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活在觀塘」創辦人袁智仁
2017-09-30

四哥︰

 

20年後的觀塘,我們還會認得嗎?

早前,觀塘裕民坊的地標,美式連鎖快餐店舊麥記結業,引發數百位市民拍照懷念,致謝送別。重建令觀塘面目全非,重建後的觀塘,又屬於誰人呢?

 觀塘市中心重建是香港史上最大型的重建項目,重建地盤面積是朗豪坊七倍,服務60萬市民的市中心,被迫變天,珍貴的市區土地何去何從呢?這不僅街坊的事,也是全港市民的事。

觀塘市中心重建的討論已經接近30年,從市建局前身土地發展公司於1990年提出觀塘重建的設計,到2013年的仁信里清場,當年四哥你也在現場,及至物華街小販市集亦遇上抗爭,被質疑無法「無縫交接」,影響小販生計,直至本月市局方提出新修訂方案,不斷引發爭議。

有人批評市建局在觀塘重建「走數」,大幅改動發展方案,刪去鵝蛋型地標政府合署和階梯式公園,沒有諮詢公眾,換來區議會譴責,我們毫不驚訝。連同波鞋街重建項目,一個月內引發兩宗「走數」事件,所謂「民無信不立」,局方如何再取信於民呢?局方向城規會提出新修訂方案後,我們在短短兩星期內,收集超過500位市民反對市建局方案的意見書,可見街坊關心社區的未來。

我記起曾聽過市建局分區諮詢委員會前委員、居民代表劉偉忠跟我說過鵝蛋形地標設計由來︰「在諮詢會上,我曾說過觀塘在飛鵝山下,是個生金蛋的地方,當時的設計師用了這概念,所以最後用了球型建築物的設計。當時市建局亦以球形建築物作收樓賣點。雖然有委員指這建築物外牆難以清潔,其後決定保留,今天最終反口。」這故事不單反映劉先生憤怒,這決定也無視當年參與諮詢的8萬5千位市民的結果。

市建局因為修訂諮詢不足,表示願意致歉。但是這道歉太廉價,因他們沒反思諮詢過程,亦沒主動與市民溝通,反而「斬腳趾避沙蟲」,不於發展初期提出未經詳細研究可行性的構想圖,是企圖避開「走數」的指控,這種做法令公眾更難了解發展。

隨着時代改變,設計難免有改進,但一切必須以民為先。局方強調空間的數量, 卻無視空間的質量。局方強調增加休憩空間的面積,但當中有 4598 平方米屬於私人管理,佔總數三分一。私人管理的空間對公眾使用可能有嚴格限制,包括使用時間和用途上都受監管,而將來休憩空間大都置於平台上,暢通程度難與目前四通八達的裕民坊街道,自由出入的公共空間比擬。

街坊反應最強烈莫過於大量增加商廈高度,由260米增至285米,增幅近一成,達60層高,破壞社區景觀。增加商廈高度只為取得更多海景,令租價和樓價更高,對社會沒有裨益。

局方以有法庭官司為由,提出新的重建修訂方案,但卻迴避安置問題。目前約有一百戶檔口在裕民坊經營,謀生養家,包括︰與局方有逆權侵佔官司的藥房。不過局方沒主動接觸檔口,反而負責跟進重建街坊個案的社工隊,人手被大幅削減。另外新修訂方案分拆重建,率先重建觀塘港鐵站旁的前觀塘賽馬會診所和前政府合署的土地,間接減少裕民坊人流,令商舖難以營生,被迫結業。這是局方樂見的安置政策嗎?不安置檔戶,反而大幅修訂之前的諮詢方案,這是捨本逐末、緣木求魚的決定。

重建,令觀塘變成死城。昔日工業年代,欣欣向榮,觀塘是繁榮和生氣的同義詞,今天卻烏燈黑火,令人惋惜。

四哥,重建令你的小販生活難以維持。聲稱以人為本的市建局,希望真的以香港人為本。香港有很多高樓和豪宅,但只有一個觀塘,留著社區特色,改善街坊生活,不只是空中樓閣,必須與民共議。

希望市建局還我們一個更宜居的觀塘,減少項目地積比例,保留街道特色和小店,增加市民可用公共休憩空間,但一切能否落實視乎局方是否願意捨棄地產的盈利。

 

原人

2017年9月30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