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 林定國
2017-02-04

親愛的世姪女悠悠:

知道妳已回到英國繼續法律課程。在跟妳餞行時,妳問及一些涉及香港當前法治的問題。當時太匆忙,沒機會跟妳詳談,十分抱歉。現在讓我分享一些我的想法。

首先,妳提及坊間一些司法覆核被濫用的意見。我不會就個別案件作出評論,但有些大原則我們應該謹記。根據基本法,香港居民有權利對行政部門和行政人員的行為向法院提起訴訟,也規定香港居民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無論我們是否同意原告人的立場,我們都必須尊重他們的憲法權利。

大家亦必須明白法官的角色。有關任何公共政策的爭議,無論是涉及政治、經濟、民生或其他方面,都牽涉到兩個完全不同層面的問題;第一是相關政策有否違反法律,第二是相關政策是好是壞。我們的法官不會判斷任何公共政策的好與壞。正如最近英國最高法院,在審理英國脫歐案的判詞中,開宗明義,強調法官不適宜解決政治議題,不會考慮脫歐是否明智,他們的責任僅是處理有關法律的爭議,就是在英國憲法下政府在脫歐一事上必須遵從的程序。在一個崇尚法治的社會,權力的制衡尤其重要。法庭其中一個重要的責任,就是當有人提出質疑時,判定行政立法機關所作所為有否超越法律賦予它們的權力,或違反法律。

 

在香港的法律制度裏,無論是司法覆核或其他形式的訴訟,都有清晰的程序賦予法官權力撤銷沒理據的訴訟,並有酌情權命令原告承擔律師費。

社會有責任為法庭提供足夠的資源,好讓法官能有效率地處理越來越多的案件。香港需要多一些法庭設施和有心有力的法官。在一個真正珍惜擁護法治的社會,建一所法庭聘請一位法官,跟建一所醫院聘請一個醫生,或建一所學校聘請一位老師,同樣重要。

當然,任何人都不應輕率提起訴訟,畢竟法律訴訟是一件十分嚴肅的事情。在提出訴訟前,應該諮詢法律意見,看看是否有合理的理據。大家必須明白,處理無理訴訟勢必虛耗法庭寶貴的資源,亦佔用了應該屬於其他同是行使憲法權利訊訟人的時間。

令我感到擔憂甚至憤怒的是,社會上越來越多一些對法官無理的指控和謾罵,甚至是一些具有侮辱和威脅性的言論。在一個言論自由的社會,我們當然有權利評論法官的判決,但這些評論都應該是在充份了解有關案件的証據和法官判案理由後才提出。而提出評論時,用字和態度都應該保持克制。大家不要忘記,法官跟妳和我一樣都是社會大眾的一份子。在一個文明的社會,和其他人相處,無論他是誰,總需要一點基本的禮貌和尊重吧!

我可以大膽地説,基於我在這行業工作了二十多年所見所聞,縱使對個別法官有不同看法,但我從來沒有任何一刻對他們的誠信有絲毫的懐疑。他們一直都是默默耕耘,盡忠職守,不偏不倚,按照在他們面前的證據和適用的法律原則判案,而沒有其他的考慮。香港今天在法治方面能在全世界站在前列的位置,他們功不可沒。香港人對此應該感到欣慰及驕傲。

我並不擔心我們的法官會屈服於一些無理的壓力。以我所知,他們唯一壓力的來源,就正如任何一個對自己工作認真的人,是希望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我真正擔心的是,假如對法庭無理及具侮辱性的批評不斷出現,難免會漸漸令社會大衆對法官的能力甚至誠信,產生懐疑。即使這些懐疑是不合理和毫無根據,久而久之,必然會削弱市民大衆對整個司法制度的尊重和信心。要維持香港的法治,人民守法和權力機關依法辦事是最基本起碼的要求,但更為重要的是所有人對獨立司法機構的尊重和信任。

我剛接任大律公會主席。最希望做到的其中一件事,就正如這封信,是在一些大眾關心涉及法治的問題,在合適的時候和場合,表達公會純綷由法律角度分析對問題的意見和立場,為社會大眾提供一個參考。我也希望想辦法確保大律師的專業操守和提高我們的服務質素,這一點對於維護司法制度的尊嚴和效率,都是極為重要的。

我知道也明白,妳跟很多其他香港人,尤其是年青人,對香港現在的情況感到困惑。香港是一個開放及多元化的社會,不同的人對同一事情有很不同甚至是相反意見,十分自然。然而,我深信只要我們保持警惕,努力不懈,貫徹香港人的特徴,以客觀理性平和以及包容的態度處理紛爭,我對香港的未來,尤其是法治方面,仍然是審慎樂觀的。

現在年長一點的人都喜歡以舊歌勉勵後輩。我也跟風在此向妳推介一首八十年代電視劇的主題曲,歌名是《東方之珠》。歌詞描述一個初到香港的人的心情,雖然對前路感到迷惘,但其中兩句,是這樣寫的:「羣力願羣策,東方之珠更亮更光」。

                                         Uncle Paul

                                      2017年2月4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