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城大公共政策學系教授 李芝蘭
2018-12-29

城大公共政策學系教授李芝蘭 ── 冀香港為中國持續發展提供新養份

*標題由編輯所加

 

秀麗姐:

1978年冬天召開的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拉開了中國開放改革的序幕,當時我剛升上中六,年輕的我未能意識到這場改革,將對我、對我身處的香港、對於整個中華大地、乃至整個世界,會帶來如今天所見的巨大影響。

大學畢業後曾在香港政府工作,之後離職到倫敦進修,正值1989年的秋天,博士論文的題目正好就是一直牽動人心的中國中央及地方關係。之後幾年,為了搜集研究資料,我經常返回內地,記得90年代初的中國依然百廢待舉,對我一個外來人,那怕只是買簡單的日用必需品也不是容易的事。轉眼間,開放改革進入40周年,今年也是我在大學教書及做研究的第23年了,國家早已今非昔比,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系。儘管近期國際上出現了對中國發展的種種議論,這成績客觀來說的確是舉世公認的。

與此同時,香港經濟總量相對全國的佔比愈來愈輕。1993年,當年開放上海浦東新政策正式實施,香港GDP佔全國比重為百分之二十七,到2017年, 香港佔比下降至百分之二點九。在這樣的背景下,開始有一種論調用簡單的算術邏輯認為香港對於中國的價值已經所餘無幾了。抱持這觀點的除了有不少內地人,我在內地調研或開學術會議時偶爾也會聽到,但也包括部分香港本地人和社會輿論,都令我感到要多做一點分析和分享了。

去年我在香港城市大學成立了香港持續發展研究中心,工作的一個重點是中國的一帶一路政策,在研究過程中,我發現眾多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對於中國的看法都不算正面。按中國的說法,中方已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及物力,但為何仍然得不到國際社會,甚至是收受一方的尊重呢?我一直在思索這個問題。

中國在國際倡議的一帶一路工作困難重重,最根本的原因,可能就是「内功」要練得更好。舉例來說,中國建設鐵路的技術近年已走在世界前列,但涉及的收地安排、環境評估、招標、以及完工後的營運,這種種有關治理文化和管理的「軟實力」,多年來直至今天仍然為人詬病。中國企業在外面這些方面做得不夠好,在國內其實也存在類似的種種問題,譬如不時傳出一些工程項目誘發民間維權的消息。

已進行40年的改革目前已進入了深水區,對這點國家領導層其實都應該已經意識到,經濟這個餅做大了,如何更公平、公正、公開地分配經濟成果,便成為更重要的課題;人民亦極其希望建立一個互信、大家守望相助的社會氛圍,這樣才能安心享受勞動得來的收穫。這些都不能夠再單靠經濟層面來解決,需要文化,社會及治理層面的配合發展。

改革1978年啟動後,香港在企業改制、土地買賣、會計審核等多個方面,為中國建設有特色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系」作出了廣泛的貢獻。展望將來,香港中西交匯的國際化環境、公正獨立的司法體系以及活躍的公民社會,仍然可以為中國的持續發展提供新的養份。如果香港今後能夠繼續在多元社會治理和制度創新方面作更多的探索,我相信除了對香港本地發展有立竿見影的作用,亦必有利國家的長治久安。

秀麗姐,二十世紀中國的戰亂使我們一家人分散各地,嫲嫲和你們留在上海,我父親和伯父來了香港,一家人各自在不同的社會環境忙碌打拼。我們多年不見,雖然生活習慣和工作方式都不太一樣,相信大家的心願都是共通的,即希望隨心隨意地生活,並為年輕一代塑造更能發揮自身潛能的環境。再過兩天,新的一年又來了,讓我們繼續努力,遙遙互勉。

謹祝願你及家人新年進步,身體健康。

 

芝蘭

2018年12月29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監製:鄭婉薇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