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中大健康教育及促進健康中心總監 李大拔
2016-12-10

知行:

你在美國還好嗎?作為爸爸和一名醫生,我的確很「長氣」地說:「天氣冷了,多穿衣啊!」

上月你外公公去世,最感恩是你能趕及回來伴著他走人生最後一程。面對生死,不禁令我在腦海中再次浮現究竟哪種醫療服務,才適合市民走過整個人生路程。無論是公費還是自費,往往在人生最後數年才運用最多的醫療資源。究竟怎樣做才可滿足普羅大眾的需要?甚麼計劃可提供靈丹妙藥 ,或許你作為科學研究者可給予父親一點啟發。

面對當前人口老化的問題,要推行持續可行的公立醫療體制真的不容易。政府認為醫療政策問題徵結是公私營醫療服務不平衡,現時約88%住院服務由公立醫院提供,只有約12%由私家醫院提供。但是,大家切勿忘記,香港僅半數醫生在公立醫院服務。政府因此提出所謂「自願醫保」計劃,鼓勵市民轉投私家醫院治病。計劃設立了「最低要求」,當中包括保證續保並無須重新核保,以及不設「終身可獲保障總額上限」。後來,政府又於「高風險池」和「必定承保」兩項較難實施的項目退縮了,引發激烈的爭論,實在令人覺得政府太為商業利益著想,或是偏於保守的行動。當然也有意見認為這是在自由市場政策的原則下一個恰當的取捨。

 

愛因斯坦曾說:「如果我們只有一小時解決影響生命攸關的問題,我會用55分鐘來先決定問題所在。」既然這計劃影響數百萬人,我們是否應先釐清問題所在?可悲的是,政策制定者只認為這是關乎醫院病床分配的問題很抱歉,這是大錯特錯!其實,最迫切的是將資源轉移至基層醫療;其次,是因為現有公營醫療系統的官僚架構負擔過重,以致成效未如理想,這個影響猶深。

根據我們多年的學術研究,醫院只是救急扶危之地,醫院需要醫療人員24小時服務、專業醫療設備和一支大型的支援人員、技術人員和輔助人員的團隊。這些都是固定開支。但是老人家常患的慢性病,例如:心臟病、糖尿病,如果我們能及早發現他們有入院風險,可及早在基層醫療治理,根本毋須入院。現時制度鼓勵市民以醫院作治病主要途徑,自然增加醫療開支;長期住院也 令病人增加院內感染,更會大大剝削病人自我管理的能力。其實減少慢性病疾病的住院數字,加強教育市民預防疾病才是關鍵。市民大多於其居住的社區接收健康資訊,令市民視健康生活為切實可行的目標,這些都是「地區醫療系統」的重要一環,鄰舍的影響力往往比醫療巨塔為大。

我們應該建立「地區醫療系統」,負責監管社區護理的工作。區內基層醫生可負責診斷和治療,社區保健團隊在家庭生活環境下 負責病人長期護理。社區保健團隊可由公營界別的護士和專職醫療人員組成,再由非政府組織的相關服務作支援,為病人提供長期護理。這種「地區醫療系統」方便病人、省時省力、成本較低,也有質素保證,正正切合區內居民需要。

此外,這種「地區醫療系統」精簡了人手,避免各種官僚做法。最重要是,醫療資源的分配必須考慮到地區人口的特徵和健康狀況,「地區醫療系統」因了解地區人口而可滿足他們的需要,更不會遺忘區內弱勢社群。所以,為何我們仍只側重冰山一角的醫院服務?

現時自願醫保似乎由始至終都捉錯用神,因為自願醫保的假設是醫療政策問題,原於公私營醫院服務不平衡。不過,實際上真正的問題是政府過度依賴醫院提供醫療服務。自願醫保條文只保障消費者的權益,與宏觀的醫療政策不可雙題並論。否則,市民會被誤導以為可以解決香港人口老化問題,也不是解決公營醫療開支日益增長的良方。政府未來真正要走的路應該是改革醫療系統,實行「地區醫療系統」。作為一名醫生,我們不應治標不治本,仿如「頭痛醫頭、腳痛醫腳」,醫療改革又能否做到這一點?否則,香港醫療制度數十年來所提倡的「人人皆有機會接受治療」似乎言過其實。

知行,你也是住在資源投放在醫院多於基層醫療的地方,所以真的要好好保重!聖誕快來,我們可再會!

                                            父親

                                       2016年12月10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