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城大能源及環保政策研究所總監 鍾兆偉
2016-12-17

小圓:

每次見到你,你總會說在電視新聞節目看到我,但又說不明白我談甚麼電費問題。我便姑且向你寫這封信,跟你詳細談談!

如果市民要用電,便要有人發電。發電需要他人投資一大筆錢,如果沒有「很好」和「可靠」的回報是沒有人會投資的。香港政府安排一些私人公司做發電生意,會跟這些公司說,發電公司的投資金額乘以一個百份比就是該公司的利潤了。例如,你投資了100億買發電機,每年利潤大約有10億,這筆利潤會因為折舊而逐年減少,直至發電機全面退役,整個過程大約25年。

對發電公司而言,這是一盤「很好」的生意。回報不但好,而且很「可靠」,而每年可以獲取約10億元的利潤更可再作投資。香港市民認為電費合理便可,可是所謂「合理」是因人而異的。香港其實有不少市民是能源貧窮,甚麼叫能源貧窮?我們可將其定義為,當你和家人無法支付最基本的能源需要,即是說,如果你和家人在寒冷的晚上,因為付不起電費,而沒有開電暖爐,你便屬於能源貧窮了。電力公司加電費時,往往會引起社會關注,若果電費大幅上升,便會帶來不必要的通貨膨脹。舉例說,去年市民可用五元購買一個麵包,今年卻要用六元;去年花十元乘地鐵過海,今年則要用十二元等。

可是,當討論到電費加幅是否合理?有否減價空間?便要再談談那9.99%的准許利潤,如果這個利潤比率可稍為下調,電力公司賺少一些,直接影響電費也可減低,問題是這利潤比率究竟可達甚麼水平才算合理?市民當然希望利潤比率越低越好,但這比率訂得太低又有否電力公司肯為市民發電呢?所以,既要合理的電費,又要有可靠電力供應,真是非常不容易。

香港政府代表市民與兩間電力公司簽訂「利潤管制協議」,不過正如我時常對學生所說,每一個制度都有不足之處,而「利潤管制協議」也有最少四處不足,使每年兩電按協議調整電費時,都會引發市民不同反應。

 

第一,「合理」的利潤百份比該如何釐定、有何標準?因為這個「合理」百份比直接影響電費高低。第二,誰決定是否增加新機組和相關設備?購買新機組會增加電力公司固定資產,等如加電費。電力公司會想買新機組,從而增加那9.99%利潤,而市民當然不想加電費,當中涉及是否「合理」增加發電設備的問題。第三,電力公司購買發電燃料,是否買貴了?現時發電燃料費部分由市民直接支付,所以電力公司並沒有誘因爭取較便宜的燃料。這對市民來說,明顯並不理想。究竟有誰監管發電燃料費是否貴了,而令電費增加?第四,在利潤管制協議下,電費每年調整一次,其中基本電費的部分是告『估算』未來一年的總用電量計算。基本電費是因應發電設備總投資涉及多少,而相應增加或減少。燃料費則因應下年燃料開支「估算」而有所增減。這兩項費用各有一個帳目應付「估算」錯誤的後果,本來這方法是不錯的。

然而,這兩個「估算」連續數年都出現大誤差時,電費的上落幅度便會很大。而且,電力公司也有誘因增加燃料開支的帳目,用作減低對總電費的加價幅度,這對市民和電力公司都不理想。

當然,利潤管制協議也有其優點,就是香港市民可獲得非常高質素的發電設備和服務,但是電費是否「合理」,便難以保證了。說到底,都是涉及是否「合理」和「估算」問題。市民對兩電和港府的辦事能力是有信心,現時兩電正就新一輪利潤管制協議與政府商議,如果仍忽視這些問題,市民便可能對兩電和政府信心動搖了。

下次再見你時,希望你可看見香港走上開放電網的軌道,你便會知道開放電網如何能處理4個「合理」和2個涉及「估算」錯誤的問題。當然,開放電網亦有不足之處,屆時再跟你詳談,再見。

                                                  

                                             兆偉
                                        2016年12月17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