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榮休教授 關信基
2019-04-27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榮休教授關信基──佔領運動對香港民主進程貢獻在於呈現嚴肅、真情、無私

弘毅您好:

任重我兒,我們曾討論過2013至2014年香港行政長官的政治運動,它最後變成佔領中環,「佔中」遭警方鎮壓而轉化成雨傘革命。最近香港政府提出控訴,法庭依賴一條不合時宜的條例裁定涉案份子有罪,判處不成比例的刑罰。

 

你也是熱血青年,愛港愛國,關注世事。 可知道今天有看法說 - 香港青年已經遠離政治參與,只顧自己的利益,例如為美好的社會流動努力,卻不關心公共事務和社會問題。學生政治冷感,大專學生組織一般都日趨渙散。學生會不時斷莊或發生派系鬥爭,不同院校的學生會難以合作,風花雪月的活動眾多,甚至有創新表現,但政治、經濟或社會問題的深耕與批判則乏善可陳。反而網上流傳戲言說,正義並沒有客觀標準,它的反面不是邪惡,而是別的正義。對嗎?

回到正題,佔中是否正義行為?行為背後的理念「公民抗命」是否正義的理念?「公民」跟人民和國民有何分別?公民和民主的關係又如何密切和重要?這些問題都和香港的民主進程息息相關。有令人滿意的解答才能正確地判斷法庭的結案判罰的正當與否。

「公民」跟人民和國民有何分別?國民是擁有某一國家國藉的人,人民是活在國家裡的人,包括非國民。公民是活在任何人際關係或社會中的身份,包括「私」的層面,與「公」的層面。人一般都是自私的,但當考慮到別人,而願意自己吃虧,這是「公」的表現。正如母親通常能為兒女的利益而犧牲自己,就是家庭內的「公」與「公民」的表現。

北大饒戈平教授認為「公民抗命」最大的問題是,以反抗者的主觀意願作為標準和違法理由,容易造成法制的不穩定和社會混亂,因為國家最高權力機關常設機構所作的決定,不容挑戰,而且「831決定」完全依據香港基本法第45條而來,其正當性、合法性和具體的法律依據都來自基本法,如果挑戰「831決定」,否認其有效性,就等於否認基本法45條的有效性、正當性和合法性。那麼,所謂「公民抗命」的正當性就應該受到質疑。

饒戈平談的是法律的正當性問題,依法有據就是正當的,這是「實在法」的理念,凡是立法機關,政府部門,甚至社會團體都可以制定法規。其正當性取決於立法程序是否符合更高的、實在的規定。這種正當性只考慮程序和期待效果,是「依法治國」,並非「法治」的理念,是威權或極權政體的慣技。問題在於「實在法」和「依法治國」的操縱者是凡人,有誤判的時刻,更有饒戈平教授上述「主觀意願」的問題。因而必需有一種更高位的「法治」理念,來平衡「主觀意願」的弊端,來驗證「實在法」的正當性。

法治理念的基礎在於對人性看法和怎樣的社會能符合人性生活。人性帶出「人性尊嚴」的假設,否則「非人生活」會變成可容忍的。如何才能有「人性尊嚴」?首先要有命運自主。佔中九子行為的出發點是為了爭取香港人的命運自主及自行管理家園的權力,命運自主也是民主運動正當性的最終依據。而佔領運動對香港民主進程的貢獻就在於,嚴肅、真情、無私的呈現。

爸爸

2019年4月27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主持: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編導: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