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南華體育會前足球部班主 羅傑承
2017-06-10

一班南華球迷:

幾日前,得知南華退出香港超級聯賽及申請降級甲組,我在Facebook寫了感言,希望大家支持南華的決定,靜待南華在適當時候重返港超聯。當貼文一出,引起很大迴響,感謝12萬人閱讀,幾百個留言,我一一細讀,還看了很多遍。

在很多人心目中,南華多少代表香港足球。畢竟,南華是世上少有的百年球會,曾奪41次本地聯賽冠軍,這殿堂級地位,全球只有7個老牌球會能夠達到。香港有南華,作為足球迷,最少有個起點去談論香港足球。

我帶領了南華共10個球季,對南華的感情,實在是非一般。我兩度成為南華足主,是我的榮幸,這是我的真心話,大家叫我「羅神」,我沒所謂,只是一個稱呼而已,但我真的不是「神」,南華10年,也許只是憑我團隊的一股傻勁,碰巧用了適合的方法,令大家留下深刻印象。如果問我如何評價那個小陽春,我會說2006-14的南華與港足,是「天時地利人和」多於一切。

我從小熱愛足球,很慚愧,1992年,我33歲,首次擔任南華足主,當時我覺得,做足主如馬主,贏波就像拉頭馬,很威風。那時候我真是一個「傻佬」,以為營運足球隊很容易。14年後,自己經歷過歲月的磨練,我再遇上出任南華足主的機會。因為當時要做白武士,我磨拳擦掌,這次不再是「玩玩吓」,經營百年老號的足球隊,哪能像「細路仔玩泥沙」?很認真的,足球是很多人的生計,也背負著很多人的夢想!

世界發展迅速,千禧年都過了,做人也要與時並進,做甚麼都好,要有方法,要有帶動好多人與你同路的方向。我又對自己講,我命運大起大落,營運足球隊會有甚麼過程和結果、風險和困難,我不知道,而這個重要的決定,結果一是流芳百世,一是遺臭萬年,沒有中間點。但我喜歡足球,喜歡勝利,無思前想後、婆婆媽媽,要做就一股勁去做,上了馬便向前行,不會看回頭。

2006年,當時我47歲,開始有些領導心得。我覺得一個人、一個團隊成功與否,關鍵在於紀律。我討厭階級觀念,球隊內不應有「大佬」、「口靚仔」之分,教練遇到「大牌」球員,要一視同仁。對於外援球員,我一樣嚴厲,犯錯必罵,而且更要罵雙倍。

我是一個要求很高的人,在比賽日的更衣室中,贏波我未必讚,輸波我未必罵,我看的是,球員在場上的表現與態度。不少人說「羅生好惡」,「估佢唔到」,其實我是有用心的。男性之間,陰聲細氣客套相待是沒有用的,恨鐵不成鋼就會加倍嚴厲。我反應大,職球員才知道我真的著緊,沒有人每年拿那麼多錢倒落海,還來跟你「圍威喂」。

在此跟大家分享為何「羅生好惡」。當年我初出茅廬,在銀行打工,第一天上班,跟指示用打字機打了一封信交給上司簽名,只打錯了一個字,上司當著幾十個同事面前不住地罵我,並把信撕掉。

那一刻閃過辭職的念頭,但最後我回到角落的座位上,把信再打一遍,交信的一刻,我對自己講,今次我一定要過關!自此之後,上司對我更嚴厲,但我漸漸明白,上司如果對你沒期望,根本就連罵你亦不會。結果我在銀行步步高陞,未足30歲便有了自己的事業。我很感恩有一位罵我的上司,他如果對我仁慈,就是對我的成長殘忍。

香港足球要成功,首先要大改革。誰叫我們先天不足,後天又不及鄰近地區決斷地發展足球?

要發展、推動香港足球,首先必須要政府全力支持。注意:全力是全力,不是半力,也不是借力!怎樣叫全力支持,不用我來扮專家,抄便可以:例如學日本南韓,邀請大企業公司贊助足球隊,可享有稅務優惠,及完善的監管制度。另外,給我們硬件,有了球場和設施,再斟酌軟件。

球會管理方面,勢必要職業化;青訓是球會份內事,不容怠慢;球員要自我增值,體能、技術、視野也要進步。還有香港裁判水平,談到這個我最憤怒,怎麼多年來都如此束手無策?足總要做大事,別求其,裁判水平弄不好,給你20隊英超也沒用。

我們經常說「Train the trainers」,足總應該請有經驗的外國教練來訓練本地教練,因本地教練的教法與外地或已不同,還停留在80或90年代,名師出高徒,不用我花口水再加說明了。最重要是香港隊,多用本地華人球員,令球迷更有歸屬感,所以我亦曾跟足總提過,希望制度裡有改變,例如在職業聯賽每出一個外援球員,要用一個或兩個21至23歲的本地球員,這樣做我相信可以盡快訓練一班未來接班人。

球迷,由愛香港球隊開始,找出自己愛隊,由盲撐入場開始。其實,我真的不介意球迷罵戰,或者罵球會管理層,甚至罵我,罵吧!在球場裡,我們有誰不是被罵大的?但我要求你們最少要入場,看著罵、罵著看,讓我們一起壯大!老生常談,不要只用口講,大家分頭去做好自己本份,香港人,有甚麼是做不到的?

最後,回應眾多球迷留言,希望我重掌南華。我撰寫此信之日,正渡過了我的生日,又大一歲,漸漸相信命理。這幾年都不是我順利之年,人生之大起大落,又一次在體驗中。但我熱愛足球的本性難移,這幾年支持芷珊搞香港飛馬,而飛馬和我昔日的南華相比,用的是另一套方法,但我亦非常重視培訓年青球員的。

「別了依然相信,以後有緣再聚」,我仍然審慎樂觀,沉著靜待東山再起:說的是我的時機;說的也是球迷的熱情;說的是南華的意向;說的也是香港足球的自強不息!

 

羅傑承

2017年6月10日

聲音完全版:http://www.rthk.hk/radio/radio1/programme/hkletter/episode/439891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