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站CCTV】私隱專員:如非為辨識身分 公開閉路電視不用模糊樣貌
2019-09-11

問:港鐵表示理解到公眾關注太子站當晚情況,因此公開截圖,而截圖將月台上乘客的樣貌模糊,用作平衡公眾關注及私隱問題,你同意嗎?

黃繼兒:截圖中,人物樣貌是否模糊其實不是最重要,當然這是一個方式,是一個較謹慎的方式。最重要是收集資料的目的是什麼,如果目的是觀察人流情況、或是保安,乘客的樣貌及身分是完全不重要,這就如新聞報道中拍攝過馬路、人來人往,面貌都好清楚,因為收集目的不是用作辨識人的身分,因為這些人的身分對攝影的人或收集的人是不重要,所以不模糊都不緊要,如果目的不是用作辨識身分。再者,不少科技界人士均指,即使模糊都可以復原,因此這不是最重要的考慮。

 


問:今次港鐵決定公開截圖,所講的目的是回應公眾關注,這與當初搜集乘客面容,目的未必與本身一致,這是否有私隱考慮?

黃繼兒:當日在港鐵站的事件,事實掌握得未齊全,大家現時對事實都未清楚,我們不要單看這事件,我解釋一下原則性保護私隱的情況,如果搜集個人資料的目的,是要用作知悉一個人的身分、購物習慣等,而這個人的「身分」是很重要,這個就是收集個人資料,於是就展開整個「個人資料生命周期」,我們就開始要保障。
《個人資料(私隱)條例》之內是有規定,主要是有6個保障原則,保障由搜集到儲存、使用、保安、查閱、透明度,這些我們是有規定,因此何時開始要考慮條例規定,首先要決定是有否收集到個人資料,該個人資料是否很重要,以及是否指定要看一個人,然後作出追蹤,這才是我們要保障該人的私隱。如果一個人在街上行走,他的身分是如何亦無關係,這樣我們不需要啟動私隱保障原則,因為這人的個人資料是不重要。

 

問:以今次事件為例,港鐵在搜集時,表示用作人流管理,與現時就事件澄清的目的不一

黃繼兒:沒錯,如當初有嚴謹指引,如哪些人可以看、保存多久,有一個清晰指引,目的不是用作顯示有什麼人來過,而是人流、公共安全情況,這沒有涉及個人資料私隱問題。

 

問:所以公開都不涉個人資料私隱問題?

黃繼兒:沒錯。那何時會涉及呢?如有個人表示自己當時在場,想查閱自己個人資料,想查看錄影到自己當時正進行什麼活動,這就啟動了(涉及個人資料私隱問題),因為有特定個人資料及身分,他就有權與港鐵或該機構取回有關的個人資料,查閱情況,但其他人就不可以代勞。

 

問: 換句話說,港鐵是不用將乘客樣貌模糊,因不涉及私隱?
黃繼兒:如果其目的不是用作辨識一個人,就不用模糊,很多專家都指模糊化後都可以還原,情況如高解像或低解像的錄像,或將名字、身分刪除,在電腦上科技上都可以還原。現時最重要是如何保障同尊重個人資料,除了我們的規定外,仍有很多良好行事方式。模糊當然可以避免尷尬情況,有人或不想樣子出現,但若有關目的保障個人目的不是用作辨識,是不需要遮蓋、隱藏,我常舉一個例子,大家在電視上見到人群行來行去,亦沒有模糊樣貌,誰人行過,對電視台是不重要。

 

問:港鐵多次以私隱考慮為由,拒絕公開閉路電視片段,是否表示私隱考慮不成立?

黃繼兒:由於我對事實掌握不完全,我只是說明私隱條例下的規定,它(港鐵)當然是有個原因去做一些私隱保障工作,但這些原因是否法律上規定呢,我只可從法例上去解釋有關規定。

 

問:港鐵決定公開閉路電視片段截圖前,有否徵詢公署意見?

黃繼兒:照我的紀錄,是未有。

 

問:港鐵指,閉路電視片段收集有嚴謹指引,要有既定程序,獲授權人員才可查看閉路電視影像,根據一般指引,用閉路電視時有何指引及程序?或是什麼授權人士才可查看?

黃繼兒:有指引是好,我們鼓勵每一個機構,收集個人資料的時候,有清晰指引,不止給予同事,亦要給受影響人士都知悉指引。透明度對每一個機構的信譽是很大影響,因此我們經常鼓勵機構盡量透明,將指引及政策公諸於世。如要收集個人資料,而這個人資料的身分是很重要,應要有足夠通知,告之受影響人士正在進行收集工作,現時很多公共場所,如醫院或屋邨,都會寫明正在收集個人資料,指引是寫了要通知受影響的人,而儲存多久在法律上沒有規定,法律是規定如達到目的後就要刪除資料,因此儲存期不可長過達到目的後,至於如何使用,開始時已告之目的,使用情況是要與目的一致,如用作其他目的,就要先得到當時人同意,如未有同意則是違規。

 

問:港鐵公開閉路電視截圖, 如有乘客見到容貌公開,覺得港鐵不當收集個人資料,可否提出反對?

黃繼兒:有廿年左右的案例提到,這個情況(公開乘客容貌)是無收集個人資料,例如沒有寫您的名字,(與條例)無關,現時沿用法例亦一樣,正如的士司機上裝有錄影設備,要清晰告知,如果你又錄音同時錄影就構成辨識個人身份,如單單錄影或錄音亦未必是(構成違反私隱條例),這是一個案例我們沿用至今。
如你有違規,亦要看法例上有無豁免,如特殊情況、偵查刑事罪行、防止罪案,就是違規下都可以豁免責任。

 

問:是否即使港鐵公開整條閉路電視錄影片段,亦不存在私隱問題?

黃繼兒:不存在違規的責任問題,如公開是為了公共利益,包括偵查案件,防止罪案發生,或有人申請法庭命令,條例亦規定如法律程序進行中,拿到法庭命令,是有豁免,但只可以用於與有關命令,不可以一般性地用,如法庭需要資料作考慮,只可這樣(使用),不可以公開或給傳媒看。

 

 

 


【自由風自由 Phone】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

星期一至五 17:00-20:00

主持:陳燕萍、區家麟、陳景祥、陸宇光

監製:陸宇光

編導:高福慧、陳顥之、王磊

製作團隊:何立彥、蔡君穎

專題分類:新聞熱話
發表評論
意見



看不清楚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