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教授 陳文敏
2019-05-04

靖欣:

妳近日正忙於應付公開考試, 知道妳對自己要求很高,但不要給自己帶來太大的壓力,要多注意休息。可惜爸爸身在八千里外,不能陪伴鼓勵,就只能給你默默的支持和祝福。


 

前兩年暑假回港時,我給妳一個專題研究項目,以文字和攝影去描述妳眼中的香港。當時妳選擇了貧富懸殊作為主題,妳敏銳的觸覺令我大為欣賞。妳看到土地是引致香港貧富懸殊的一個主要原因,但妳在新界又看到有不少棄置的土地,我那時告訴妳香港不是沒有土地,只是長年缺乏規劃,而土地短缺其中一個原因是政府在丁屋政策下預留了大量土地給新界原居民。在今時今日,丁屋政策明顯不合時宜,香港亦無力無限期承擔這項政策。不過政府一方面不願意觸碰這些既得利益,又擔心廢除丁屋政策會抵觸《基本法》規定,寧願填海與建人工島。

那時我已告訴妳這只是藉口,而近日法院便就這問題作出判決。《基本法》保障新界原居民的合法傳統權益,法院認為,傳統權益是指那些可以追溯至1898年的合法權益,於是,丁屋政策是否屬於原居民的傳統權益,便要視乎有關權益能否追溯至1898年。所謂丁屋政策,是指政府在1972年落實對新界原居民的土地政策。這政策其實包含兩種不同的權益,一種是原居民在其擁有的土地上免補地價興建丁屋,這主要適用於舊契;另一種則是向政府申請批地,在原居民鄉村或附近的指定範圍內興建丁屋。

控辯雙方均向法院提交詳盡的專家報告,詳述在租借新界前後大清律例、中國習慣法和殖民政府訂立的《新界條例》如何釐定當時的土地擁有和使用權。法院最後裁定,原居民在其擁的土地上免補地價興建丁屋的權利可追溯至1898年,故屬新界原居民的合法傳統權益。但向政府申請批地,則最多只能追溯至1908年政府於新界村落出售土地的政策,但這政策沿用幾年後便終止,直至戰後改為以拍賣形式出售土地。但由於原居民每次均協定只有一人出價,拍賣成為變相批地,後來政府便索性將拍賣改為以私人契約批地,並在1972年將這政策納入丁屋政策。這私人契約批地政策的目的是在鼓勵村民建其居所和改善村內衞生環境,而非承認原居民的權益,因此這部份的丁屋政策,法院認為並不屬於傳統權益,不受《基本法》的保障。

政府一直認為丁屋政策受《基本法》的保障,為應付私人契約批地的需求,政府在新界預留了大批土地。在1972年至2018年6月期間,政府共批出超過一萬份私人批地契約。根據法院的判詞,私人契約批地只是政府的政策,政府可以隨時作出更改而不會違反《基本法》。法院的判詞釋放了新界大量的土地可供政府規劃和使用,令整體社會受惠。

丁屋政策還有不少不合理的地方,例如原居民無需居住在原居民鄉村亦可享受這政策的優惠,於是不少移民海外多年的新界原居民仍然可以受惠。當年的傳統的目的是保證這些丁屋能保留為氏族財產,但根據審計署的報告,今天大部份原居民村落早已沒有原居民居住!再加上只有男丁才享有丁屋的權利,這亦有違今天性別平等的權利。

由於涉及大量的土地利益,相信原居民會提出上訴,亦因年代久遠,1898年時的政策是如何,有一定的爭議空間,最後可能要終審法院作出定奪。雖然《基本法》的最終解釋權掌握在人大常委會手中,但原居民的權益完全屬香港的內部事務,在一國兩制的原則下,人大常委會不應行使解釋權。而且當中涉及複雜的本地法律和政府多年的土地政策,人大常委會亦不宜插手干預。

早在2005年, 我在《香港憲法論》一書的初版便已提出相同的論點,只是政府14年來視而不見。法院的判決確認了我當年的論述,並且為新界土地鬆綁,餘下的便要看特區政府是否有政治魄力解決這燙手山芋!
 


父親字
2019年5月4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主持: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編導: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