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中大社工學系副教授 黃洪
2018-11-24

平叔:

你好!自從你每年有一半時間回內地居住、一半時間留在香港,我見到你的機會較以前少了。但我在看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的有關報道時,仍見到你的身影。你沒有因為政府推出優化長者生活津貼,而放棄繼續爭取全民退保。你的毅力和信心遠勝我們年輕的一輩。

政府剛剛公佈2017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指出於2017年香港貧窮人口為138萬人,貧窮率亦上升至20.1%。政務司司長張建宗的評論是「反映香港的整體貧窮情況大致平穩,政府的扶貧成效有所增加」。可是,事實是於2012年貧窮人口是130萬,貧窮率是19.6%;這五年來兩者都呈基本增加的趨勢,是成立扶貧委員會以來的新高。

報告也有提到長者貧窮。在2017年,政策介入前長者貧窮率為44.4%,較2016年下跌0.4個百分點;經恆常現金政策介入後,本港有約34萬名長者被界定為貧窮,貧窮率為30.5%。政府表示經介入後長者貧窮率重回2013年的較低水平,是顯示長者生活津貼優化措施的扶貧成效。我相信你很有可能不會同意這說法,因為你有切身體會。身為在香港領取綜援的長者,為什麼要長期有一半時間回內地生活?就是因為長者綜援的金額偏低,你們面對上升的物價,生活捉襟見肘,所以才會回內地生活。

       政府單用貧窮率下降來說明扶貧政策有成效是偏頗的。除了長者貧窮率之外,我們亦要留意長者貧窮人數及貧窮差距的變化。2012年扶貧委員會成立,我們以此為界來分析。首先,以介入前長者貧窮人數計,2012年為38萬8千人,至2017年增至49萬5千人的歷史高峰,五年間增長10萬7千人。若以現金介入後長者貧窮人數計,2012年為28萬3千人,增至2017年34萬人的歷史高位,五年間增長4萬3千人。無疑,長者貧窮人數的增加幅度雖然有所減低,但貧窮長者的總量在介入後仍然出現明顯上升。

五年內貧窮老人人口增加4萬多人,還可以說長者扶貧政策很有成效嗎?較中肯的說法是:政府的長者扶貧政策只能避免長者貧窮率進一步上升,但未能控制長者貧窮人數的增加。面對愈來愈多長者跌入貧窮的生活之中,政府應引以為戒,引以為憂,而非為長者貧窮率下降而沾沾自喜。

        此外,我們亦要檢視貧窮長者住戶的平均貧窮差距。貧窮差距是指住戶入息與貧窮線的距離,距離愈大表示貧窮程度愈高。參看報告內容,在計算了綜援、生果金、長生津等津貼後,長者住戶的收入與貧窮線的平均距離,於2012年為2500元, 2014年升至2900元, 2016及2017年更升至3100元的歷史高位。可見政府政策愈扶愈貧的說法,對於貧困長者來說是有根據的。

更令人氣憤的是,為了顯示扶貧措施的成效,政府以搬數字的手法來減低2017年的貧窮率。政府將在2018年6月才實施的高額長者生活津貼以及在2018年4月才實施的職津,計入2017年的住戶收入。試問未來的入息又怎可能解決現時生活之困呢?可見政府只視貧窮為抽象的數字,缺少對貧窮人士真正的理解、尊重和關心。

平叔,貧窮長者的人數的及貧窮程度仍然持續增加。長者還是愈扶愈貧。要徹底解決長者貧窮問題,我們便要繼續爭取全民養老金,不能亦不應放棄!

 

黃洪

2018年11月24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鄭婉薇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