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香港建築師學會會長 陳沐文
2017-01-14

肇文:

你好!知道你是一個連Whatsapp都不愛用的人,竟然在百忙之中來信祝賀我新上任香港建築師學會會長,我實在很感動。對於你的祝福與鼓勵,我一定會銘記於心。不過由於近日會務繁忙,之前答應你今年回台灣探望你一事,短期內恐怕無法兌現了。

你在信中提及你與你的好友姚仁喜中大哥的對話,談及香港會在西九文化區建造「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一事。 我知道姚大哥是台灣著名建築師,也是前年落成的「台灣故宮博物館南部院區」的建築師。聽聞這座台灣故宮南院在設計、建造過程中,一波三折,原本經過公開設計比賽勝出的美國建築師中途解約退出,項目一再延誤,最終才由本土建築師姚大哥接手,打造成一融合中國書法的經典現代建築。香港社會近期就有關「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應否舉行公開設計比賽,或是直接委托項目建築師的議題,引起很大爭議,大家都十分關注。

或者我在此跟你分享我的看法。在一般情況下,特別是重要的公共建築項目,舉辦公開設計比賽,可讓建築業界發揮創意,打造出優秀建築,社會亦因而得益。公開設計比賽同時可培育創意人才,特別讓年輕建築師一展所長。不過工程項目若採用公開設計比賽,通常需要較長的籌備時間和一定的籌備資金。

但是,你不要誤會,以為公開設計比賽是引致項目成本上漲的必然成因。影響項目成本的因素有許多,例如項目設計要求、比賽評選準則、評選過程、項目招標、合約管理和現場施工監督等等。只要當其中任何一個環節出現問題時,都可能影響項目最終成本。

 

其實,業界一直以來也有採用多種其他方法聘任建築師,同樣打造出成功的項目,創造出色的建築。除了公開設計比賽外,還有限定的邀請比賽、遴選聘任、公開招標和直接聘任。但是,每種方式都各有利弊,因此採用何種方式要視乎個別項目情況,並非單一種方式便可適用於所有類型的項目。直接聘請項目建築師,在香港或外地都非罕見,並常於內容複雜或性質敏感的特殊項目中採用。

西九文化區的發展,雖是由法定機構「西九文化區管理局」負責,但「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這項目的設計及建造費用,則是由「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捐贈35億元全數資助,故不涉及公帑。

根據政府提供的資料,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專責小組在這次「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事件中,由於需要在高度保密的前題下,同步與北京故宮協商以及進行前期技術性及建築設計硏究,所以採用直接委託項目建築師的方法,都是可以理解的。

而這次獲得「西九文化區管理局」直接聘任的項目建築師嚴迅奇博士是一位資深華人建築師,熟悉中國文化及藝術;同時他亦是之前西九文化區總體規劃設計比賽中三甲的唯一本地建築師,故亦十分了解西九文化區的願景和發展。

根據政府的解釋,嚴迅奇建築師獲得「西九文化區管理局」直接聘任的最主要原因,是考慮到他過往在設計同類型博物館項目的出色表現及豐富經驗。其中包括廣東省博物館和雲南省博物館,先後得過我們香港建築師學會周年建築奬。

雖然香港本地都有不少資深建築師,然而只有少數擁有設計博物館項目經驗。事實上,香港過往大部分文化、藝術等公共建築,都是由政府建築署自行設計,絕會設公開設計比賽,以致香港建築師缺乏參加公建項目的機會,我認為是不利香港創意精神的長遠發展及提升。

西九文化區的願景是為香港城市建設一個充滿活力的文化區。其目標是為年輕、新晉和知名的藝術家,創造一個持續發展的平台,以及一個可展示世界級展覽、表演和各種文化活動的中心。而公開建築設計比賽,正正可為一眾年輕,新晉和資深建築師提供一個可共同參與、共同探索和共同啟發的機會。

這次「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採用直接委托項目建築師的方式,只能說是基於這項目的特殊性質,但不應成為日後政府或西九文化區聘請項目建築師的常規做法。

所以香港建築師學會日前曾發出公開聲明,呼籲政府及西九文化區管理局,在以後的項目,一般情況下,應盡可能採用設計比賽的方法聘任建築師,以推動香港的創意設計水平,令香港成為具創意的世界級城市。

我希望在不久的將來,當你下次來港時,我們可以一起參觀全新的香港故宮文化博物館,親眼目睹聞名已久的稀世珍寶,親身接觸到世界上最重要和最具價值的中華皇家珍藏。

                                           

                                             沐文

                                         2017年1月14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