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高錕慈善基金董事盧永仁
2018-09-28

親愛的Nicholas:

我想你已經知道,你爸爸多年來最尊敬的良師益友高錕教授,已經在上星期離開了我們,那是一個多麼令人哀傷的日子。

Nicholas,你是幸運的,這十多年間,在不同的場合和地方,你都有機會接觸到高教授,從你小時候在學校裡,到教授「病」了,你見過不同時候的他,但可惜你那時年紀還小,沒機會跟他好好的對談、好好的學習;爸爸跟高教授認識了廿多年,當時我在電訊公司負責創立互聯網服務,他是我們的顧問。

高教授跟你不一樣,他出生在一個動盪的年代,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和中國內戰之下,舉家遷移到香港,中學畢業後遠赴英倫讀大學,取得電機工程學士學位和博士學位,高教授不管在什麼情況和環境中,他都不會放棄對學問的追求和知識的探索!

高教授的研究為人類、為世界帶領通訊科技進入新紀元,否則你每天在學校或家裡上網做功課,利用寬頻互聯網找資料看電影,這一切一切都不可能發生。如果不是教授對自己理想的堅持,對科研那種不離不棄的態度和不屈不撓的毅力,甚至在其他的科學家覺得他是不會成功的,而他更經歷過無數次實驗的失敗之下,他對自己的理念沒有動搖,一直努力嘗試,那才是一個真正偉大的科學家呢!

2009年,高教授的成就獲得世界肯定,獲頒發諾貝爾物理學獎,當時他已經確實診斷患上腦退化症五年了。當時香港社會恍惚對腦退化症有更多關注,有一次,高教授的太太高黃美芸女士曾經提到,她在照顧高教授的過程中,看到一個天資聰穎的人,慢慢變成徹徹底底的另外一個人,這種情感上的失落最令人痛心,她的經歷和感受,令她想在香港成立高錕慈善基金,為腦退化症病人、家人和照顧者提供支援,亦希望普羅大眾,對這病有更清晰的認知和了解。

腦退化症作為現今世界三大疾病之一,跟其他疾病不一樣,不只影響病人本身,而是他旁邊的親人和照顧者、甚至整個社會都會受到深切的影響,社會成本非常之高,但政府和社區在支援上還有很多不足之處,這亦是基金希望多作貢獻的地方,例如為老人家作初期診斷,讓早期患上腦退化症的病人,能盡早吃藥減低衰退過程。

在二零零六年,衞生署與中文大學調查指出,超過八十五歲長者中,每三人就有一人患有此症,當時估計香港有超過十萬名患者。隨着香港人口老化,患者可能已經越來越多,這病對社會的影響只會越來越大,Nicholas,我好期望你以及市民大眾,都能為患這個病的人,以及他們的家人做點事,更相信這是高教授與高太最希望見到的!

Nicholas ,我相信你和爸爸一樣,從教授一生之事蹟中,都能夠看到一個有崇高理想的「好人」,一個「偉人」,金錢和物質從來都不是他所追求的,他不只無私,更是處處為人着想。我希望這些你都可以好好緊記,你會一生受用!

 

爸爸

2018年9月29日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