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形之手
2013-12-31

*此報導獲「第14屆消費權益新聞報道獎電台新聞組別銀獎」

製作: 袁梓珮

消費者委員會發表「雜貨零售市場研究報告」,顯示兩間大型連鎖超級市場百佳及惠康,利用議價能力向供應商施壓,並限制商業行為。事後,百佳及惠康都異口同聲否認,但實情呢?

「很明顯欺壓,欺壓多年!你還是如此狂野,不行的!」



中小型食品供應商老闆陳生跟百佳合作十三年,生意額由每月幾十萬,跌至每月一萬幾千。「曾供應予超市的人,大部分生意額嚴重萎縮,去到最後,就像我的結局一樣,我要自動退出。」

陳生認為跟百佳合作,有如跌入黑洞,一切由上架費開始……

「一般大超市,全線有二百多間,它不會讓你一次在所有分店上架,通常只上四十間,一種貨品,我們稱為一個條碼,一個條碼四百元,一間舖,只是一間舖!

但現在不只四百元,己高達六百八百元。」

我們調查後發現,部分大型供應商甚至要付每間超市分店1000至3000元不等的上架費。但上架費只是超市入場費。陳生表示往後超市會再抽取他們至少四分一的毛利。

「一上架以後,它為你放在一個『好靚仔』的位置,陷阱就隨之而代。貨品不會永遠好賣,銷情總會跌,一跌,超市就說『你的貨不受歡迎』,把你的貨由人體的視線,降一級,去到人體的非視線,那麼銷售量一定會跌。銷情再跌,再放低一格,它一直降,直至人腳踢到!」

「你問為甚麼它收如此高昂上架費,『咁快又掟番落地下』,因為第二個品牌又來了。所有供應商要先付錢才可進超市,這是超市的固定收入。第二個品牌又來,它又重複同一番程序。」

陳生分析,不論貨品銷情好不壞,超市都有所對策。「你的貨品銷售量好,它另外找廠商生產屬於它的百佳牌,優惠牌,就放在你的貨品旁邊,比你便宜兩毫,你會發現百佳賣的貨品大部分都是百佳牌或大品牌,因為它一直把不同的牌子篩選掉,把中小企都榨取得一乾二淨。」

供應商付了上架費之後,還要根據合約條款,定期支付一系列雜費。陳生向我們提供百佳在2013年向他提出的交易條款建議表,一共有七個項目。

  1. 商業折扣,百份之四
  2. 損壞貨物津貼,百之零點五 (不論貨品損壞與否,供應商一定要支付全數)
  3. 保證回贈,百分之一
  4. 分貨費(陳生指他們送貨要替百佳分貨,先拆開所有貨品,再按指示分派去指定位置)
  5. 節慶及大型活動贊助,每年三萬五千元 (百佳慶祝節日可能會賣廣告,供應商必須支付全數,不論廣告內容有否包括其產品)
  6. 特別貨格租務費(包括收銀機旁的貨格),每年一萬五千元 (不論供應商有否租用以上貨架,都必須支付全數。)
  7. 推廣贊助,百分之一 (供應商必須支付全數,不論推廣內容有否包括其產品,因為「百佳生意好,你的生意自然會好」)

 

大部分大型連鎖超市,及個人護理店,都有陳生口中的「不平等條款」, 「我曾與屈臣氏交易, 生意額不足支付推廣費,屈臣氏便把這筆款項交給收數公司代收,『好俾錢嘞喎,如果唔係我日日打嚟!』,我生意都做不到,你還要迫我,誰還夠膽跟你做生意呢?」

「所有屈臣氏分店裝修,它會收你一間三百元的費用,有二十間舖,佢就收你六千元,太瘋狂了! 」

除2013交易條款建議表外,陳生還向我們提供了他與百佳在2011年簽訂的合約,我們把兩份文件交給消委會競爭政策研究小組主席鄭建韓,分析條款會否違反將來的競爭條例

「沒有一條條文會違反將來的競爭法」

香港的競爭條例管不到超市這些疑似不公平貿易行為,那外國的競爭法又管得到嗎?「合約要供應供商分擔廣告費,無條件下收回賣不去的貨物,還要減價,也要收行政費,這些在日本韓國的競爭法及英國的超級市場行為守則都有規管」

要堵塞香港競爭條例的漏洞,鄭建韓認為可以仿傚英國的超級市場行為守則。「守則的精神,是超市不可以巧立明目收費,違反守則就會有後果。」

我們就陳生的指控向百佳及屈臣氏查詢,得到以下回應:

「百佳絕不會向任何供應商施壓以影響市場價格。我們尊重並履行合約精神,一直與供應商維持專業和合符商業道德的合作關係。在百佳而言,佔九成的特價貨品推廣項目,皆由供應商主動提出,他們對百佳的市場推廣策略有十足的信心,更重要的是,他們知道產品優惠推廣會令銷售量增加,從而帶動其盈利增長。」

「屈臣氏尊重並履行合約精神,一直與供應商維持專業和合符商業道德的合作關係。屈臣氏絕大部分的貨品推廣項目,皆由供應商主動提出。」

供應商指超市的不平等條款令他們生意難做,小店老闆就指超市令他們難以生存。

「超市有條數要MEET,MEET不到個TARGET,怎麼辦,就找供應商,『唔得喎,我同你攞咁多量,點解有人可以平過我』。」

張生是一個士多老闆,多次受供應商施壓。「很多飲品公司,他們會主動向你『提點』,如果你賣太低價,他們會主動說今期沒有優惠,他們不會用『加價』,或『斷貨』等字眼。 但會以「天價」供貨,比你自己去超市買還要貴。」

張生不止要面對定價受制肘,貨品種類亦受限制。「例如可口可樂,我們零售店永遠拿不到六罐裝、八罐裝可槳,又或是九包裝檸檬茶,維他,陽光那些,很多客人問有沒有六罐裝、八罐裝,沒有呀,我去百佳買,不是我我唔想賣,而是被人剝削賣產品的權利。」

張生口中向他「提點」的供應商代表通常是客戶經理。王生入行八年,做過各大品牌的客戶經理,負責與超市及其他零售商洽談價格及貨量。王生承認超市會質問他:「為何對手可以賣如此平宜, C字頭和S字頭牙膏,藥房可以比百佳惠康萬寧便宜20% 或 30%,他們想賺少一點,想要多些客人,百佳惠康就兩樣都想要,又要賺得多,又要多客人。超市買手經理會語帶威嚇、說粗話,『問候你屋企人』,威脅不跟你落貨,他們生意份額很大,間中都要支持下他們些(不公平貿易)行為。」

消委會競爭政策研究小組主席鄭建韓表示,超市向供應商施壓,要求士多藥房不要平賣,這是設置最低零售價,很大機會違反競爭法。我們就張生和王生的說法向惠康查詢,得到以下回覆 :

「惠康一直尊重市場自由競爭,並重視與商業伙伴包括供應商建立良好關係。惠康與供應商訂立的協議,是在雙方同意的前題下簽署,超市一直尊重合約精神。」

製作: 袁梓珮

專題分類:新聞熱話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