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廿年時光拾回望】2007年保衛皇后碼頭(陳景輝)
2017-06-22

2007年保衛皇后碼頭運動絕食者陳景輝:當本土派變成了封閉、切割及排他的代名詞,我更憶發懷念那個可能已被遺忘,於10年前保衛皇后碼頭中運動誕生的本土。



我是陳景輝,10年前2007年,我有參與保衛皇后碼頭運動,當時我是絕食者之一,不經不覺,保衛皇后碼頭已經10周年。我們當時成立了一個名為本土行動的鬆散組織。在那個年頭,不論是民主派或社運團體都不喜歡使用本土這個字,當時我們刻意以本土這一具有濃厚情感,以及願意為這地方作出行動的承諾,來定位自己的主體認同。

至今時今日當「本土派」在封閉族群主義主導下,變得愈來愈具有排斥性,同時香港人仍然無法命運自由,面對今日的局面,我就更懷念那場爆發於2007年的保衛皇后碼頭運動。

如果要我選取一件代表皇后碼頭運動的物件,我會選一艘船,名為「本土號」。話說在97之前的香港,皇后碼頭除了作為公眾碼頭,它也被用作英國皇室成員和港督在履新登岸等重要儀式場地,蘊含很大的殖民統治的象徵意義。因為當時我們並不戀殖,於是我們構思了一個重要行動,名為「人民登陸皇后」。

我們租了一艘船,命名作本土號,同時邀請來自不同背景、關注各種社會議題的公民團體及社群,一同上船由尖沙咀出發至皇后碼頭,他們包括深水埗、灣仔的舊區居民、環保人士、大學生、知識份子及外傭團體等等。

為何會有「人民登陸皇后」的構思?因為其具有重要的本土意義。第一,它說明了,假使我備要真真正正地脫離97前的殖民地狀態,需要做的並不是直接拆掉皇后碼頭此一殖民標誌。相反,我們要將政治權力真正交還下放予香港的普羅民眾。我們認為匆匆拆毀皇后碼頭只會導致殖民統治更易借屍還魂。反之,真正的解放在於並讓人民真正當家作主,所以我們不只要記著皇室人員及總督登岸的儀式,我們更要顛覆它的政治意義。

「本土號」的意義除了是登陸皇后碼頭,我還希望大家注意我們是如何看待「本土」。我們當時的本土觀念是相對開放多元的,本土的議程與今天大不同,即是今日以另一族人為敵人那種自保切割式的本土。當時我們的本土首先以這個社會的受壓迫階層為念作為我們認同的對象,挑戰城市生活中的各式社會不平等。另一方面,我們追認這個地方公民社會的自主抗爭傳統,例如,66年蘇守忠天星碼頭絕食抗爭,以70年代於皇后碼頭出現的各種社會運動。這構成了我們保衛皇后碼頭的重要理由。

我們構想的本土認同跟這個地方的公民自主抗爭傳統緊密相連,而非現在那種流行成敗論英雄式的邏輯。遺憾是主權移交20周年的今天,我們已再沒有一個可供登錄的皇后碼頭,而命運自主的希望更像看不見彼岸,像個天方夜譚。當本土派變成了封閉、切割及排他的代名詞,我更憶發懷念那個可能已被遺忘,於10年前保衛皇后碼頭中運動誕生的本土。

 

《自由風自由PHONE》回歸20周年特輯-廿年回歸拾回望

製作:陳顥之

監製:鄭婉薇


【自由風自由 Phone】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一至五 17:00-20:00

主持:陳燕萍、區家麟、馮德雄

評論員︰黃岳永、陳婉嫻、李卓人、張國華 (2017年1月2日起)

監製:鄭婉薇

製作團隊:黃曉玲、林詠雯、王磊、陳顥之

專題分類:回歸二十年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