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中大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馮應謙──為消失中的數碼聲音廣播而悲傷
2017-04-01

各位上過我節目的同學:

很久沒見,記得我嗎?我是你的節目主持馮應謙,在此再次感謝你們上我dbc《大學站》的節目分享你們的感受和大學的經歷。今天我跟你們說一個壞消息,我當時送給了你們的數碼收音機已經不能再用了,我以為dbc結束後,你們仍然可以聽其他數碼台,但是好抱歉跟你地說,好快最後一個數碼台都要結束。或者你們可以保留數碼收音機作為香港數碼廣播落幕的見證。


我知道你們的一代已經不再聽電台,只玩YouTube、上Facebook。當初我鼓勵你們聽電台,叫你們親身到電台,一起做節目。知道你們都不會改變習慣,乖乖地打開收音機聽我的節目。不過,我見到你們如此雀躍,上節目發表自己心聲,還有人哭出來,講述你們大學的樂與怒、悲與喜,而且還叫其他同學去聽我們的節目。我真的好感動,我都感覺到你們年青人的心聲。不過現在沒有了,又少了一個大眾發聲的渠道。數碼電台的出現,本來以為等於多些頻道令社會的聲音更多元化。你們不喜歡聽大台的節目,不想聽現在你說很「離地」的電台,就可用所謂「多出來」的頻道,叫大家聽你們的聲音。

我的確有點難過,部份當然是為你們新一代而感到悲傷,但我強調影響的不只是你們,現在大台都是綜合的商業電台。因商業原因的關係,無可能專為「小眾」服務。我亦聽到公公婆婆說,不知道現在電台究竟講什麼,希望有一個專門為他們而設播戲曲的頻道。又有不少少數族裔,很想以自己語言的廣播,人在異鄉,我相信當他們聽到烏爾都語、尼泊爾語、印尼語、菲律賓語、泰語等,心裡都會有一絲的溫暖。

為什麼我們的政策都無理會你們和小眾的感受?我記得我在加拿大時,在電視可以收看到不同語言的電視台,當然我聽到廣東話的節目,在冰冷天雪地下,我都不會感到孤獨。香港固然沒有不同語言的電視台,現在連不同語言的數碼頻道都趕盡殺絕。我都有點唏噓,政府不是經常說青少年很重要,有時更義正詞嚴出來說尊重少數族裔、弱勢社群。數碼廣播除了為廣大市民提供更多節目的選擇,我覺得更重要的是提供更大空間予不同社群,以至社會最不被重視的一群發聲,為何我們的社會那麼不開明?

現在庫房坐擁千億,要支持一個公營廣播的數碼電台,每年用的錢都是皮毛。當然,年青的你可能覺得數碼廣播可有可無,大概你也只會上Facebook、IG、Snapchat之類,其實其他少數族裔、社群也如是,都自己顧自己,用自己的語言在Facebook溝通,結果社會不同種族與不同年齡的人,只會各走各路!

 

同學,我雖然比你們年紀稍為大一點,我也不是那麼固執,一定要大聲叫政府重推數碼廣播,反正一早證明一些人口太少的地方,數碼廣播都不會成功,星加坡不是一個例子嗎?一直只是政府政策部門孤芳自賞、一意孤行,在毫無研究下硬推了數碼廣播。失敗了,用行政措施關掉所有數碼廣播,當然可笑。不過,我更感覺可怕,正如一時推TSA,隨時又停止,又隨時推行BCA,不需什麼理據推行,就「有效」地喜歡推什麼政策就什麼政策,行不通的又不負責,我們豈不是像白老鼠!

現在已經塵埃落定,數碼廣播應該壽終正寢,我只是一個做教育的人,只希望見到你們成長,將來成為社會的棟樑,我記得你們在我數碼台節目中,說你們的志願,說說讀書的壓力,也為考DSE的同學打氣。我不甘心,明明是可以有新的途徑比你發洩一下,又或者傳遞正能量,現在只能成為歷史。

作為教育工作者,我真的希望,數碼廣播消失之後,可以搬出其他有效的方法,讓你們,還有其他被社會遺忘的人,包括現在在港台社區參與廣播計劃的團體重建一個溝通的橋樑。

 

你的老師

Anthony

                                                                                                                                                                      2017年4月1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