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香港婦女勞工協會總幹事 胡美蓮
2018-01-06

香港婦女勞工協會總幹事胡美蓮──政府外判扣分制力度不足

** 標題由編輯所加

阿Sir:

在海麗邨清潔工友罷工現場見到你,有點驚訝!當時大聲叫你:「阿Sir為何出現?」,令你有點尷尬,你說是來表達關心和支持,更指你是附近屋苑住戶,準備外判招標,擔心對清潔工人好便要加管理費,怕被居民罵,不知道如何是好。

到現在我都是跟工友叫你做阿Sir,每次見你都是穿著食環署制服,拿著牌板表格,每日巡查和監察清潔工作。見到不合規格、做得不好的,或者應該當值的時候沒有人在工作,就記錄報上去,上頭按報告發出「失責通知書」給外判清潔公司,可以罰錢或扣分。工人都怕你,認為你是他老闆的老闆。

記得那一次嗎?有廁所早更清潔工友向你投訴,因為公司取消廁所夜更,公廁由下午6時後就無人清潔,直至第二日早更工友7時開工,那種污穢程度不能接受。要知道那是灣仔區,放工的居民及夜遊的人也不少,早更工友每日開工要進行的清潔工作比日常多了幾倍。

我們發覺這不是個別廁所的問題,而是整個區的問題,18個公廁竟然有16個都減了夜更。你巡查廁所時都遇到工人忍不住向你投訴,工友以為你可以要他的老闆回復人手。工友分不清,原來阿Sir好多級別的,就算你前線記錄了巡查時見到問題,但政策有漏洞,你都一樣無助。

那次減少人手事件,是明顯的失責,只要部門執法,該公司是應該受罰及扣分的。但結果收到食環署回覆,該公司減人手不會受罰,因為是食環署預先批准的。為什麼?當時您代表食環署解釋,因為價低者得,食環外判價格低,公司要減人手,食環署唯有寛鬆對待,接納公司減人手。當時所有廁所工友對阿Sir都有點氣憤的,平日已縱容外判商提供工具物資不足,再寛鬆人手比例,工人辛苦程度何止加倍。好一段時間,即使在垃圾站碰到面,無人再跟阿Sir打招呼。因為要犧牲最基層工人的保障和權益,是任何理由都不成立的。

我們都告訴工友,政府阿Sir都是按本子辦事,向他們投訴沒有用的,還是和工會一齊出頭吧。工友說你聽到沒有憤怒反而點頭贊成,於是大家又叫回您阿Sir,說您幾好人。經過超過半年的投訴和行動,結果外判商沒有受罰或扣分,公廁的夜更清潔由政府額外撥錢增加人手去處理。

你有時也取笑工會要求加重扣分制的訴求太細微,因為我們都知道扣分制的範圍太窄,並沒有包括清潔承辦商最常違反的行為,例如放假日數不足、外判合約完結而沒有支付遣散費、職安條件差,如制服不合格、工具設備不足夠。即使加重扣分,何時才能影響投標,讓工友有更好條件。

我們知道的,即使你向上級舉報外判公司,其實無阻嚇作用,因為你檢查的主要是清潔內容。即使你將工友意見寫下都沒有影響。因為會被扣分的只有4項,包括︰

1.未有履行合約所列工資、

2.工作時數不符合、

3.沒有與工人簽訂標準僱傭合約及

4.沒有自動轉帳支付工資,違反才會接獲「失責通知書」 及被扣一分。

我們一齊取笑過這個政府,太少看清潔工作,以為厭惡性工作無人承辦,所以那麼遷就外判商?其實食環署每份合約過千萬,房屋署的大邨細邨雖金額有差異,在外判制保護下不會是蝕本生意。任何部門都不想自己選的外判公司出事,這個你我都心照的!以房署為例,房署經理互相巡查,試問有哪個經理會批評別的邨外判得不好,即使房署下有特別巡查隊訪問工友,工友是管工安排,所以工友都怕秋後算帳,不敢講真話。

所有部門,自己判出合約、自己監管合約,你自嘲,那有部門會真的想自己員工落力找出自己錯判?如果揭發高層選的公司被下屬找到很多問題,那就好醜!

扣分無力,唯有靠工人,以及民間的力量。清潔工友都是處境弱勢的一群,領取最低工資,從事最厭惡的工作,但又是盡責及落力的一群工人,也與街坊有好關係。正如你見到的海麗邨清潔工友,其行動得到不少街坊支持。其實我也見過好幾個例子,有公屋外判清潔公司要解僱清潔工,被該座居民知道了,竟然是由居民出聲,要清潔公司繼續聘用工友。

回到你的處境,你下班回到屋村,將以居民身份參與招標外判,如何避免重蹈工作上的不自主不合理制度?你可以沿用部門招標時,要求投標者將價錢和服務分開信封,先評選服務及內容,包括合理人手比率及工資水平,選出幾份,才再看投標價。在可接受的服務內容中,再按價低者揀選。

容我最後提醒,放工後成為智慧業主的阿Sir你,更要關注清潔工的安全設備,應該每晚讓出一部電梯給清潔工友上樓收集垃圾。不信我也信工友,工友指這是最乾淨企理及安全的方法。

胡美蓮

2018年1月6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 : 葉冠霖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