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學前弱能兒童家長會發言人李劉茱麗
2017-03-11

高局長:

        我是一位智障人士的家長,想向你表達智障人士在牙科服務遇到的困難和需要。首先我想多謝食物及衛生局在2013年8月,推行為期4年的智障人士牙科服務先導計劃,可惜這個叫做「盈愛‧笑容服務」的計劃已經停收新症,有可能會中止服務。這個嶄新的服務為接近3500個智障人士提供牙科治療,當中有不少的智障人士是多年來第一次看牙醫。

       

        智障人士由於智能的限制,他們的學習能力較弱,比較難學懂自己刷牙,加上缺乏定期的牙科檢查,及有問題的時候未能得到及時的治療,因此一般智障人士都有牙患及口腔疾病。

        最令家長痛心的是,我們的子女大部分都欠缺溝通能力,即使他們有牙患,都未必懂得表達,他們會用不恰當的行為或情緒發洩,我們家長會想辦法處理他們的行為同情緒,而忽視了他們真正的問題同需要。

        亦由於智障人士缺乏生活經驗,檢查牙齒對他們來說,是去一個陌生的地方見陌生的人,做陌生的事,他們當然會害怕,及無所適從。我想起我的兒子首次檢查牙齒也是非常抗拒和不合作。數年前,他工作的庇護工場介紹他到一個志願機構的牙科診所。進入治療室,因為他少有機會見到穿著消毒袍、戴口罩和手套的人,他不明白要做什麼,因此不肯躺在牙醫椅,即使按著他的身體,他用手推開牙醫的工具與儀器,第一次見牙醫無功而回。

        但其後每一年,工場都作同樣的就診安排,而在家中我又與他模擬練習,叫他躺在沙發上,練習戴圍巾、張開口,我又把牙刷放入他口中,提醒他不能合上口,一邊向他解說看牙時的步驟與情況,如此幾年後,他終於能安靜地接受治療。其實檢查牙齒對智障人士來說除了是處理他們的牙齒問題之外,亦是一個學習機會與生活體驗。

        最近我認識到一位家長,我想同局長分享這位家長的情況,這位家長有一個年約30歲的唐氏綜合症女兒。因為女兒的牙患,這位家長就在住所附近找一個私家牙醫檢查牙齒,但這位牙齒不肯檢查,轉介她到另一牙醫,但那位牙醫亦不肯為她治療,轉介她至菲臘牙科,那裡的醫生指其女兒不是他們的教學對象,又轉介她至「盈愛‧笑容」牙科。

        在「盈愛」,其女兒終於得到徹底檢查,醫生告訴家長,其女兒有很嚴重的牙周病,有很多牙齒亦救不到。家長說,我的女兒還那麼年輕,很擔心女兒很快會失去所有牙齒,問我如何是好。我不懂如何回答,但我想這個個案顯示到幾個現況:第一,智障人士比一般人更容易有牙患,但是偏偏智障人士就是較難找到牙醫與牙科服務。第二,「盈愛‧笑容」牙科服務是智障人士牙科治療的最後機會,這個服務不單止不能結束,而是應該恆常化。第三,香港缺乏「無障牙科」專科,醫生亦欠缺相關的培訓。

        「無障牙科」在外國叫做Special Care Dentistry。我曾到台灣考察相關的服務,他們的大學或專業持續培訓都有「無障牙科」的專科項目。受訓後能為社會上有特別牙科治療需要的病人提供牙科治療。「無障牙科」的服務對象包括智障人士、精神病患者、輪椅人士及認知障礙症患者。香港都有不少這些有特別牙科需要的市民。我希望在局長的帶領下,香港能開展與推廣「無障牙科」專科,以惠及所有有需要的人。

        智障人士家長曾寄信約見你,希望你在繁忙的日程中能抽空與我們見面,就相關的議題作更多的交流。我們正等待你的回覆,並祝你工作愉快。

 

家長

李劉茱麗

2017年3月11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