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中大精神科學系助理教授 麥敦平
2018-08-11

親愛的志文學弟:

得知與你同樣患有鬱躁症的摯友自殺身亡,明白你內心的沉痛,哀傷之情,特致函慰問,亦望能解答你對鬱躁症的病情和治療的各種疑問。

鬱躁症是可治之症,亦非治不可。 要與之共存,並奮力戰勝它,箇中之苦,卻難為外人所瞭解。

鬱躁症通常於30歲前病發,循環性高。雖有六成患者在首次病發的兩年內能成功穩定病情,但亦有4至6成患者會復發。而未經治療的,復發率高於九成。 差不多5成鬱躁症患者曾企圖自殺,而當中多是在抑鬱期發生的。

這看似悲觀。 然而,千里之行,始於腳下。前景如何,視乎我們如何掌握時機。

首要治療目標,就是控制情緒病徵。躁期病癥一般較短暫,對情緒穩定劑的反應亦較佳。最大的挑戰,其實是抑鬱期 。鬱躁患者抑鬱期的情緒現象與單向抑鬱患者不同 – 常夾雜著輕躁, 焦慮,驚恐,和進食失調等病徵,而對環境刺激的反差亦較大, 變幻莫測。 

很多患者的親友都認為跟患者談天說笑時,他們絕對可以顯得開懷,看不出他們有什麼情緒問題。然而患者內心的不安絕望,很易便逃過了旁人的目光,亦令診斷困難。鬱躁症中抑鬱期的持續性比單向抑鬱症較長,對一般抗抑鬱藥的反應較差。一般來說,情緒穩定劑能比較有效控制抑鬱和躁期的病徵 ,但有4成患者未能取得理想療效,故常要接受多於一種情緒穩定藥治療,或接受腦電盪治療。新一代的腦磁激治療亦可為患者提供新的希望。而由開始治療,然後達到情緒持續穩定的過程,往往需要數個月,甚至數年的反覆嘗試後才能達成 。

到了穩定期後的挑戰,就是防止復發。情緒病癥已成過去,患者覺得「逃出生天」,想減藥的期望,絕對可以理解。的確,在穩定期所需的藥物或比病發時的劑量較輕,但亦千萬不能對復發的機會掉以輕心。鬱躁症自殺之所以難以預防,多是因為病發突然,患者的情緒在幾天內急轉直下,萌生輕生之念。若能從速就醫,很多時透過適當的藥物調整都能瞬速穩定病情,逃過難關。但萬一未能即時就醫,每每便受極端絕望的情緒影響下了斷自己,最終失諸交臂。

要加強患者,朋友和家人在這些時候的抵抗力,和復發預防治療的依循性,有賴相當完善的心理教育和治療服務 。位於西班牙巴塞羅納,被公認為鬱躁症治療服務典範的 情緒病診療中心的研究顯示,21節小組形式的認知行為心理教育治療 在已服用情緒穩定劑的鬱躁症患者中 能有效進一步降低復發率。 這中心更預留額外資源,提供彈性專科急診服務,病者若發現有早期復發現象,可即日到診所見專科醫生,免卻一般門診預約輪候時間,從而及時診治,控制病情,避過病情惡化所帶來的風險。

在醫療資源貧乏的香港,5分鐘的診症時間連讓病人訴苦都不夠,醫生又如何提供足夠的心理支援? 臨床心理治療服務嚴重缺乏,大部分抑鬱症患者都未能接受最基本的8-12節的認知行為治療,又如何推行21節專為鬱躁患者而設的心理治療?

公立醫院精神科門診輪候時間長,政府亦從未分配額外的資源聘請和培訓醫生投入緊急精神科服務。一位頻臨病發的病人要趁還有能力求醫的時候去看醫生,只能靠緣分。

緣分是我們辛勤無私的醫護團隊,和患者,朋友和家屬無比的堅強和毅力。

無論治療的負擔有多重,別輕易讓鬱躁症拿走了你的人生。透過充分的醫患合作,醫好病,再改善體制,控制權,應是在我們手中的。

祝安康

麥敦平醫生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鄭婉薇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