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香港 - 我住劏房
2013-06-03

*此專題獲2014紐約節廣播節目大獎最佳旁述金獎

 

【在香港,有一張書枱做功課,是一個奢求嗎?】

我叫嘉溋,今年六歲半,和爸爸媽媽一起住在灣仔的劏房。灣仔是個很繁華的地方,有很多高樓大廈,也有不少美侖美奐的商場。每天爸爸帶我上學時,都會經過這些地方。
 



住在灣仔的劏房的嘉溋

我們的家就在灣仔的一角,在一棟舊樓裏。我們住的單位一共分了四戶,我們住在第二間房。我們的房放到一張雙人床、一個櫃,和一個跟我一樣高的雪櫃。家裏就沒有地方放其他傢俬了。床的旁邊係廁所,裏面只可企到一個人。我們沒有廚房,爸爸會在廁所地下放電磁爐煮飯。爸爸話,他煮飯的時候,就不要去廁所,否則會好容易被湯呀、飯呀燙傷的。


我現在讀一年班,最喜歡英文科、中文科和音樂科,其實我好喜歡讀書。不過,我不喜歡在家做功課。因為家裏太小了,放不下書枱,我要伏在床上做功課。你看!這是我今天要做的中文工作紙,放本英文書墊在下面,再在上面寫功課,這樣,就不會弄穿工作紙了,其他的功課也是這樣做。不過這樣做功課好累的。還有,爸爸在家廁所煮飯的時候,煮飯的熱氣會飄到床上,好熱。在夏天,我的汗會一滴、一滴流下來。隔離房也有一個小朋友住,他爸爸媽媽常罵他。有一次,我做數學科功課,他們又罵小朋友了,很嘈,害我數到一半,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數什麼。


我的家有好多昆蟲,有蜘蛛啦、有蟑螂。不過爸爸會幫我打死昆蟲,我不會害怕的。有次有隻蟑螂爬入棉被裏,爸爸一打,不小心打到我的背。不過不要緊,最後爸爸都打死那隻蟑螂。爸爸說,我們家之所以有那麼多昆蟲,是因為放在我們家近垃圾房。原來,我們住的大廈一個星期只會收一次垃圾。我們家四戶人,再加上同一層其他住戶的垃圾,引來很多蛇蟲鼠蟻。


做完功課後,我就可以在床上玩公主玩具。其實我好想做完功課後,去同學家玩,不過我不敢呀。如果我去了同學家,我要請他們到我屋企玩了。我不想讓別的同學仔見到我家的樣子。

 

其實媽媽都不喜歡我們的家,為此,爸爸媽媽常常吵架。爸爸媽媽好疼對方的,家裏貼了很多張他們的結婚相。不過,媽媽現在放工之後回家,會發脾氣,說為什麼家裏這樣小。媽媽七年前由大陸來香港,生了我。她現在在百貨公司做推銷員。她工作好辛苦的,每天都要上班十幾小時,每天下班都很累。爸爸負責照顧我,我上學時他就在餐廳做兼職。

 

晚上,我們三個一起在雙人床睡覺。媽媽和我兩個打直睡,爸爸在床尾打橫的躺。有時候我會害怕,因為晚上特別寧靜,會聽到老鼠吱吱吱吱的叫,睡不好。到半夜,媽媽又會鬧爸爸,「你不要再動了,好逼,睡不到呀」。我覺得好嘈,無法入睡,要用張被蓋住頭,蓋住耳仔。


爸爸說,我們四年前已經開始申請公屋,但到現在都還未有。我希望,遲點可以有一張枱做功課,不用在伏在床上做功課;又可以請朋友到我家中玩。我更加希望,爸爸媽媽天天都好像結婚相那樣,大家都好愛鍚對方,不會再因家裏細小而吵鬧。

 

【資料】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在2011年的「貧窮兒童生活質素研究報告」中指出,改善居住環境對協助兒童提升生活質素非常重要。
研究顯示,籠屋、劏房小朋友居住空間較狹小、較嘈吵、空氣較差,除了影響兒童的睡眠質素,亦不利佢地學習及活動,難以擺脫跨代貧窮。這些兒童較傾向外出不愛留在家中,容易形成街童問題。
運輸及房屋局局長張炳在良在2013年5月27日公布劏房的調查數字,估算全港有六萬六千九百間劏房,住有十七萬一千三百人,當中超過三萬間劏房欠缺獨立廚房、廁所及食水等設施。

 

監製:林嘉瑜

專題分類:活在香港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