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在香港 - 我要走了 (移居英國)
2013-09-25

我叫ALEX,今年九月移居英國。

 我是一位翻譯員,在網上接工作,在家工作,不用朝九晚五回寫字樓。兩年前,我在深井租了個單位,有海景、無商場,又不近市區。我以為這樣我就可以有自己的小天地,擺脫香港急促的步伐,離開那種甚麼都要爭的生活。但原來,只要你還住在香港,有些事你想避都避不到……



香港人那種所謂「拼搏」精神,在馬路上發揮得淋離盡致。當我開車時,時兩條行車線要變成一條,最文明又有效率的做法,當然是每輛車左右輪流走進同一條行車線。在外國,司機一般都會這樣做。但在香港呢,大家就迫近行車線,阻截別人的車,讓自己可以搶先位入線。我本來想做個禮讓司機,但後面的車等得太久,又「砵」你。你不爭呀?永不能入線。

上街吃飯,有些餐廳要大排長龍,不是限時限刻要交枱,就一是你就食完一碟他就收一碟,讓你自不好意思久坐,礙人「翻枱」賺多點。喂,我付錢光顧,只是想在合理時間內,好好享受一餐飯,又不是要坐到打烊,為甚麼這樣催促我呢,令我吃不安樂。

香港,就是這樣, 你要「揾食」,就要走得快,你要「上位」,就要攝位。你慢了一步呀?sorry呀,這個城市不等人。

 有天下午,我在威爾斯,想去參觀一座城堡,去到才發現原來城堡五點關門,香港哪有旅遊景點五點鐘關門的?又有一天,我在紐卡素,該處有個購物週,最旺的店舖都延遲關門,想做多點生意。誰知,所謂的「收夜啲」就是八點鐘落閘。香港的商至少十點才打烊! 但我回頭想想,是人家早下班,還是我們習慣了遲下班呢? 正常人應該要有生活,白天下班,晚上休息。但我們習慣了工時長,至少晚上七八點才可以下班,有時還要OT,然後少「行街、睇戲、食飯」。商店怎能不營業至晚上十一點?其實,服務業的員工都是人,都需要休息。有趣的是,香港人已適應工時長,被剝削都變成天經地義!有香港人會說:「要生存,就當然無生活。」

我們從來都是生意行先,人行後。

在香港,我有想過買樓,但後來,我發現香港的樓完全無價值。你買一個豆腐般小的單位,要幾百萬,跟鄰屋面對面,差點伸手就可以觸到鄰居的窗,還有個大窗台。大家都知這個大窗台本身無功用,純綷是發展商「發水」的技倆。但我覺得最可笑的是,有些香港人會為了「遷就」窗台,居然將床褥放在窗台,讓窗台變成睡床。你看我們香港人的適應能力多高,面對地產霸權,我們不去反抗,還懂得自己想法子遷就。我們真金白銀付錢買樓,居然得六七成實用面積。我也有付錢買餘下的三四成面積! 它們去了哪裡?為甚麼我們可以忍受如此賣樓方法,任由自己被人欺騙呢?

 香港,我要走了,因為你變了,你變到將「奇怪」當作「正常」。這樣一個富裕的社會,大家為生計過著被扭曲的生活,找不到過理想生活的空間。為甚麼要在香港生存,就一定要過著扭曲的生活呢?

其實,香港有相當多的問題,源自政府同管治。但近幾年的發展,令我覺得香港人根本無決心和意志,去改變制度,撥亂反正。我現在以旅客身份留在英國,會想辦法留下。無論如何,我決定不會回香港。因為我根本回不到以前的香港,又或者,我從來都無辦法適應這個我稱為家的地方。既然單憑一己之力,我改變不到一個城市,我唯有選擇離開。

專題分類:活在香港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