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香港 - 我要走了 (移民美國洛杉磯)
2013-09-24

我叫Henry,今年五月移民到美國加州的洛杉磯。

其實,我早在十年前已申請了綠卡,但那時我沒有留在美國,而是立即返港,因為那時香港發展機會較多,生活方式又較適合自己。那麼多年,我一直未曾後悔過回來香港定居,曾經還想過要放棄綠卡,直至我兒子誕生……



數年前,當我的兒子入讀幼稚園時,我才發現香港的小孩難做。功課不單數量多,而且難。才幾歲的小孩就要學懂如何寫「獵豹」、如何拼寫「elephant」,更要學會加減算式,甚至乘法。嘩,讀幼稚園不是只要唱唱歌,玩玩遊戲,認認字嗎?但原來,幼稚園只是一個惡夢的開始。

 

去年,我兒子升讀小一,進了一間不錯的小學。

 

我還記得,他第一份功課是一張常識科工作紙,上面有幅公園圖畫,問題竟是:請列出圖中哪些是設施,哪些是設備。我和太太你眼望我眼,完全不懂得如何做,只好上網找答案。答案一點也不難找,這是理所當然的,因為原來很多家長已經在網上問過這條問題。可想而知,如果沒有家長協助,小學生們根本不會懂得做這些功課。一個六歲小朋友,你要求他懂得分設施同設備,有什麼用呢?小學已經是這樣了,什麼時候能捱到中學,再爭進大學?

 

自問我和太太都不是那些催谷子女的怪獸家長,但是,為了兒子好,令他不會太落後於人,我們都為他報讀了一些補習班和興趣班。每逢星期六,他都要上三種課,由早上八點,一直到下午兩點。我們為他報讀過中英補習班、閱讀班、公文數、羽毛球、游水、網球。實話實說,相比他的同學,他這個假日時間表只是小兒科,至少他還有星期天可以休息一下。

幸好兒子資質不差,不單能跟上學校程度,今年升小二,更考入精英班。但有一天,樓下的管理員叔叔終於忍不住說:「嘩,小朋友,怎麼你星期六還會較平日忙?」那一刻,我開始想,我一直想他開心地成長,但他現在還那麼小己經要學會裝備自己,把大部分時間奉獻給書本,還有什麼時間去玩呢。一輩子這樣長,長大了就要捱世界了,那為什麼不讓他趁童年時多玩一點,讀少一點書,望多一點這個世界呢?

後來,香港更殺出一個國民教育好多朋友叫我參加反國教集會,但我一次都沒有去,我覺得反對都是沒用,現在沒有,我覺得將來也一定會有。到底我要怎樣做才可以令兒子脫離這個畸型的教育制度,不用接受洗腦國民教育呢?我想起我那張十年也沒有用過的綠咭……

 

和十年前不同,我不再是單身一人,我有太太有個兒子。四十歲人,現在才移民,重頭開始,會不會太遲?

 

Henry太太說:「阿聰,如果你有猶疑,不如不去,但如果你想帶我們一起去尋找新的生活,就要俾一點決心,過了海關,不要回頭,先去到美國再打算,船到橋頭自然直。」

太太說得對,做人哪能想這麼多。於是,我自己一人先到美國。

香港,我要走了,沒有我兒子、太太和朋友在身邊,一個人,未找到工作,前路茫茫,好像身在一個無形的監獄中。今年兒子生日,我第一次不在他身邊,本想寄信去電台點唱,祝福在遠方的兒子,寫著寫著,想起要離鄉別井,由零開始,真的是百般滋味在心頭。究竟美國是不是真的合適我們呢?這個時候,我竟然聽到香港的朋友在電台點唱,為我打氣。

現在,我來到美國四個月了,已經適應了新的生活,在一間電視台裡做技術員,薪資大約是以前的三分二,足夠生活開支。每個月八千元已經能租到一個八百呎的單位。雖然這裡沒有儲錢的文化,但大家不會非常擔心將來,因為我們稅收重,老了自然有政府養。我的工作量也不是輕鬆的,但是這裡生活節奏慢一點,環境沒那麼擠迫,空氣又好很多,壓力沒那麼大,想法自然較正面。不知不覺間,心態也改變了,對人著緊了一點,對物質看淡了一點。

朋友說這裡的學生,小學和初中時都很空閒,直到上了高中才開始搏殺。兒子呀,你記得要練好英文,明年來美國,和爸爸一起玩,一家團聚。回頭一望,我一點也沒後悔過移民,雖然我不敢肯定這樣做對兒子的發展一定好一點,但至少我盡力完成一個爸爸的責任,給他一個快樂的童年。

 

專題分類:活在香港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