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主教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談政改.佔中
2014-04-11



問:香港電台公共事務組

答:天主教榮休主教陳日君樞機

 

問:你對「宗教界對佔中有共識」有何看法?

答:我不希望有人會說,教會之間有了共識反對佔領中環,這好像批評我們天主教。共識是追求民主;共識是我們盡量用對話去爭取,但共識不是指我們不可以考慮佔領中環。

 

問:你們會以什麼方式去繼續爭取民主?

答:我們希望大家對民主的看法都一致,現時沒有任何牧師出來反對民主,討論佔領中環可能都有不同的意見,神父、牧師、主教都有不同的意見,但彼此尊重是重要的。我們很高興,教區有正式的聲明,清楚地說明追求民主是對的。我們追求了很久,覺得辛苦,幾乎絕望,但我們仍要繼續努力尋求答案,我們希望用對話尋找一個大家接受的方案。如果真的不成功,便需要用比較激烈、但仍是和平的行動,例如佔領中環。

 

:有人指,一個宗教怎可以叫人去做違法的行為呢?你會怎樣回應這些話?

答:違反法律不是等於違反倫理道德,這個叫「公民抗命」。對社會或政治稍有認識的人都知道,「公民抗命」不是純粹平常的犯法,而是特別的犯法,它是在更高的層面犯法,從而達到更重要的目標。

 

問:現時有很多行動或社會討論都是想爭取普選,但是否「知其不可,而為之」呢?

答:幾乎是的。

 

:很多人抱持一個態度:神職人員不應太「踩界」,因而認為你的言論很「踩界」,你如何回應?

答:比如說,一隻兔子在獅子面前,難道你說兔子在對抗?我們只是弱者,在絕望中掙扎而已。所以若說我們「踩界」,真是很冤枉。

 

:有人說,香港有造反的可能?你如何回應這些話?

答:不知道這些人在哪裡生活呢?不知道這些人有否來過香港。試想想,香港人造反這件事,有沒有可能?其實只要中央停止供應水到港,兩日內可把香港人餓死。香港根本沒有任何可能造反,它(中央)不用擔心,萬一真的造反,亦有解放軍駐守。若說香港需要立法,是荒謬的,但既然基本法說明要立法,故在有條件之下是可以做的,但現在根本沒條件,若在這個不民主的情況下立法,肯定是一個惡法。

 

:環球時報對陳方安生,李柱銘外訪有這樣的評價,你有什麼看法?

答:難聽來說,外人不能教鄰家如何做「爸爸」,但若見他打自己的小孩,是可以上前勸告的。中國不讓我們有民主,美國亦可以朋友的身份表達,香港是適宜奉行民主。這不是對立的說話,是一種朋友立場對中國的勸籲。

 

問:但在政改諮詢期間,對外談政改,到底對香港政改是利還是害?引用你「爸爸」的比喻,現在「爸爸」是中央,「爸爸」覺得兒子(香港)的意見,不應找其他鄰居去代言,應該直接跟中央表達。以中國的立場而言,它會覺得有外國勢力的干預,你有何看法?

答:如果「爸爸」不接受鄰居善意的說話,表示這個「爸爸」不是很有誠意,一個「爸爸」發怒可以打兒子,但事後若鄰居作出勸告,他亦應該接受。所以不是說兒子去告狀,他可能不知如何表達。這比喻不是與現實情況完全相同,香港不是小朋友,是成熟的一群人,可惜有部份人完全不聽各方意見,在這絕望的情況之下,希望美國可以為香港說一句好話。

 

採訪:袁梓珮

專題分類:政制改革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