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調解督導委員會委員兼香港和解中心會長 羅偉雄
2016-12-03

三姐:

我最近工作比較繁忙,上星期剛從上海和蘇州開會和授課回來,這星期又到了北京。雖然仍未到濃冬的天氣,但北京天氣已很冷,室外的溫度都在零度左右,真不習慣寒冷的天氣。前幾天回港時,再次感到在香港生活的好處,越來越覺得我喜歡香港。

我在北京時,你向我發訊息指由律政司司長袁國強資深大律師擔任主席的調解督導委員會發表了《道歉條例草案》的最終報告。報告引起社會各界關注道歉條例對解決爭議有甚麽幫助?對爭議雙方是否有足夠的保障?我是這個督導委員會的委員,而委員會於2012年起已研究是否應推動道歉法,訂立這法例的目的是提倡和鼓勵作出道歉,以防止爭端惡化,促進和睦排解爭議。

 

我們的研究指出,適時的誠懇道歉可以有機會協助受事件影響的當事人及其家屬或相關人士,減輕可能出現的不偷快、傷痛、甚至恨意等負面感覺。現時在未有道歉條例的情況下,很多人為避免被誤解是承認責任,或擔心失去保險保障,而選擇拒絕道歉。這些情況往往令當事人感到憤怒、被欺負,更令爭端惡化。

從我過往處理的一些調解個案中,我觀察到不少當事人是在這些疑慮下拒絕道歉,以致另一方覺得對方刻意傷害自己,雙方態度互不接納,亦無法互相諒解。在調解過程中表現得極不合作和充滿敵意,無論我如何努力,使出渾身解數或專業技巧也沒法撫平他們的情緒或令他們釋懷。結果,雙方當然是沒法合作達成和解,情況十分可惜。更有一些個案,因為拒絕公開道歉而沒法滿足對方的情感需要,而不能達致完全和解,令部份原本達成共識的解決方案也不能落實,白白放棄大家努力取得的成果。

另一種情況下,有些當事人在開始時便立即有誠意地道歉,令對方可即時感受到其誠意,減少敵意從而表示諒解,令他們很快進入合作、解決的心理狀態,最後達成和解,這些例子亦相當多。

作為專業的調解員,我理解的道歉法例對解決爭議有非常大幫助,包括(一)消除令人畏縮而不作道歉的法律不明確性、(二)鼓勵人們在傷害發生後自發、坦誠和直接對話,以緩和彼此間的緊張關係、對立情緒和怒氣、(三)鼓勵在傷害/嚴重別人後作出道歉,為自己的行為承擔道得責任、(四)鼓勵盡快以高成本效益的非對抗方式解決爭議並可避免訴訟,同時更容易促成和解。

我們這次提出的《道歉條例草案》是經過詳細而廣泛的諮詢,目的在於對爭議雙方都提供足夠保障。我相信《道歉條例草案》可以更有效地協助雙方諒解,而又能為他們提供足夠保障。

或許你也知道我和我的團隊一直努力推廣調解,希望更多人受惠,靈活妥善地解決爭議達至雙贏。同時也會推動香港的調解方式到內地和亞洲不同國家。如果獲立會審議及通過,可以對雙方有更大的保障,香港亦會成為亞洲首個落實道歉法例的地區,對於鞏固香港作為亞太區爭議解決中心的領先地位有積極的作用。

最後,我期望《道歉條例草案》能早日獲通過,讓適時的誠懇道歉協助受事件影響的當事人及其家屬在不愉快、傷痛、甚至恨意當中盡快回復。

天氣開始轉冷你要小心身體! 待我完成手上的工作,我再來探望你!


                                              偉雄

                                         2016年12月3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