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萬八千里《國際追蹤》:伊朗女性需摘下頭巾嗎?
2014-05-24

伊朗女性的頭巾近日再次成為焦點。一位流亡英國的伊朗記者,於FACEBOOK上開設一個名為「我的秘密自由」專頁,短短10天就有超過14萬次點擊,很多伊朗女性於專頁發佈自己在海灘、公園、村莊等戶外公共場所摘下頭巾的相。有女性留言說,女性應該有權利選擇是否於公共場合戴頭巾。還有人戲稱伊朗夏天很熱,但宗教人士還要求男性不可穿短褲,女性又一定要穿到密密實實,實在太不人道。



伊朗九成以上人口都是什葉派穆斯林,什葉派婦女一般戴頭巾,不露出秀髮,但不用帶面紗。即使是最傳統保守的伊朗婦女,都只是全身黑袍,可露容貌。但隨著伊朗社會愈嚟愈開放,特別是互聯網普及和社交網絡興起,不少年輕人開始認為穿甚麼衣服是自己的自由,政府不應干涉。


上世紀70年代,當伊朗還在國王巴列維統治之下,首都德黑蘭曾經被稱為「東方巴黎」;當時伊朗女性衣著開放,伊朗王妃甚至被巴黎時裝界推崇為先鋒和模範。由於巴列維國王得到美國扶持,令國內的宗教情緒被淡化,來自西方的酒吧、時裝與荷里活文化散佈於伊朗街頭。


直至1979年一場宗教革命,流亡國外宗教領袖霍梅尼推翻巴列維國王,建立一個伊斯蘭共和國,東方巴黎就逐漸褪色。對伊朗什葉派穆斯林來說,霍梅尼是一個苦行禁慾的精神領袖,他摒棄了所有西方價值觀,以可蘭經為至高法律,令伊朗回去中世紀的政教合一。他要求伊朗女性嚴格遵守衣著規範,完全禁止暴露面和手以外的身體部位,更不可炫耀身材與飄逸長髮,於公開場合要穿傳統的黑色長袍與頭巾;嚴禁與陌生男性有肢體接觸。
面對近年的頭巾爭議,溫和派總統魯哈尼採取擱置爭議的態度。魯哈尼要求宗教警察對民衆的穿著方式要沉得住氣,保持寬容。他曾公開說過戴不戴頭巾是一個道德問題,但無人可以譴責不戴頭巾的女性不道德。不過他亦都無明確支持女性可以不戴頭巾出入公共場合。


但改革派和溫和派明顯處於弱勢。伊朗總統亦不是真正「話事人」,他在革命衛隊以及其他實權部門影響力微。相反,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才是決策者。伊朗宗教保守勢力非常強大,部分教士階層,對社會日漸西化保持高度警惕,經常警告總統不要走「太遠」。早前,一些極端保守的伊朗婦女穿黑袍,於德黑蘭示威,要求當局加強衣著規定,針對隨意露出頭髮的女性。

有記者發現,今次參與「我的秘密自由」希望摘下頭巾的伊朗婦女絕大部分生活於大城市及自由貿易區,這些相對開放的地區,甚至有參與者生活於西方國家。但六、七成伊朗人都居住農村和偏遠鄉鎮。當地民眾十分支持遵守伊斯蘭衣著規範。如果一個女生袒露秀髮,於街上行走,不用等宗教警察行動,當地婦女已經會將她團團圍住了。
愛美乃人之常情。拒絕戴頭巾和要求戴頭巾的,其實都是伊朗婦女。幾十年來,伊朗社會開放同保守之爭從未停止,這場鬥爭相信於可見的將來繼續下去。

「我的秘密自由」facebook 專頁

專題分類:國際追蹤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