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中大新聞與傳播學系退休教授 馬傑偉
2019-06-22

大新聞與傳播學系退休教授馬傑偉 -- 年輕人非被誤導 盼在香港活得有尊嚴

趙雲:

兩年前,我寫了篇專欄,題目是「香港遺民」,自言面對社會亂局,不必執著於經世治亂,活好自己的生活就夠了。你讀完很生氣,寫了一篇長文回應。還記得那個星期日早上,女兒大聲笑說:「有人批評你呀,報紙全版!說你退休上岸,還叫下一代不要作無謂對抗,十分不負責任!」

 

起初看趙雲這個筆名,還以為你是個男孩,直到你來我家吃飯,才知道你是個女生,以前是港大社會學系吳俊雄的學生。你在文章裡說,就算時不我與,仍要身體力行,將香港精神在民間傳承下去。

很感謝你和一群年輕人,兩年前成立了民間組織「酒精沙龍」,隔兩星期聚會一次,還邀請我參加,讓我認識很多二、三十歲的朋友。上星期五,6月14日,金鐘出現激烈衝突之後兩日,在深水埗合舍,我們舉行了第43次沙龍。Sampson在會上介紹我,是在研究他們有甚麼實質行動,答案是,飲酒清談,並沒有做實事。其實我不是來研究什麼,我的參與,是為了給自己打氣,認識一群努力要在香港活得好,活得有尊嚴的年輕人,對我來說,每次參與都是提醒自己,香港人仍然對美好生活有所追求。

清談不做實事的沙龍,其實意義甚大。那天晚上,外邊風高浪急,我們在深水埗一條昏暗的街道,有這樣一個明亮的小店,很多人都在衝突現場,帶回來催淚煙與胡椒噴霧的赤痛經歷,目睹比自己還小的中學生在煙霧之中,勸不勸止?參不參與?大家充滿內疚、猶疑與爭扎。一整晚的沙龍,除了眼淚、懺悔、提醒、打氣之外,還有很多豐富的觀察和笑話。少年人的勇氣與堅持令人驚訝,但他們會在群組說,我在「太古城」,其實是在「太古廣場」,又說,「警察開槍,快跑」,卻沒有說自己在甚麼位置。我身邊不少五十歲以上的成年人,很多都認為青少年容易被誤導。但在沙龍裡大家都觀察到,今天少男少女十分小心,對各種資訊都有懷疑,再三核實來源,敏感的話不會在Facebook、IG分享,而轉用加密的Telegram。我見到少年人搭地鐵,寧可排長龍買票,而不用個人八達通,免留行蹤。

從你們得知甚麼叫做「小衝衝」,就是不打算被捕,不打算受傷,但又不想只是旁觀。我相信不少年輕人,甚至我這樣年紀的,看見政府堅持己見、漠視民意,都希望自己不只旁觀,也不想遊行表態之後,就回家了事,所以有信徒唱聖詩,有媽媽群組搞集會。「小衝衝」不是勇武衝擊,也不是被動的單純表態,希望以後在沙龍裡,大家再深入探討社會運動的新變化。

趙雲,這些年,我們經歷失望、憤怒、哀傷,也有時會激動地喊口號,有時苦思而不見出路。沙龍只談風月,評彈時事,喝一晚酒,看來沒做過甚麼,但一群看似陌生又熟識的朋友,走在一起,有種同路同行的群體感受,已經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我們因為一篇文章而認識,走進了這個看似沒有組織的網絡,交織在香港社會巨變之中,對我來說,是你間接送給我的一份退休禮物。

你邀請我在第一次的酒精沙龍分享,題目我還記得,是魯迅引匈牙利詩人的一句:「絕望之為虛妄,正與希望相同。」社會就是無數人生的交疊。人生漫長,有起有跌,在時勢最絕望的時候,人總也要勇敢生存。在看似有突破有希望的時刻,也要知道在悠長的人生,不會一帆風順,香港仍有很長的路要走。

很高興能認識你,兩年前你對我的批評是對的,我不必退隠在私人的世界。「香港精神」,要你和我身體力行的傳承下去。

馬傑偉

2019年6月22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主持: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編導: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