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香港醫學會副主席 林哲玄
2018-11-17

香港醫學會副主席林哲玄──醫生復牌機制有效 執業年齡設限還須業界探討

詩悅:

很高興你選擇了內科醫學作為終身事業,醫生是人道事業、救人於危病之中。當醫生心地要好,為人要謙厚,知識要廣博。由初生之犢成長為富經驗的內科醫生,十年也恐不夠;到面對奇難雜症仍能談笑用兵、履險如夷者非二十年火候也不成。到時已過不惑之年,距退休十年多而已!經驗豐富的醫生是社會的財富,從公立醫院退下火線假如不再行醫,實在是社會的損失。

近日報章報導,一位病人於年長醫生的診所進行手術步驟之後出事,有記者質疑,香港應否為醫生設立執業年齡限制?歲月不饒人,年紀大了,體格和精神或有衰退,在所難免。老醫生學識淵博,但身體是否仍能應付工作?制定良好的政策應可兼顧兩面,甚值討論,無需迴避。討論要靠專家,要科學,不是你一言我一語便成,當然也可參考海外經驗:例如澳洲要求70歲以上醫生每3年驗身一次,馬來西亞就要求70歲以上醫生續牌時申報健康狀況。我同意,這是具爭議的議題,事實上如英美等地,經過研究後決定不為醫生執業年齡設限,香港可以作為參考。

上次見面時你提到,有位醫生同事看漏了X光片上一個黑影,給投訴到醫委會,還面對紀律聆訊。你問,萬一被停牌,他應當如何是好?

金無足赤,人無完人,只要醫生認真盡責閱讀X光片,看漏一個黑影也未必屬於專業失當。聆訊的話就認真面對、不必迴避,萬一除牌就只好默默檢討、認真思考如何避免同類錯失。

香港沒有自動復牌機制,停牌期後可以申請復牌。復牌聆訊排期往往再蹉跎數月至半年不等。申請人須於復牌聆訊時就自己如何合適再當醫生向委員會陳述。復牌聆訊是一個閉門會議,因為不是要重開早已結案的舊事,既非揭醫生的瘡疤,更非要在病人或家屬的舊傷口上灑鹽,其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看看申請人在醫學知識和品格上是否一個合適擔當醫生的人選。舉例說,停牌期間的進修可以佐證申請人嘗試充實醫學知識的不足;宗教或義工團體領袖的親身接觸和觀察也可作為品格證明。

委員會即使批准復牌,也可加入執業條件,例如要求復牌醫生於指定時間內修讀若干指定課題的持續醫學進修課程,又或接受監察員不時到診所檢視,務求確保醫生不再犯錯。

社會上有說醫生既然犯錯,傷害了病人,行醫行列就容他不下;至於錯誤與病人死亡相關的就罪加一等。願意為病人進行大手術醫治重病的醫生,面對的風險定必巨大,併發症是否發生也非醫生可以控制。即使併發症源於醫生一次疏忽,亦不等於罪大惡極。

對於唯利是圖、心術不正的人,確是天理不容,理當永久除牌,但畢竟這是極少數的人。至於大多數一時疏忽的醫生,經過停牌的懲處之後,只要認真檢討、真誠悔改,我想還是應該讓他們重回醫生的行列,一起服務病人。假如你遇上那位被投訴的醫生同事的話,勞煩轉達。

 

祝 工作愉快!

哲玄

2018年11月17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鄭婉薇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