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政府應為業主提供誘因出租「共住」房屋
2017-07-15

Hugo:

由上次見面到現在已經兩年,那時在荷蘭阿姆斯特丹,你帶我們參觀社會房屋與貨櫃屋,當時我們向你分享香港基層市民住屋的處境,你看見劏房的照片,感到十分驚訝,在相中一家人住在一個幾十尺劏房,無窗,陰陰沉沉,小朋友在床上做功課、玩,甚至食飯,租金比公屋租金高幾倍,你當時就斬釘截鐵地說,「這種地方不是人住的地方,荷蘭政府及市民根本不會容忍這種剝削情況發生」。

 

回到香港,我經常想起你這番話。但是,現時大部份香港市民卻無奈地忍受這種惡劣的居住環境。香港人何時可以住得有尊嚴呢?政府又何時願意正視香港市民的住屋權問題呢?

相反,雖然你們荷蘭亦面對房屋供應不足問題,青年與移民家庭的住屋需求很大,但荷蘭政府及社會房企十分積極尋找出路,例如用已經改裝的貨櫃作過渡性房屋,又或者包租私人住宅物業,再分租廉價單位比有需要的人。回望香港,雖然民間的社福機構也嘗試提出很多中短期住房的建議,但是上屆政府卻一概不理,不願意接受新嘗試。

 

雖然如此,我們在這兩年,很積極向公眾介紹你們荷蘭的貨櫃臨時屋,與社會二房東計劃,得到很多公眾回響。其間,我認識了一位業主,叫「包租黃」。他曾經係一位劏房投資者,有一日,他參加義工活動,去探訪一班單身人士,見到他們住的劏房有好多木蝨,不忍心見到那麼多人住在這麼惡劣的環境。當日,他便買入一間唐樓單位,與社福機構合作改裝為宿舍,低價租予基層單身人士,希望帶給他們一個有盼望的生活。

亦有一個業主想將她的閒置單位租給我們,她曾告訴我她的爸爸將單位留給她,她不放心租給陌生人,所以單位已經空置一段時間。同時,她又想利用這個單位去幫助有需要的人,所以聯絡我們。當時我們聯同幾間社福機構商量可以怎樣用這個單位,其中一間服務更新人士的機構對這個單位十分感興趣,之後,我們與業主接洽,她完全不計較租給更新人士,更願意用低於市價租給有需要的人。

但唯一困難是要翻新單位,因為涉及幾十萬費用,一般私人基金會不願意投放這筆錢幫業主裝修,幸好,這間社福機構找到善心人捐款,成功與這位有心業主達成五年的租約協議,如今,我們便交棒給這間社福機構,由他們直接幫助有需要的人。

前幾天,我在一個社會房屋的開幕禮上,碰見這位業主,她是席上其中一位被表揚的嘉賓,當時我非常感動,想不到,經歷一年多的時間,這間社福機構用了很多心思,找到很多有心人幫手,終於在今年9月,空置單位將租給兩個單親家庭。雖然只有一個單位,但就確確實實改善到兩個家庭的住屋質素。香港社福機構就是這樣一點一滴去摸索房屋出路。

等了兩年,最近新一屆政府終於願意提出一些方法回應劏房街坊的住屋辛酸,政府願意踏出一步是一件好事,但如果她參考坊間不人道的劏房去分間單位,就算照顧到安全,衛生的要求,如果是用盡空間,住滿人,室內環境會很焗促,甚至有些房沒有窗,這種做法是難於提昇街坊的生活質素。

所以我們建議政府分租單位時,應該要考慮到住戶既公共空間、採光、人均居住面積,以及要平衡住戶的私隱及鄰里關係的發展。如果能夠保留單位原有間格,採用「共住」模式,應該比較理想。除了提供住宿外,透過社福機構營運,更有社工介入,協助住戶的個人發展,磨合居民之間關係,做到守望相助,這種安排才能做到一間好的過渡性社會房屋。你們荷蘭的社會房屋就有這些住屋的基本要求。

另外,政府表示會找慈善基金會資助非牟利機構做「二房東」,我們覺得這種力度是不足的,如果政府不帶頭去推動,根本很難吸引更多業主參與,所以我們多次表示,香港政府應該要學習你們的做法,探討不同社會房屋計劃的可行性為,例如為業主提供更多誘因,提供維修津貼與稅務優惠,甚至要推動發展商,以至房協與巿建局等公營機構,提供閒置住宅單位。

近幾個月,社聯亦聯絡到某些業主,有機會提供到至少八至十個閒置單位,租給輪候公屋的家庭,現在我們正在四出尋找起動資金,希望今年內成事,未來希望有更多業主將他們的閒置單位,租給社福機構或社企營運,善用閒置物業,幫助更多有住屋需要的人。

今年十月,我會前往德國考察,將當地共住房屋經驗帶回香港,希望下次同你通信的時候,香港的過渡性社會房屋計劃已經成事,讓更多基層家庭受惠。

身體健康,生活愉快!

你的伙伴

俊傑

2017年7月15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