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電影中的種族定型
2017-03-20

Stereotype(刻板印象或者定型)專門指人對某些特定類型人或事物,有一種概括的偏見和定型。例如性別定型女仔一定玩洋娃娃,男仔喜歡模型。不過,除左性別以外,還有其他類型的定型,包括-種族定型。



有人話「電影是通往外面世界的窗口」,到底這個窗口的風景是怎樣的?西方電影中,其實有不少種族定型的例子,《復仇者聯盟》中的黑寡婦,就是來自俄羅斯的特工﹑《鐵甲奇俠2》中的反派,亦是來自俄羅斯的天才科學家。俄羅斯人是否始終擺脫不到演壞人的命運,就算角色不是壞人,他們在電影中似乎就是「酒鬼」﹑「KGB特工」?

BBC有記者就訪問過萊斯特大學電影學教授查普曼(Chapman),到底為什麼俄羅斯人始終擺脫不到演壞人的命運?Chapman解釋,這段歷史要回溯到冷戰前,蘇聯對西方國家來說,是個很大的威脅。冷戰期間,人們想起俄羅斯時,同時會聯想到蘇聯共產政權。

俄國人到現在還被當作壞人,亦可能和總統普京有關。普京可能心諗,關我咩事?但查普曼教授就指,自從普京上任後,強硬作風是世界有目共睹的,例如處理烏克蘭危機上,都讓人感到「威脅」,即使俄羅斯處於「後共產時期」,但普京帶來的影響,還是不容忽視。

難怪連前蘇聯最高領導人赫魯曉夫的曾孫女都話:「你沒可能在電視或電影中看到不恐怖的俄羅斯人。」

西方電影中的種族定型,又豈止俄羅斯人?早在60年代的荷里活,已出現「種族定型」,‘breakfast at tiffany’s’ 香港譯名是「珠光寶氣」,女主角柯德莉夏萍的「包租公」是日本人,暴牙﹑性格暴躁,當時已經有人批評電影刻意醜化亞洲人。飾演這個角色的魯尼都話,如果他知道這個角色會成為荷里活歷史上一個「可恥的角色」,他不會接演。這套電影,2011年在美國紐約公開放映,就遭到亞裔團體抗議,更發起網上請願,原因就是電影這位暴牙的日本房東帶有強烈的種族定型。

他們又有沒有定型中國人?成龍﹑李小龍在外國人心目中,「真係好打得」,所以西方電影中,中國人經常以一身好武功出場,你有沒有試過到外國旅行,當地人知道你是中國人,就問你,’you know kung fu?show me!’

下次或者可咁答,「睇少啲電影啦!」

 


【十萬八千里】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星期六 11:00-12:00

主持 : 陸宇光、譚永暉
環節製作:黃曉玲、袁梓珮
監製:林嘉瑜

新聞裡,有知識,六十分鐘走遍世界。

「國際新聞、中國新聞,聲聲入耳,事事關心」。陸宇光和譚永暉,聯同多位嘉賓學者,每週陪你漫遊《十萬八千里》。

專題分類:國際追蹤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