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不由己:家務工的那些年
2014-06-05

* 此專題獲「2015紐約節廣播節目大獎 報導/人性故事 銅獎」及「第十九屆人權新聞獎中文電台報道 優異獎」。

監製:林嘉瑜
編導:袁梓珮
採訪:張璟瑩

 

2014年,全球大約有5200萬名家務工,當中約四成於亞洲區工作,主要來自菲律賓、印尼及泰國。家務工為輸入地提供廉價勞動力及巨大經濟效益。2013年,聯合國國際勞工組織發表報告,顯示全球各地家務工普遍面對多種剝削。

國際勞工組織於2011年通過家務工公約,以保障工人的權利。然而,目前只有14個國家批准該公約。

印尼藉家傭Erwiana懷疑被虐待事件引起國際關注,《身不由己》節目記載香港及世界各地家傭的辛酸:有人要與雞隻同眠;有人被僱主覺視為帶菌,不得使用浴室;有人飽受肢體暴力;有人為支付中介費,債務纏身。報道亦分析了全球家務工容易被虐待和剝削的原因。



索羅門:我是索羅門‧諾薩普。有些主人很善良。

主人:索羅門,多謝你,我知道你懂得拉小提琴,我送一個小提琴給你,希望它可為你帶來歡樂。

索羅門:有些很殘暴。

主人:你採的棉花不比昨日多,給我拉出去鞭打!

索羅門:有些奴隸食得飽,穿得暖,活得自在;亦有些衣衫不足,三餐不繼,悲慘悽涼。我們的社會制度居然容忍奴隸存在,足以證明這個制度慘無人道,不公不義。我會說是制度殺人。

 

索羅門‧諾薩普本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紐約公民。1841年,他在華盛頓被綁架,賣做黑奴,直至1853年獲救。在百多年前的美國,黑奴是社會廉價的勞動力。

 

索羅門:每100個奴隸中,幾乎99個都清楚自己的處境,但他們對自由的熱愛,不會比主人少。

「我是阿釘,我是泰國人,在1991年到香港做家務工。第一日上班他便罵。我問朋友他是什麼意思。朋友說是粗口,真的很難聽,我心裡十分不舒服。為什麼他要這樣跟我說話?我根本沒有做錯事。」

「老闆的屋有3層,第4層是天台。他在天台弄了3個雞籠和1間房間給我。我差不多是和雞隻一起睡,因為雞籠在旁邊。房間沒有冷氣,只有一個細小的風扇。在颱風季節,雞糞真的會吹進房間裡,弄得我又瀉又嘔,病了2次,進了醫院2次。」

「出院後,回到家中,真的沒有力氣,他又要你做事。沒有力氣,動作當然會慢,他也罵,還會說粗口呢。我病了也要休息,我真的哭了出來。」

「他把你當成一個奴隸,不給你進食時間,又跟雞隻一起睡,又罵你。我真的想辭職。」

「當初我是借別人的錢來,交給介紹公司的金額差不多萬多元港幣。我欠人錢,加上我的女兒要讀書,我有3個女兒。無論怎麼辛苦,老闆如何對待我,我也要捱下去。」

 

索羅門:我不只想生存,我要自由的人生。我不會陷入絕望的深淵。我會懷抱希望,直到自由來臨。

黑奴是社會的廉價勞動力。百多年前,索羅門的人生,是禍是福,由主人主宰。今日,阿釘的生活,是苦是甜,由僱主決定。

阿釘:「每個人來打工都希望遇到一個好老闆,這要講運氣,我們也不能控制。」

 

美國《時代雜誌》2014年全球100位最具影響力人物之一,Erwiana。她由印尼到香港做家務工,8個月後,突然回印尼,她身體虛弱,多處受傷,懷疑被虐待。事件引起國際關注,香港甚至被外國傳媒稱為「現代奴隸之都」。但Erwiana的故事,只是全球的冰山一角。

 

「我來自柬埔寨,每日5點鐘起身,每日工作到深夜。有一天,我的老闆性騷擾我。」

「我是南菲家務公會秘書長,我們有一個成員被老闆推開,還要被摑了一巴。」

「我來自秘魯,我從前的僱主覺得我有菌,所以不容許我用浴室。」

 

2014年,全球大約有5200萬名家務工,當中大約四成在亞洲區工作。2012年,香港有30幾萬外籍家務工,最多來自菲律賓、其次是印尼和泰國。他們不少都有高學歷。

 

「我是Rosemary,在1984年來香港,我從前是一名中學老師,教了3年數學和菲律賓語,當時人工有8000披索,大約是港幣1600元。教書的日子,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時光。」

「後來,我爸爸過身,但我有6個弟妹,他們全部都在讀書。我當時跟自己說『一定要想辦法賺錢。』有個朋友跟我說,香港請補習老師,但我不知道補習只是其中一種家務,十分不幸,我要貶職去做家務工,我經常哭,這份不是我想要的工,但我沒有其他選擇。我的薪金是家裡的一切,全都用來交學費,糊口。」

 

