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2020613】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 譚惠珠
2020-06-13

David表弟,

 

最近英國公布會把BNO 持有者在英國逗留的時間,由半年延到一年,或有助他們取得居留權。您的BNO護照已經過期,問我是否應該申請重領。其實我在1983年中英談判香港前途的時候,回答過這個問題。當年一位中學的舊同學,因為香港前途不明朗,在924日(黑色星期六)港幣兌美金回跌到9.6港元兌一美元。舊同學問我應否移民。我回答他「您去吧,外面大風大雨,我打着傘等您們回來!如果中國要弄垮香港,關掉水喉我們就投降了,為什麼要一字一句的談判?就是因為中國要收回一個穩定和繁榮的香港。」我的舊同學果然全家移民去了美國,97年後又重返香港,現子女都在大灣區工作和置業。David,您可以去重領您的BNO 護照,疫情和港區國安法訂立後,這裡仍然是充滿發展前途的地方。

 

最近全國人大代表大會授權給常務委員會為香港立國家安全法和在港建立執法的機構,並非對香港懷有惡意。且看回歸以來,2003年,因「沙士」疫情打擊香港經濟,中央就開放內地居民自由行來港消費。2004年實施兩地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讓香港本地公司和專業服務更容易進入內地市場。又支持香港克服了2008年雷曼兄弟破產造成的危機,在20042011年間,香港經濟實質累計增長48%2016年,國家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當中,確定了提升香港金融、航運、貿易三大中心地位,支持香港的服務業等轉向高增值方向發展。接着開放大灣區,裡面經濟多元化,提供了香港下一代的青年工作、居住、長期發展的機會。現在,高鐵和港珠澳大橋已把兩地緊密相連。又有深港通、滬港通的金融互惠政策,可以共同發展。David,我可以說,回歸前中國政府堅持等到199771日才收回香港,當時的政策是對香港長期利用,回歸後的香港,對中國而言,是一個長期重用的特別行政區,中央一定不會弄垮香港。

 

然而,外國對回歸後的香港,看法不同了。前美國國務卿希拉莉在回憶錄中講出美國利用互聯網和社交媒體使美國的價值觀重返亞洲。現在,特朗普更是要「美國至上」。香港有政治亂局,就可以拖慢中國和平崛起,所以香港必需保障自己不能陷入亂局。

 

在香港訂立國安法,中央其實等了23年,直到香港有人表明一定擋住第23條立法,中央就不得不出手了。當年,我參與了起草基本法第23條,它責成香港「自行立法」,是破天荒的創舉,因全世界都不容許地方政府為國家安全立法,可見國家對香港充滿信任。但此刻香港已經成了威脅自己和國家安全的地方,成了外力干預中國內政的切入點。我記得,1987416日鄧小平先生會見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員,我也在場,他說得很清楚:回歸後的香港,勿以為中央一切不管就是萬事大吉,可能有外力干預,亦會有香港自己內力破壞,到時中央就不能不管了。現今香港根本沒有能力自行立法保障國家安全,中央就必須在國家層面立港區國家安全法及執行機制。這個憲制上的權力,在任何國家都是屬中央和國家立法機關所有。

 

人大常委會正開始立法工作,王晨副委員長在528日說明了這些法律是為了防範、制止和懲罰破壞國家安全的行為和活動。香港人的人權和自由不受影響。我認為這是為香港止暴制亂,重拾保障「一國」的安全,讓「兩制」可以發揮的必要措施。在香港實行「一國兩制」已經是國家發展十四項策略之一。中國要長期重用香港,一定堅持保障包括香港在內的國家安全,社會穩定、經濟發展。但香港亦必需有效地維護國家安全。

 

訂立港區國安法事在必行,在短期內亦會有爭議,但今日的中國,在國際社會上,無論是在經濟、環保、衛生醫療合作,聯合國的維和工作等,都處處顯示了她是個有能力、承擔的國家,能立於不敗之地。

 

國家對香港的支持將不會變。疫情期間,我們沒有缺水、缺糧,或者日用必須品。日前,為了保持香港作為航空樞紐,香港政府一舉用二百多人億元挽救一間英資為最大股東的航空公司。有人會提出,那是香港土地基金的錢,其實香港的土地是屬國家所有,但收入歸香港,香港亦從來沒有向國家繳稅,我們還懷疑中央對香港的好意嗎?

 

Davidkeep in touch,有任何問題,隨時見面。祝好!

 

Maria 

2020613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主持:陳顥之、張鳳萍
編導:陳顥之、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最新專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