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環境諮詢委員會成員 黃煥忠
2018-06-16

嘉宇同學:

很高興去年十月你從西澳返港時,順道探我小聚,和我分享你在澳洲研究廢物產能的成果,更談到香港都市廢物的問題,廢物產量不跌反升,實在令人擔憂。在你返回澳洲後不久,中國大陸宣佈禁止24類回收物品進口,包括未分類的廢紙、日常生活所產生的廢膠等。其實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回收物品的接收地,難聽一點就是歐洲、美國、香港等地區的垃圾站。自從中國大陸升級「洋垃圾」禁令後,牽連甚廣,回收物品堆積在各地的港口,不單是香港政府,世界各國都重新開始思考回收處理問題。

面對堆積如山的可回收物品,香港環保署無可避免要積極面對,將會更積極支援社區回收價值較低的回收物品,推行中央收集膠樽計劃,幫助提升處理相關回收物料的成本效益。我再翻查政府公佈的數據,去年全港大約有五萬七千多公噸PET膠樽被棄置在堆填區。由於香港沒有塑膠的再造工業, PET膠樽經回收後唯有打包出口中國大陸。可惜的是,去年香港本地的PET膠樽出口量只有3600多公噸,回收率不足6%,令人失望。可以看得到,市民對回收並不熱衷,缺乏誘因。從回收商的角度來看,膠樽體積大,不容易儲存,一車的塑膠最多只有800公斤,價值不足800元,但是需要高達1500元的成本運走。如果沒有政府的支持,又怎會有人去做明知是蝕本的生意呢?即使收集到膠樽,這些膠樽恐怕只會在原地積存,又怎談得上再造呢?無論政府怎様賣力鼓勵市民回收膠樽,在沒有經濟誘因的情況下,回收商只有拒收塑膠,譲塑膠成為堆填區常客。

 

要增加塑膠回收率,首先要做好收集的工作,引入生産者責任制計劃,可以促進收集環節的良性發展。近日,環保局黃錦星局長提出環保署已於去年10月展開探討,研究塑膠樽按金計劃的可行性,並且在合適的地點設立塑膠樽專屬回收機。其實按樽計劃並不是新猷,還記得小時候汽水樽是可以退回按金,大家都樂意回樽。在瑞典,飲品售價已經包含了膠樽的按金費用,根據膠樽的大小、材質等,按金大約1至2個瑞典克朗不等(大約折合1元至兩元港幣左右),飲完之後只需要將空樽放入專屬回收機,就可以退回按金,非常方便。與此同時,瑞典法律規定,所有飲品生產企業和飲品進口商必須參加回收制度,如果不加入按金返還體系,銷售飲品將屬違法行為,這樣就既有紅蘿蔔亦有木棒。瑞典的塑膠按樽計劃在歐洲算是最成功的例子,2016年,每個瑞典人平均歸還了177個飲品樽,回收率達到8至9成,逐步接近政府提出「回收9成飲品樽」的目標。可以看到,按樽回收是一個可行的方案,加上快將上立法會審議的垃圾徴費草案,雙管齊下,有望扭轉局面,增加香港市民減廢回收的意慾。

但這只是解決回收困局的第一步,回收商還要將收集的廢膠樽運送到合規格的處理場,經清洗、切片才可以造成膠粒,然後將產品賣出去,獲取收益,整個回收鏈才算完整。有回收商計算過,在香港再造一噸膠粒,將收集、處理和銷售成本計算在內,大約要6000至8000港幣,而每公噸再生膠粒在內地的銷售價格,就只有6000至10000港幣左右,實在無利可圖。可見香港政府不可以一如既往,將回收業當作是一種普通的商業行爲來發展。政府要給予各種支援,改善整個回收鏈,投放資源進回收行業,既幫助回收行業提高競爭力,也解決香港垃圾圍城的困境,就能夠達到雙贏的局面。

最後,我想引用Susan Freinkel寫的《塑膠——有毒的愛情故事》一書中,裡面的一句話:「人與塑膠戀愛了將近百年,才發現陷入一場有毒的愛戀中,卻已上了癮……」。試想一下,塑膠將會耐久長存數百年,破壞地球生態環境,當下之急,是如何將這個毒癮戒掉,那就需要各持份者共同努力滅塑。在我的角度來看,中國今次「洋垃圾」禁令為香港政府的回收工作敲響警鐘,促使香港政府立法減少使用塑料,强制源頭分類,正視資源的回收,為回收業界建造一個可行的營商環境,讓我們同心協力,共同解決塑膠回收難題。

我希望你下次返港的時候,可以看到香港回收業界有一片新景象。

老師 黄煥忠

2018年6月16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鄭婉薇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意見



看不清楚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