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霑與香港的本土性》 撰文︰港大社會學系副教授 吳俊雄
2014-05-19

自由風自由Phone【公民社會】系列︰《黃霑與香港的本土性

撰文︰港大社會學系副教授 吳俊雄

 

黃霑是本港流行文化重要的創作人,所以研究他的作品,就能回顧香港人幾十年來細聽過的聲音、閱讀過的文字及於電視上看過的重要畫面。

 



例如,他在1970年代,為香港家計會撰寫廣告歌「兩個夠晒數」,這一曲標誌着香港由人口多變人口少,由一個頗為傳統的社會變成摩登社會的轉折點,短短數字,捕捉了整個香港對於生育及生活的態度。他的電視主題曲更訴說了香港人心情。例如電視劇《家變》中的一句,「變幻原是永恆」,就可算香港人的主題曲,反映港人身處此地的生活形態,何謂「變」與「不變」。

 

除了捕捉,他的作品也帶領大眾的想法。香港於49年至60年代的本土意識並不強,直至60-70年代,有一群創作人以粵語創作,藉本地化語言、本地化氛圍呈現感性,將市民的生活點滴聚焦成作品,作品再流傳,帶頭將零散的想法匯聚,例如《獅子山下》。換句話說,黃霑及他那一代創作人催生了「本土意識」:知道自己原來「同坐一條船」,知道為這條船着想,如何在同一條船上共事,帶動了「香港人屬於一群人」的意識。

 

有趣的是,黃霑的身世及作品相對於「本土意識」,有一層微妙的關係。他自49年來港後,當時8歲的黃霑不情不願卻要無奈留港,往後十多年皆在思考怎樣回去內地。直至80年代,他的文章風格才開處轉變,處處透露「我愛香港,天經地義」。即使如此,他對中國的感情依舊強烈,例如他家中的藏書大多是中國的詩詞、古文、哲學,翻閱最多的,不少是五四時代的文學作品。因此,七、八十年代中國開始改革開放,他採取「疑中留情」的態度,儘管對中國諸多批評,也很反共,同時卻不會一刀切認為中國全都是壞的。所以他所催生的本土意識是複雜的,是背負着種種中國文化、歷史、地理,甚至管治的矛盾與牽掛,去講香港的心情。

 

他和他一代的人,對於「本土」及「大陸」、「南」與「北」的對立,是個複雜的混合體,既愛且恨,既想分離又同樣又覺得一定要融合。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