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非原罪
2013-06-18

雙非原罪

非字,有不對、過失的意思,有曰「大是大非」。

非字,也可以解作「不是」。有一群在香港出世的小朋友,一出世就孭住「雙非」這稱號。他們的不是,是他的爸爸、他的媽媽,兩個都不是香港居民,所以他們就被叫做「雙非」。

* 此專題報導榮獲「2013 紐約國際電影電視節資訊/紀錄片」銅獎



2012年五月,到美國紐約做訪問學人的失明維權人士陳光誠,終於可以呼吸到自2006年被扣押以來的自由空氣。過去七年,他失去自由,只因他在2005年揭發了山東地方官員藉執法之名而作出的種種殺嬰、隨意拉人打人、亂徵費等等踐踏公民權利行為。

中國目前人口超過十三億,聯合國預測到了廿一世紀三十年代,數字將超逾十五億,減慢人口增加速度,成為中國政府一項重要工作。事實上,早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初,北京大學校長馬寅初已經建議要實行計劃生育政策,控制人口數量,到了八十年代,計劃生育寫入憲法,成為國家政策,基本上每對夫婦只准生一名孩子,但亦會因應不同地方情況和不同背景而容許多生一個。2002年,這項政策正式寫成法律條文並在人大會議通過。雖然《人口與計劃生育法》明確規定,各級政府在推行計劃生育工作中要嚴格依法行政,文明執法,不得侵犯公民的合法權益,但是,由於人口增長數目涉及地方官員的前途,如果人口增長超過指標,地方官員會承受不能升職、甚至被撤職的處分,反之,若果執行得力,就會得到獎勵和升遷,因此就成為官員大力捉拿超生的誘因。

維權律師騰彪2005年到陳光誠所在的山東臨沂調查當地官員執行計劃生育時的手段,寫成《臨沂計劃生育調查手記》,當中記載了官員為了捉拿逃避超生懲罰逃往外地的夫婦,竟然將其家族三十幾人包括一歲小嬰兒逐一捉去,禁錮毆打,又硬將超生懷孕七個月的孕婦捉去人工流產,也有婦女被強迫放入子宮環絕育,做成身體傷害。

當然以上所描述的是某些地方小鎮官員違返法律的行為,但總體而言,強迫絕育,對超生者施以鉅額罰款,是全國性的情況。就算某些地方以比較文明和人道的方式去處理超生夫婦,但若果父母沒能力繳付超生罰款,超生的小孩就不會有當地戶藉,不但沒有社會保障,也不能享有免費教育。

香港基本法第二十四條第一款訂明,「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以前或以後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為香港永久性居民,一國兩制下,與內地截然不同的制度、氣氛,再加上逃避超生的懲處,部分內地人選擇到香港產子。以往內地居民來香港,受到嚴格限制,但在2003年,為了刺激香港的旅遊業,帶動經濟增長,內地放寬部分城市居民來港的簽注手續,更容許多次往來,到香港產子的人數驟增,本港私家醫院見有利可圖,也大幅增加產科服務。本來,如果香港居民維持低生育率,內地居民來港產子未必會構成大問題,但自2006年開始,本地夫婦的生育率逐步回升,產科資源開始變得緊絀,有本地孕婦投訴床位難求,公立醫院也充斥着內地孕婦,政府於是實施配額制,限制內地孕婦來港產子數目,可是問題並未紓緩,加上「自由行」旅客蜂湧來港購物,除了一般消費品,嬰兒奶粉也是大手搜羅目標,令去年嬰兒奶粉供應一度緊張,更增添了香港媽媽對內地人的反感。「雙非」嬰兒長大跨境到香港讀書,但香港政府沒有在鄰近邊境地區提供足夠的小學學額,部分香港孩子要到更遠地方入學,本地父母更是怨憤。有人將這批內地人冠以「蝗虫」之名,指責她們來港搶奪原屬香港人的資源。

我們愛自己的孩子,希望孩子可以在最高質素的醫療服務下安全出生,希望孩子可以接受最好的教育,希望孩子可以安穩成長,無論香港的父母還是「雙非」的父母皆如是。去指責人很容易,去理解人卻很困難。『一切為孩子』,卻成為香港父母敵視「雙非」父母的原因,也成為「雙非」父母扺受歧視目光的理由。

採訪:葉冠霖、譚永暉、陳燕萍、黃佩婷、袁梓佩、陳芯誼
編導:葉冠霖、譚永暉
混音:譚永暉
監製:陳燕萍
製作:香港電台公共事務組

 

專題分類:中港矛盾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