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20190831】 港大教育學院榮休教授 程介明
2019-08-31

港大教育學院榮休教授程介明——讓學校成為可自由呼吸的綠洲

標題由編所擬

 

林校長:

下星期就開學了。大家渡過了一個沒有人開心的暑假。暑假結束,回到學校,與暑假前比較,也許大家心情都不太一樣。

以往,在香港是真正的多元社會。無論對什麼事,每個人可以有自己的意見和立場,大家毫不介意,愉快相處。就像一張彩色照片,燦爛多姿。今天,這張彩色照片,彷彿變成了黑白照片。不止如此,而且忽然之間,社會上,變成了非我即敵的對立。這個暑假,這種政見的黑白分明,又變質變成了暴力抗爭。真是: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林校長,我也做過校長。我總覺得,社會的大環境,我們沒有能力去改變,但是學校這個小環境,是我們校長和教師可以塑造的。就像我們不能使得天不下雨,但是我們可以在雨傘下,繼續走路。

現在的大環境:社會撕裂。不是貧富之間的撕裂,也不是年齡之間的撕裂,而是朋友之間、同事之間、甚至家庭之內,嚴重的撕裂。然而,在校內,同事之間,完全沒有理由要反目成仇。

這個撕裂,當然,社交媒體起了很大的作用。人人都只相信符合自己的信息,人人都在編織自己相信的故事。這些故事,越來越脫離事實,但是幾乎每一個人,都覺得自己的故事是最真實的故事,深信不疑。更重要的是,來自不同角度的信息,都在散播仇恨。

教師之間,一定會有分歧的意見,甚至極端相反的意見。我覺得,要承認這些分歧的存在。假如我是你,我不會去維護任何一方、譴責任何一方,雖然我也有我自己的見解。為什麼?就是因為他們是我們的同事,是我們共同奮鬥的隊友。他們不是敵人。在學校裡面,沒有楚河漢界,有的只是大家一時的看法不一樣。

不管大環境如何惡劣,學校的責任,不在於解決政治紛爭。我們有更長遠的使命,我們有學生的未來。我們的共同使命,應該可以讓我們不同的政見、不同的政治立場,平靜共存。因為,學校不是政治的戰場。學校裡面,沒有政治訴求的對象。

林校長,假如我是你,不會要求老師中立,我會期望他們尊重不同的政見,讓學校成為一個擺脫仇恨的,包容共融、“和而不同”而環境。我們不指望學校成為政治的沙漠,但是我們期望在暴亂的大環境之中,學校成為一片可以自由呼吸的綠洲。

假如有學生提出罷課,希望與他們詳細解釋,要明白學校不是他們滿足訴求的場所,也要尊重其他的意見不同的老師與同學。就是因為社會不穩定,學校更加要給同學一個相對平靜的地方。希望他們明白,學校沒有任何“鎮壓”的意圖,只要遵從校規,他們有自己的自由。

假如有家長、校友、政客,登門要求學校依從某種政治立場,或者從事某種政治活動,我也不會與之對抗,而是耐心告訴他們,學校不是一個政治場所。耐心說服他們,學校裡面,教師、學生、家長、校友,都會有不同的政見,但是學校是他們得以和平共處的一個空間,懇求他們讓學校塑造這樣的一個空間。

告訴他們,學生將來會感謝我們!

林校長,相信你會同意,學校沒有政治表態的義務,也沒有政治表態的權利。學校不作政治表態,不是因為政治原因,不是一種政治表態。

我也接觸了一些其他校長和教師。他們都覺得,就是因為社會環境惡劣,我們的責任就更大:就是讓學生在這種特殊的社會環境下,學習正面的人生態度。這裡是我歸納的四點:

第一、提倡互愛,擺脫仇恨。就是因為社會撕裂,學校不能撕裂。學校裡面沒有敵人。

第二、提倡包容,尊重分歧。學校沒有責任和能力去消除分歧,但是大家都在學校這條小船上面,需要一起努力,共渡難關。分歧而互信,學校是做得到的。

第三、相信事實,譴責捏造。不隨意相信不明來歷、沒有把握的信息。不傳遞沒有證實的信息。不遮瞞任何事實,不為維護自己的信念而捏造事實。

第四、相信和平,反對暴力。社會上雖然有 “違法合理”的說法,但是不傷害別人,不作沒有意義、沒有目的破壞,仍然是法治的最低底線。

林校長,您比我有經驗,相信您的想法,比我更有深度。

祝願您開學和平、順利!

介明

2019年8月31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主持: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編導:陳顥之、陳亮均、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受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