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通訊事務管理局前主席 何沛謙
2017-04-15

Jason:

幾個月前你在美國做了個佷大的手術,現在還未完全康復,我們在港的家人都為你祈禱,希望在醫療團隊的看顧下,你可以早日復原過來,重投你的工作和生活。

想告訴你我最近已卸任了通訊局主席這項公職,其實不經不覺,由廣管局年代起我經已擔任了主席差不多9年了,回想我2008 年 上任時,真是感覺有點戰戰兢兢,我曾自問,由外行人去出任主席是否適合呢?我都知道作為一個監管廣播行業的機構,面對的問題可能會好有爭議性。我唯有想, 希望這個機構能夠得到公眾的信任,我希望讓公眾看到它可以好公平、公正處理問題。若能做到這一步,即使問題具爭議性,亦即使公眾未必每事都認同通訊局所作 的結論,公眾亦會給予較大空間去聽你的道理何在。

可能你會記得2011年7月, 亞視新聞報導了領導人江澤民死訊,這則消息當然震撼,而且翌日更被新華社指報導是純屬謠言,亞視不只需撤回報導並且作出道歉,當時新聞部主管亦就事件請 辭,事件在社會上引起了很大迴響。當時有說法指亞視的主要投資者不當地干預亞視新聞部的運作,社會上很強烈地要求廣管局應就干預的指控調查是否真有其事。

我們一方面當然好希望能夠透過客觀的調查,讓公眾知道事件實情,但另一方面事件涉及一家傳媒機構的問題,當然要非常小心處理,從要維護一家傳媒機構自主性,尤其關於它如何處理新聞的角度來看,我不希望在回應社會訴求的同時,其實開了一個危險的先例。

但誤報一則影響性那麼大的新聞,而且事件亦涉及是否有人蓄意繞過規管制度而背後控制一個電視台的運作,作為監管機構,又豈能坐視不理?

最後我們選擇了要展開調查,但畢竟這是作同類的調查的第一次,程序上多少有點摸著石頭過河的感覺。經過差不多12個月,接見證人和搜集文件證據,經過多輪討論,我們得出了結論,亦將整件事的實情公佈,讓公眾知道真相。事後回想過來我仍覺得當時我們的決定是合乎公眾利益,同事們所花的工夫是值得的。

 

另一件印象深刻的事當然是免費電視發牌事件,回想2009、2010時,當年其實不少人巳經指免費電視節目選擇少。而TVB長期處於一個主導地位,即使當年的亞視亦不是無綫的真正對手。所以幾個月之間,分別有3家有一定實力的申請者提出申請免費電視牌照,對大部份人來說,包括我自己,都是一個令人興奮的消息。

 從一個較宏觀的角度來看,市民希望有多點不同節目的選擇,而這訴求亦與政府一向的鼓勵及促進競爭的政策是完全一致,亦細看3個申請者對廣播行業並不陌生,而且都是各有實力,各有優勢,這3個申請者願意加入這廣播市場,與當時有主導地位的無線競爭,可以預期的是它們在未來12年,必會靈活地用不同策略去吸引觀眾群,觀眾會因為有更多選擇而得益。

當然我們知道最終政府決定只發兩個新免費電視牌照,而當時表現好進取的港視就落空,和很多人一樣我對決定感到驚奇,雖然我完全明白對於申請的評估,各方可能 有不同的結論,但令我失望的不單在於政府無採納通訊局的建議,我更失望的是由於社會上即使提出不少疑問,政府除了說要用循序漸進方式來引入競爭,亦多次強 調已考慮多個因素包括顧問分析,和程序上已經讓各申請者有多番陳述的機會以外,其實市民看不到政府所作一個同他們期望相差那麼遠的決定的實質理據何在,在3個申請者之中,被選中那兩家如何比好進取的港視優勝呢?而表面上受歡迎的港視又如何被比下去?在這件事上我不覺得最终市民大眾得到一個滿意的解釋。

剛才所說的事件都巳成 歷史,我們現在面對的是一個很難再劃分電視和其他在網上提供娛樂和資訊平台的時代,對於科技上的迅速發展,監管機構的角色又會如何?走甚麽方向?不過無論 如何,我好高興見到電視節目多了一些清新的面孔,清新的原素,我又特別喜歡一些以輕鬆手法介紹香港老地方、老文化的節目。現時通訊局有新主席、新委員,經過正常輪替帶來新思維,使它保持活力,不斷有健康發展。

Jason,好期待下次同你見面,希望你好快回復健康,早日出院,好好保重。

大哥

Ambrose

2017年4月15日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