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科大資訊、商業統計及營運管理學系副系主任及講座教授許佳龍
2017-12-02

各位同學:

距離上次大家上我教授的課程已經好幾個月了。大家還記得我們曾經討論過共享汽車服務及香港的士業的問題嗎?當時大家幾乎一面倒認為政府應該直接開放市場容許如Uber之類的共享汽車服務進入市場,而我則對此建議持保留態度。畢竟,牌照持有人花了不少金錢去買入的士牌,容許Uber免受監管直接進入市場等同於把的士牌價貶低到零。設身處地想一下,如果你剛花了數百萬購買一個泊車位,但政府突然宣佈所有汽車可以不限時免費停泊街道,你會有何感受?

香港的士業受到發牌監管,主要因為政府想保障乘客安全及控制載客汽車數量以減少道路擠塞。所以提升服務質素的方法,並非容許任何人都可以用自己的私家車提供載客服務。再發特定新牌以針對如Uber的網約點對點載客汽車服務,似乎是目前最可行的折衷方案。幾日前,我很高興看到消費者委員會提出了類似的建議。

 

消委會建議針對網約車規管發出三種許可證:一、網約車平台的專營權許可證;二、網約車輛的許可證;三、網約車「夥伴」司機的許可證。網約車平台的專營權許可證的目的為保證網約車平台會提供透明的價格及妥善地保存司機及旅程記錄,最終目的為保障乘客利益。同樣,網約車「夥伴」司機的許可證的目的為保證司機質素及駕駛經驗,從而保障乘客安全,乘客亦為最終得益者。這兩個建議和起初監管的士業時的目的一致,可以說是的士監管制度的延續。

網約車輛的許可證是一個較有針對性的建議。消委會建議「以出租汽車許可證(私家服務)數目為起點,日後讓市場發展而決定有效增加車輛供應」。但這個建議並沒有提到這些出租汽車許可證是否可以容許網約車平台在網上即時重新發配給參與車輛。如果不可以,那這些新的出租汽車許可證只是等同於加發一批新的點對點載客牌照,這並不能好好發揮共享汽車的好處。

共享汽車的其中一個好處為乘客可隨時隨地快速找到合適的點對點汽車服務。這需要有足夠數量的汽車提供服務。但如上所述,容許所有私家車參與服務對的士並不公平,所以我們需要在網約車發牌上引入新思維。我的想法是利用資訊科技,容許網約車平台實時地發配許可證給需要載客並合乎資格的車輛及司機,載客完畢後,許可證重新歸還到網約車平台手上,以便網約車平台可根據需要再把許可證發給其他車輛。這樣,我們便可有效地擴大共享汽車網絡,而又可控制在每一時段內載客車輛的數目,不致於完全扼殺的士的營運空間。

當網約車平台的技術發展成熟到一定程度,我們可以循序漸進地鼓勵的士加入類似的網約點對點載客汽車服務平台,從而令到兩種牌照(的士牌照及網約車輛許可證)的持有人可以進入良性競爭,逐漸接受對方的存在。這樣,我們可以解決雙方矛盾,亦容許一般市民享受共享汽車帶來的方便及服務質素而沒有犧牲市民的安全及保障。我相信從整個社會的角度來看這應該是最能夠達致雙嬴的方案。

當然,我這個想法的可行性取決於網約車平台必須能有效並可靠地分配它們持有的網約車輛許可證,這需要進一步的資訊系統開發及應用。我認為這是可以解決的技術問題。

最後,我想重申一個觀點,就是解決問題不可以只要求有爭論的其中一方完全退讓。我們亦需了解所有持份者的處境及困難,以及當初設立制度時的原意。如果我們不了解這些背景而採取一種非黑即白的態度,是很難可以找到一個解決方案的。同學們大家同意嗎?

希望很快可以見到大家畢業後可以在你們各自的領域內發光發熱,為社會排難解紛,創造價值,並作出貢獻。

 

許教授

2017年12月2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