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故事】自己的米自己種
2016-11-18

上個世紀50年代末,元朗絲苗米曾經是米中名牌,但在今時今日的香港,米都是從外地入口,相信沒有太多人吃過香港米。然而,農夫梁日信(下稱信哥)在四年前決定,與年輕人一起種米,可謂「粒粒皆辛苦」。究竟是什麼令信哥堅持耕種?

位於元朗的新田小磡村,鄰近米埔和同落馬洲,在翠綠的雞公嶺下,有一個農夫在這裡默默耕耘了接近半個世紀,他就是人稱信哥的梁日信。年屆65歲的信哥,早期以種植蔬菜、養牲畜和魚為主,及後在政府政策改變下,改以種植最能賣錢的花為生,另外亦有種米和菜。

信哥說:「種米第一是為興趣,第二就是用作回饋社會,送米給長者。」他解釋,當大家每天吃的米,都是依靠進口時,就會有食物安全危機,但反之香港十多年來都沒有毒菜出現。

政府早前公布《香港2030+:跨越2030年的規劃遠景及策略》,並展開為期6個月的諮詢。報告建議,在新田和文錦渡發展現代工業,和需要在邊境附近營運的經濟活動,位置正處於信哥所在農地。他得悉後說,政府事前沒有向農民了解討論發展,「這裡並非不適宜耕種,但政府只是向錢看」。

面臨將來可能被收地的命運,信哥希望自己的農地可用得更有意義。他表示:「最好就是建多些房屋,給年輕人居住,我最不反對用作建公屋,是否需要每呎賣過萬元?賣二百多元一呎也可以」,質疑為何政府不將土地用得其所,好好安撫民憤民怨。

現時全港有84%閒置農地,政府早前表示,希望設立1000公頃「農業優先區」,保育優質常耕農地,並將不宜耕種的農地,發展其他用途,但就被指是鼓勵地主破壞農地,配合政府收地謀利。信哥顯然對計劃帶點隱憂,他說:「一千公頃不是很多,說得好像很漂亮」,質疑政府是否能做得到,並指現時政府政策放縱地主倒電子和工業廢料。

從事耕種幾十年,信哥認為,社會需要留下一片土地,造福下一代,他又指,農業對子孫很重要,至少讓他們知道要珍惜食物,和不要污染土地,因為要令一塊土地復原,可能一百年也不足夠。

有人說,我們的社會一直遺棄了一群農夫,可是,這群農夫,仍然在收地的陰影下,每日清早起床勞動,為的只是一個信念。究竟社會在發展的同時,能否容得下農夫?而農業還有價值嗎?

採訪、攝影:潘耀昇、楊靜文
剪接、後期:楊靜文、潘耀昇
監製:葉冠霖


【千禧年代】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星期一至五 08:00-10:00

監製:林嘉瑜
環節:劉善茗、郭芷珊、李偉欣、蕭洛汶、袁梓珮

【千禧年代】葉冠霖主持,鼓勵聽眾作有觀點、有理據的意見交流,藉此帶出更多新觀點、新意見、新態度。
透過時事速遞,每日早晨為廣大聽眾提供最新資訊以迎接新的一天。

專題分類:特備製作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