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港大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副教授 羅致光
2016-10-22

給鄺俊宇:

私營殘疾人士院舍康橋之家前院長,早前被控與智障女院友非法性交,因事主不能作供,獲撤銷控罪。引起社會嘩然,社會福利界及關注弱智人士團體固然激憤,在你的facebook更有十萬人聯署。

不幸的事情,最不幸的便是重覆發生。1993年,即23年前,因一名輕度智障少女遭性侵犯,但因受害人悲傷過度,經多次延期聆訊仍未能錄取口供。最後法官宣佈終止聆訊而裁定被告無罪釋放。及後,王見秋大法官的「研究弱智人士在法庭作供工作小組」,在 1994年建議17 點的改革方案,以協助智障人士作供,減少智障人士在刑事訴訟中作供時可能受到的創傷,及確保得到公正及公平聆訊。當時的立法局亦成立小組委員會跟進事宜。我在1995年10月加入立法局,亦加入了「研究為弱智人士訂立法例小組委員會」跟進有關法例修訂的工作。當年關注弱智人士權益的團體,都要求政府另行立法保障弱智人士,但政府以另訂法例會需要更長時間為由,故建議將當時的《精神健康條例》作出修訂。最後《精神健康條例》是修訂了。當然,當中有不少改善的地方,增加了弱智人士的多方面權益保障。可惜,歷史又在康橋之家事件中重演了。

 

經當年的法例及程序修改,如弱智人士作為證人無法承受正常審訊,可在裁判官面前錄取誓章口供。亦可引用《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79條B,為減少精神無行為能力人士(包括弱智人士)在刑事審訊中受到創傷,他們可透過閉路電視連接系統及錄影作供。表面上,上述的明文規定亦不足以幫助今次康橋之家事件中的受害者作證,實際情況,可能還是有待律政司提供更多資料,才可判斷可以從那方面改善現有法例或程序。

在現有法例中還有一點值得我們留意,《精神健康條例》第65條列明,受僱於精神科醫院、懲教署精神治療中心及全科醫院的職員或監護人,若非法與接受治療的精神紊亂病人發生性行為,即屬違法,被告不能以獲得當事人同意作為免責辯護。上述的規定,並不適用於弱智人士,保障範圍亦不包括殘疾人士院舍。當年將有關保障弱智人士納入《精神健康條例》時,卻明顯忽略了將上述第65條的「精神紊亂」改為「精神無行為能力」以包括弱智人士。基於康橋之家事件,我們亦應考慮將照顧「精神無行為能力」的各類院舍納入第65條的適用範圍內。

在今次康橋之家事件中,坊間亦提出兩個問題,一是有關私營殘疾人士院舍的監管問題,二是資助殘疾人士院舍不足的問題。引申的議題,自然是《殘疾人士院舍條例》與其運作的檢討,與復康服務發展規劃的工作。兩者固然重要,立法會與行政當局理應做好這兩方面的工作。不過,兩者與今次的非法性交案件,沒有直接及必然的關係。

你作為新任的立法會議員,亦是一名註冊社工,單是一件康橋之家事件,所引申的立法及政策工作可謂不少,日後你需要關注的事還有很多,任重道遠。加油。

                                                                                                                                                                                  羅致光
                                                                                                                                                                 2016年10月22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陳燕萍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