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20200307】中文大學公共衛生學院客座教授 黃子惠
2020-03-07

利淦兄:

自從和你在美國馬利蘭州的國立衛生研究院分手,得悉你後來回武漢大學繼續做病毒學的研究,許久沒有通訊了。今次武漢發生的冠狀病毒肺炎,十分擔心你和你家人的健康。尤其是疫情最近的擴散,已經變成全球的「大流行」。

十七年前,由一位中山大學教授開始,沙士蔓延全港,我也經歷了類似今天的疫症肆虐。我任教的大學醫院有疫症爆發,許多醫護人員、醫學生、和病人被感染。那時候,不同爆發地點的源頭病人,在流行病學稱為指標病人,往往被標籤為「超級傳播者」。今日的肺炎疫症,許多人都擔心再有「超級傳播者」,令疫情惡化失控。我在這裏提出我的理解,希望你能給些意見,指正我的錯誤:

 

首先必須指出,「超級傳播者」真有其人,並且不難發現,但一般人都以為「超級傳播者」的病毒由於發生基因變異,產生超強的傳播力,從而引起大規模的爆發。我的理解是:「超級傳播者」的冠狀病毒,從來沒有發生基因突變的學術報告,所以我建議用「超級傳播環境」這個名詞,取代「超級傳播者」。我分析了三個香港「沙士」的爆發案例,發覺它們的共同點,不是病毒產生基因變異,反而是指標病人所處的特殊環境,引發大量人受到感染。

我最早接觸的,是威爾斯親王醫院 8A 內科病房的爆發,源頭是一位曾經到訪中山大學教授入住酒店的年輕人。我當時和香港大學通風工程學的專家李珏國教授合作調查後,發覺病房的通風系統出了問題。所以我們假設,是病人咳嗽產生的有毒氣溶膠,通過中央空調系統傳播到五至六米的距離。換言之,通過醫護人員而「接觸傳播」未必是主要原因,否則,受感染的病人應該平均分佈於各個區域,而非集中在指標病人同一區域。我的結論是:普通病房由於中央空調,濕度較低,飛沫容易蒸發,形成較小的顆粒,在空氣中擴散到更遠。因為回風系統故障,產生了一個「超級傳播環境」,這個假設符合了我們搜集的流行病學資料。

第二個爆發點,就是來自中山大學劉教授入住的酒店。我發現受感染的房客,較集中在指標病人的兩邊和對面,當中不少比教授遲回到房間,亦沒有接觸劉教授的紀錄。世界衛生組織的調查報告指,酒店走廊的氣壓較房間為低。所以我的假設是:由於房間氣壓較高,指標病人在房內咳嗽產生含有病毒的氣溶膠,因而擴散到走廊。當旅客經過走廊時,可能因吸入氣溶膠而受到感染。至於前衛生署長假設:病毒通過接觸電梯按鈕傳播,並沒有流行病學證據支持,也不能解釋為什麼除了九樓之外,其他樓層的旅客都沒有感染。我的結論是:酒店的特殊氣壓分佈,和一般設計相反,製造了一個「超級傳播環境」。

第三個就是全港最大型的「淘大花園」爆發。指標病人只在淘大花園 E 座逗留了一天,由於腹瀉,沖厠後產生了氣溶膠。後者由污水渠,通過乾涸的 U型管,吸進其他單位,再由抽氣扇排出光井,隨著淋浴產生的䁔空氣上升,把含有病毒的氣溶膠帶到大廈頂部,再隨風向吹到其他座。這個假設有兩個流行病學證據支持:第一是其他座的病人發病時間集中在指標病人停留在 E 座之後的三至五天,流行病曲線呈高而窄的波型,符合「共同源頭」的傳播模式。第二是:我和余德新教授發覺,單位面向 E 座的住客,他們感染「沙士」的風險,遠比背著 E 座的為高。加上李珏國教授的 CFD 空氣流動模型,發現有病毒的氣溶膠分佈,和病人住宅單位的分佈吻合。至於前衛生署長指住在其他座的病人可能曾經到訪 E 座而被感染。這個假設既無他們探訪的紀錄,也不符合「共同源頭」的流行病曲線。相反,他們如果由人傳人感染,曲線一定是波峯較矮,波輻較寛的。淘大花園的爆發支持了「超級傳播環境」的槪念,亦令大家明白到家居環境衛生的重要。

利淦兄,今次武漢爆發的冠狀病毒,來源仍然不明,但眀顯是通過高效率的人傳人傳播,迅速擴散。希望大家吸取「沙士」爆發的經驗,盡量避免暴露於「超級傳播環境」。這個環境包括多人的集會和活動。香港的佛堂爆發,南韓的宗教集會爆發,病人都是身處「超級傳播環境」。遊輪鑽石公主號的爆發,源自一個病人。遊客的發病率非常高。雖然缺乏確實實的資料證明環境出了問題,但遊輪也符合了「超級傳播環境」的定義了。我們將來的日子,仍然要繼續努力防止病毒擴散,改變個人的生活模式,保持社交距離,注意個人衛生,留意身體狀況,如有發燒和咳嗽,應及早治療。

 

現在惟有透過電子媒介,向你和你的家人問好。

 

子惠

2020年3月7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主持:陳顥之、張鳳萍
編導:陳顥之、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