口袋裏有多少錢,和屬於你名下的信貸值,來推算出你最多可負擔多少錢,減除利潤和建築成本後,才將貨就價,決定一個樓盤的單位呎寸,實行賺到盡。

       用這套思維製作的圖則,在今天建築成本高昂的情況下,單位面積自然要縮水,愈劃愈細,豪宅公屋化。這麼多劣質空間充斥市場,為社會預埋了炸彈。

       有很多人會問,建築師有創意,可會把這蚊型劏房式單位設計得美侖美奐?建築師當然可以,但這不是問題的核心,並不能長遠解決問題,而且還會給人一種為畸型社會現象燙金的嫌疑。

       要真正解決這問題,必需從經濟角度入手,設計,只是最後階段當所有潛規則都有了定案,才表現出來的成果,是一種反映,是一種投射,但不能獨立自主妄顧其他因素而進行。

       政府應著力考慮如何可協助發展商降低建築成本,樓價才有望有空間下調。建築成本的關鍵之一,是現時過份累贅的審批程序。幾年前批一份圖則只需要兩個月,現在往往要花上半年甚至更長。日益嚴重的官僚主義和山頭主義往往令工程項目的圖紙審批過程一波多折,導致工期失準,繼而超支。政府應積極研究如何簡化現時架牀疊屋的審批程序,為業界拆牆鬆綁。

       另一方面,建築工人人手短缺也是推高工資和建造成本的原因之一,政府應考慮引入外勞,避免工人「釣高來賣」的議價手段。但工人人手短缺的現象,其實政府自己也有份催生,例如發展局和運房局在推出大型工程項目之前,應先作內部協調,避免同時大量推出,排洪式水浸市場,推高工資和物價。只有政府在政策上對症下藥,控制成本,穩定樓價,將貨就價的現象,才有望改變。

       在大學報讀建築系的人,心中都是有團火,想當年你跟我也一樣。現在我工作的環境中,也有不少年輕人,他們心中那團火仍是熾熱,仍是絢爛。這些初出茅廬的小伙子,都没有放棄計設夢想,只是現今社會的壓力,令他們對前景感到茫然和無奈,真心的希望這種趨勢能夠得到有關方面的關注,讓社會對建築師的創意重拾信心。

       見面喝酒時再詳談!

端泰

2016年10月15日

​​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