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中大地球系統科學課程助理教授 譚志勇
2017-08-26

爸爸:

很久沒有給您寫信。您好嗎?記得上一次寫信,我還在美國讀博士,十多年後,今日想再為您提筆。

大前日,強颱風「天鴿」襲港,天文台掛上10號風球。這颱風為很多低窪地方帶來水浸,包括鯉魚門、大埔滘、及小西灣等。杏花邨對開更捲起三層樓高的巨浪。我們住在港島東,也感受到多年未遇到的風力。這使我想起小時候住在靠近岸邊的屋苑,每當颱風襲港時驚心動魄的情景。不知道您是否也感受到這颱風的威力呢?

話說回來,「天鴿」襲港之前兩日,我正在大學和我的博士生用電腦模擬颱風「黑格比」對香港的影響。這個2008年的颱風,為香港帶來歷史上第二大的風暴潮。根據天文台資料,這個風暴潮是50年一遇的極端事件。想不到,「黑格比」在一些觀察站的潮水高度紀錄,不到10年就被「天鴿」打破。這次特大風暴潮,導致本港多處水浸,這當然和颱風的強度和路徑有關,但由於剛遇上天文大潮,使香港沿岸當風位置的水位上升特別厲害,故加劇本次洪災。這也使我想起2012年影響美國東岸的颶風「桑迪」。「桑迪」是為美國帶來歷史上第二大經濟損失的颱風。「桑迪」吹襲美國時,剛好是滿月,故此它引發的風暴潮也特別嚴重。

我不知道,香港未來會否經歷像「桑迪」帶來的風暴潮,但我卻可以肯定全球暖化會令風暴潮與洪災加劇。這是因為,全球暖化會令颱風增強,更甚的是,海平面亦會因為氣溫變暖而升高。過往研究証實,若我們不減少溫室氣體排放,到本世紀末,香港附近海域水平面可升高達一米或以上。到時,像「天鴿」帶來的水位上升,將不算是極端,而是每年出現一次的常態。這對香港設施的破壞,及其對經濟的影響,肯定不堪設想。或許這次「天鴿」事件,對我們是一個警惕,它使我們能更容易理解氣候變化是怎麼一回事。

最後,你是否還記得我當年決定赴美國讀大氣及海洋科學博士的情景?現在回想起來,也不知道從何來的勇氣,令我辭退工作,重拾課本。可能是我自小在香港長大,經歷多次颱風,令我對氣象學產生興趣。那時我對於能否留在學術圈,也沒有太大把握,只是一心想要做研究。當時除了天文台外,研究氣候的學者在香港只是寥寥可數。幾經輾轉之下,如今能在本地大學任教,以回饋社會,對此我深感欣然;更令我欣喜的,是如實感受到現在的大學生對氣候議題的關注,及理科生對氣候科學研究的熱忱。看到新一代的年輕人,我對人類如何於未來與地球環境共存又樂觀起來了。

祝安好

 

兒子

志勇

2017年8月26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