由老師變成家務工,Rosemary一邊做一做學,她認為大部分香港的僱主都不把家務工當成一種專業。

「其實,一點都不簡單,老闆將家庭交給你,你要一日內完成所有工作,大有學問。我會說家務工不只是一種專業,簡直是一個博士,哈哈哈。每次我返家鄉,每個老闆都叫我要快點回來,說他們會弄不來。當我回來,會發現整間屋都亂翻了,哈哈哈。但是,老闆不尊重我們的職業,可能是因為我們的貢獻是於一個家內,不是於一間公司內。」

 

2013年,聯合國國際勞工組織發表報告,全球各地的家務工普遍面對多種剝削。包括:

身體暴力-「我老闆不好,如果發脾氣時,會喜歡打人,打臉,然後扭耳仔。」

拖欠薪金-「我跟老闆說為什麼太太會扣掉我的人工?他說,因為他請工人很貴。」

刻薄的工作條件- “My employer is very bad, because I work until 3 pm and sleep and then 5 o’clock I wake up.”

報告還列出全球家務工容易被虐待和剝削的原因 ─ 家務工的生活和生計極度倚賴僱主,家務工作性質隔離,有事情發生時,工人向外救援並不容易。外籍家傭於僱主國的法律地位岌岌可危,但外傭往往不懂當地語言和法律來保護自己。很多國家的勞工法、最低工資、最高工時、都不保障家傭。

 

2011年,國際勞工組織通過家務工公約,承認並保障家務工作為工人的權利。目前,只有14個國家批准該公約,包括玻利維亞、義大利、菲律賓、南非等。香港和新加坡,這些有輸入家庭傭工的地方,並無批准公約。

從前,奴隸被主人控制自由,今日,外籍家務工被債務束縛生活。

 

聯合國國際勞工組織的報告指出,很多國家的家務工,除了面對暴力外,亦要負債打工。

Lilik 家鄉於印尼,7年前來港打工。來港後首7個月,一發薪金便要到便利店,轉帳3千元給中介公司作佣金,這差不多是她薪金的九成。但Lilik不知道,收款的是香港還是印尼的中介公司。誰知她還清債後,隨即被解僱。

「我問為什麼你解僱我?他說你不懂做事,你不懂說話。接著,公司說:『Lilik,我們幫你找第二個老闆,但要扣減5個月薪金』。」

「即是他們會幫你找第二個僱主,但再一次5個月都薪金收?」

「是呀。」

Lilik說她每次轉工,都要支付3至5個月人工予中介公司。


但是,香港僱傭條例規定,外傭中介公司向求職者收佣金,最多只可以收第一個月人工的百分之10,現時水平是$401。協助外傭的工會說,濫收中介費的情況很普遍,還向我們展示一些由自稱香港中介公司前職員提供的文件,我們看到有外傭在09年轉約時,與本地中介簽訂期票,內容大致如下:

 

「我同意繳付一萬元中介費,予本港以及海外中介公司,並同意先向由中介公司安排財務公司借貸來付款,若然無準時還清款項,財務公司將會通知我的僱主,並直接向僱主追索欠款,所有利息以及在境外等待簽證期間的支出,均由自己負擔,我亦同意由中介公司保存我的護照和合約,直至完成全部付款。」

 

印尼移民工工會主席思詠表示,很多時中介公司甚至透過財務公司收錢,但收據不會寫明所收的是中介費。印尼工人根本弄不清兩地中介公司與財務公司之間的關係,所以不敢追究。

「因為我們不知道,究竟印尼公司與香港公司和finance company究竟有什麼合約,因為我們都是在香港全部都是給銀行或finance company,但全部都無說明是for agency fee。所以,好像我們自己借錢般。」

 

香港有230多間獲印尼政府認可的中介公司。代表他們的「香港職業介紹所印尼協會」主席張結民說,本地中介公司不會收取多於法定水平的中介費,至於印傭來港首幾個月,要支付大部分薪金還債的原因,張結民說,這與香港的中介公司無關。

「那個金額現在是2543元,每一個月要支付,共6個月。支付予當地的訓練中心或者財務公司也好,他們如何安排是他們的問題。總括來說,這跟香港的中介公司無關。」

 

外傭和中介公司各執一詞。我們曾向勞工處查詢,處方說,過去5年他們每年巡查本港外傭中介公司約一千次,發出11張傳票給涉及濫收佣金的外傭中介公司,有6間被勞工處拒絕發牌、續發牌照或撤銷牌照。

 

1862年9月22 日,美國總統林肯簽署解放奴隸宣言:

我利用我的職權,正式命令並宣告所有作為奴隸的人現在和今後永遠獲得自由;政府,包括海陸軍當局在內,將承認並保障佢地的自由。我現在命令這些被宣佈自由的人,除非是出於衛,不得有違法行為;我勸告他們,在任何可能的情況下,他們應當忠實地為合理的工資而勞動。


【千禧年代】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星期一至五 08:00-10:00

監製:林嘉瑜
編導:袁梓珮
環節:劉善茗、張璟瑩、郭芷珊、司徒博文

【千禧年代】葉冠霖主持,鼓勵聽眾作有觀點、有理據的意見交流,藉此帶出更多新觀點、新意見、新態度。
透過時事速遞,每日早晨為廣大聽眾提供最新資訊以迎接新的一天。

專題分類:新聞熱話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