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國愛港」和「均衡參與」
2013-12-06

特區政府在2013年12月4日正式啟動2017政改諮詢。今次這份題為《有商有量  實現普選》的諮詢文件,並未列出具體方案,而是臚列了涉及《基本法》條文理解的多項憲制問題。

中央官員在過去多次重申,行政長官必須「愛國愛港」,因此引起了如何界定「愛國愛港」的連場論爭。但縱觀整份文件,「愛國愛港」四字並無出現,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表示,行政長官在《基本法》下有憲制責任,「愛國愛港」是「不言而喻」,故此並非行政長官產生辦法的重點議題,所以無納入文件中。

1984年,鄧小平在會見香港工商界訪京團時說:「愛國者的標準是尊重自己民族、誠心誠意擁護祖國恢復行使對香港主權,不損害香港的繁榮和穩定。」今年三月,全國人大法律工作委員會主任委員在深圳與部分建制派議員座談時就更進一步闡釋:「愛國愛港是一種正面的表述,如果從反面講,最主要的內涵就是管理香港的人不是與中央對抗的人,再說得直接一點,就是不能企圖推翻中國共產黨領導、改變國家主體實行社會主義制度的人。」他直指「不能接受與中央對抗的人擔任行政長官」,並點名批評民主黨的何俊仁。

何俊仁說,雖然「愛國愛港」的準則並非諮詢內容,但並沒有使他安心,因為林鄭月娥只重覆喬曉陽及李飛的講話,但並無進一步解釋相關規定如何成為實際的法律條文,甚至說屆時要看提名委員會成員及選民的智慧,何俊仁認為林鄭月娥的說法有明顯的政治色彩,而且亦擔心「愛國愛港」準則實際會成為提名委員會篩選候選人的「灰色地帶」,所以要注意「愛國愛港」會否成為一個可操縱的政治標準。

何俊仁認為「將來個閘(提名門檻)可能幾高嘅……其中一個原因係唔好有太多候選人,而委員都要睇清楚愛國愛港先可以選」,擔心設計制度時會賦予提名委員會較緊的把關權,「佢唔寫(愛國愛港準則)係到好過寫係到,但唔可以完全放心」。

諮詢文件亦提到落實普選時要確保四大原則,包括兼顧各階層利益、有利資本主義經濟、循序漸進及適合香港的實際情況,特別是首兩項,會否限制了提名委員會的組成方式呢?何俊仁認為民主制度本身已經可以兼顧各階層,特別列出此原則反而會令人以此為藉口去保留功能組別,因為歷史上早已證明民主制度是可以充分維護各階層利益,故以此為保留功能組別的藉口是「絕對不能接受」。

其實,諮詢文件提到的上述四個主要原則,在《基本法》的文本中並無出現,而是出於基本法起草委員會主任委員姬鵬飛,在90年3月28日,即《基本法》通過之前(註)在人大會議上發表的說明。其後,在2004年人大就07及08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決定中,就出現了「均衡參與」這個字眼,後來中央官員和建制派人士亦多次引述,究竟應如何理解這些字眼的約束力?

香港大學法律學院訪問學者、清華大學憲法學博士李浩然認為,更重要的是「均衡參與」的內涵。他說,在整個起草過程中,一直都提出各個階層和各個階層都應該有機會參與政制決策過程和政制活動中,最後就在《基本法》第45條有關提名委員會提名程序的「廣泛代表性」規定突顯出來。他認為,這個內涵就是指在利益整合過程中,如果有越多人參與及在體制內提出自己的訴求的機會,參與過程會越健康。

節目重溫:FM92.6-94.4 香港電台第一台《自由風自由Phone》

專題分類:政制改革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