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20200314】教大特殊學習需要與融合教育中心總監 冼權鋒
2020-03-14

香港教育大學特殊學習需要與融合教育中心總監冼權鋒

Peter:

自從你退休後,定居意大利,沒跟你聯絡,已經有很多年了。想不到,新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將香港、意大利及其他地方聯繫起來。由起初我向你撲口罩,到現在你也為找口罩而煩惱。面對新型冠狀病毒,相信大家都同坐一條船,共同防疫。

香港的學校,停課已有一段時間,預計復課的日期,最早也要在4月20號以後,相信這是我個人見到最長的停課期。然而,學校雖然停課,學生被迫留在家中,但在科技發達的社會內,學校已普遍採用網上學習模式,鼓勵在家學習,希望達致停課不停學。不過防疫工作及停課安排,對有特殊教育需要(SEN)學生來說,有多方面的影響。

 

首先,防疫基本三部曲,如勤洗手、戴口罩、不出外。原來要求SEN學生達致這些要求,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以戴口罩為例,自閉症及身體弱能的學生,較難要求他們長時間戴口罩。有些SEN學生更不肯戴口罩。有老師說有位小耳症的小朋友,因沒有耳殼,戴口罩也需要特別技巧。大人一罩難求,家長為其子女購買合適的兒童或中童口罩,也不容易。

 

人人戴口罩,妨礙一些讀唇的聾生,與別人溝通。不過有朋友告訴我,坊間有些口罩的咀部部份是透明的,方便小朋友讀唇。但香港未見有售,需要由美國訂回來,連運費約港幣17元一個,不是普通人可以負擔。

 

以前沙士時,聽說聾生不能打電話給同學。只能傳真或寄信,與外間聯繫。現在的科技,例如Whatsapp可以幫助他們與外間聯絡。不過有學生反映,在家學習,雖然他們可以看到一些網上學習資源,但教師製作的教材,多數沒有字幕或手語的配套,故此他們難理解學習內容。盲生在家學習不可能觀看網上學習資源,教師需要送點字書到學生的家,以方便他們學習。事實上,網上學習需要SEN學生長時間專注學習,但教師又未能在旁給予協助,有過度活躍、特殊學習障礙或智力障礙的學生,未必能夠完全適應網上學習的要求。而學生長期在家,缺乏社交活動及學習回饋,也是需要關注。

 

除學習外,停課也影響SEN學生的康復訓練的黃金機會。例如不少SEN學生需要持續的言語治療。現時,有些言語治療師會透過視像,訓練學生的說話能力。大家可以想像,年幼的SEN學生未必能夠坐定定,一課視像的言語治療課,可能要動員家中各人從旁協助,協助言語治療師的教導工作。有長期病患的學生,大家都擔心疫情影響其健康,防護工作特別多,此外,因為醫院病菌多,很多不緊急的手術都暫停了。例如原本安排了做電子人工耳蝸的聽障小朋友,但都因疫情而延遲了進行手術的機會。家長多少有點無奈及失望,也不知何時再輪候到手術。

 

以上,我簡單說了在停課期間,SEN學生在疫情適應、在家學習、社群發展及康復培訓的關注。可喜的是,特殊學校教師及宿舍導師應對得宜,早前發展的電子學習教材大派用場,提供大量的網上學習資源。香港教育大學也有一群本科學生,發動網上義教。有些教師為小朋友創作抗疫兒歌,讓他們一邊唱兒歌,一邊學習洗手及戴口罩,吸引小朋友使用口罩。社工也協助家長製作作息時間表、家居訓練教材及提供食譜,鼓勵親子一起製作家居小食。而社會也有一些有心人士,特別關心SEN學生的需要,製作防疫包,舉辦填色比賽,為醫護打氣。

 

疫情下,SEN學生雖困於家中,但學習仍不止步,我深深體會人間有情。不過,有SEN學生的家庭,遇到的問題會複雜,包括資源與情緖,我期望政府能提供更多適切的資源與情緒輔導,幫助他們平穩渡過疫情。

 

不知道你在意大利情況如何?

Kenneth

2020年3月14日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主持:陳顥之、張鳳萍
編導:陳顥之、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