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教育大學政策與領導學系副系主任 袁慧筠
2017-03-04

教育局局長 :

教育局於本周初公布最新的《幼稚園教育課程指引》,我留意到封面上寫了幾個細字:「暫定最後稿」。看到這幾個字,我當下的反應是奇怪,心想原來還有「優化」的空間。所以今天我很想藉此機會分享自己對新指引的一些看法。

首先要多謝參與制定新指引的委員會成員和官員,如此努力建構一個以「兒童為本」的優質幼兒教育。在新指引中,不難找到經常被強調的元素或字眼,例如均衡發展、感官經驗、遊戲、探索、多元性和共融。新指引亦明確展示其對執筆寫字、機械式學術活動和家課之立場。此外,新指引建議小學安排適應期,延遲家課、默書和測驗。無可置疑,新指引的確反映了教育局銳意推動以幼兒為本位的教育,相信幼教界和我一樣,樂見此發展方向,因為這正是我們所追求的專業理想。

然而,當我讀到新指引中提及幼稚園應做甚麽、不應做甚麽時,又令我回想二十多年前,當時還是教育署年代,推出一張「幼稚園應做和不應做的事項」之清單,該清單仍可見於教育局網址找到,其內容與新指引所提及的類同。為甚麽二十多年後的今天這張「清單」仍存在,而且責任總是指向幼稚園?新指引成功與否當然有賴業界自律和致力體現專業理想,可是單靠一個指引而沒有整體教育系統和全盤政策的配合,真的能湊效嗎?我一直在期待「清單」會有消失的一天。

 

新指引申明幼稚園不能揠苗助長,同時鼓勵小學積極促進幼小銜接。有家長和校長回應,一則表示歡迎,一則卻質疑成效,恐怕未能徹底解決香港兒童承受過度學術壓力的困局。一位小學校長提出適應期完結了,是否意味要將之前拖慢了的課程進度,在小一下學期、小二,甚或至小三追趕回來?小三學生需要面對由「全港性系統評估」取而代之的「基本能力評估」,我十分期待此轉變真能撥亂反正,還兒童一個身心健康的發展。我常常不明白為何老師要教那麽多、學生要學那麽多。其實大家是否早已忘記「學會學習」的教改目標?曾經有一位中學生和一班老師分享,他說:「你們希望我們學懂思考,但又要我們不斷應付與日俱增的課程內容。」

在我教學生涯裡,接觸不少大學生,觀察他們學習和思維習性,大多不敢於跳出既有規範和框架,很緊張如何完成功課。學生從小接受系統式操練,以考進大學為單一評量成功的指標,試問如何全人發展?勇於冒險和創新?尋找可能性?感受自已的存在?面對香港的教育現況,我不禁問:「甚麼是基本能力?為什麼只著重中英數?」一個沿用已久的概念,是否跟上社會時代的變遷和教育改革全人發展的大方向?

我認為優質幼兒教育需要緊扣整個教育系統,箇中牽涉完善政策配套,例如新指引只將幼小銜接的概念局限於短期適應問題,若能擴闊定義,視之為兩個學習階段的延續性,如以幼稚園三年和初小三年,訂為階段性基礎,至少在課程、教學法和教師培訓三個範疇上,合力建立切合兒童為本的發展方案。海外國家如美國和澳洲均有幼兒和初小教育共通的教師資歷,對幼小銜接能產生積極作用。本地幼教同工為此不斷向教育局提出意見,可惜未獲考慮。看來,只轉變幼稚園課程,而不檢討小學課程及其他相關範疇,教育理想易淪為空想。

不過,話說回來,新指引強調均衡、感官、遊戲、探索和多樣性的課程元素,這些元素均需與時間、空間、設施和教學材料有效接軌,才能發揮效果。香港幼稚園的客觀環境和資源差異大,一般幼稚園偏細,幼兒經常需要輪流使用室內空間,令活動時間和安排受制肘。至於課室設計和設備亦對自選遊戲和探索活動構成影響。幼教同工正擔心免費優質幼稚園教育政策的投入,是否足夠維持專業團隊的穩定和長遠發展,在配套不足的情況下,要求老師在課程上有新突破,實是一大挑戰!

局長,對不起!我又增添了你的煩惱和白髮,請多多包容!

                                         袁慧筠

                                       2017年3月4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