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家書@2020620】中大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研究助理教授陳宗誠
2020-06-20

Dora

 

你好嗎?自去年夏天你邀我去英國林肯大學交流後,我們剛好分別了一年。今年你移居葡萄牙,原來五月份約定那裡的會議,亦因為疫情關係取消了,真可惜。準備好送你另一張港產電影《淪落人》的DVD,只好暫時存放在我處。

 

你是一位土生土長的葡萄牙人,卻奇妙地喜愛香港本地文化。兩年前你來到香港中文大學交流時,參觀了沙田文化博物館,想不到比我更迷上了金庸館;在星光大道看見李小龍先生雕塑時比我更興奮! 當然,近年我們合作研究旅遊發展,更見你對香港情有獨鍾。過去一年香港面對各種危機,使我們更多透過網上討論和反思香港旅遊的可持續發展。

 

事實上,我們都同意,香港旅遊業一直以典型的城市旅遊模式為重心,即使有意拓展和推廣文化和綠色旅遊,亦不屬於主流方向和策略,「購物天堂」和主題樂園,仍然是香港多年來推廣的賣點。一個旅遊目的地若側重於某種單一旅遊主題和產品,絕不是健康的現象,倘若該旅遊主題和產品受到需求下跌或其他外在難以控制的因素所影響,目的地未必有足夠的靈活性或抗逆力,作出有效且及時的應對。假如該外在因素涉及更長遠或全球的市場改變,當地旅遊業將受到很深的衝擊,導致業界和本土經濟下滑。此外,單一旅遊主題亦只會為較少的持份者帶來好處,長遠亦非健康和可持續的旅遊發展策略。

 

 

 

近年政府已經醒覺有需要發展多元化高增值旅遊業,例如:2017-18年度財政預算案提出「向多元化及吸引高增值過夜旅客方向發展」,2018-19年度預算案提出「讓旅遊業健康及持續地發展」。還有2017年政府公布《旅遊業發展藍圖》,亦可見政府開始有長遠的旅遊規劃,這些都是好的方向。

 

更重要的是,香港政府和旅遊業的持份者,是否願意合力實踐藍圖上的願景和計劃?眼見近年有不少地區性組織和社區機構,亦有心推動地區內的特色旅遊產品和低碳本地遊等,這些機構甚至能夠組織起社區內的少數族群、長者銀髮一族、年輕一代或當區居民,帶領遊客從另一角色參觀和體驗社區,部分主題和導賞甚至與城市比較「暗黑」的另一面有關,例如了解災害疫症歷史、體驗基層生活、探討社會問題等,讓旅客對香港有除了「維港」和高樓大廈以外的另一種認識,所謂「Travel like a local」。這些有意義的項目需要政策和制度上的配合和支持。這就是所謂「旅遊本土化」,丹麥各地如首都哥本哈根的政府亦向這個方向推進旅遊發展,得到不少當地居民和社區參與,主題亦包括自然生態、歷史文化、慢活等。正如兩年前你參觀西貢鹽田梓的時候,亦告訴我:原來香港有這麼獨特的小島存在。

 

現今旅遊業更全面地評估其可持續性。聯合國世界旅遊組織將旅遊發展和聯合國17個可持續發展目標緊密連結。很明顯,旅遊業的發展成功,不應再單憑經濟可持續性為唯一的重要標準,而是全面的,以經濟、社會文化、特別是以生態環境為支柱,從一個更闊的角度檢視旅遊發展。我不希望香港像意大利威尼斯和荷蘭阿姆斯特丹這些城市一樣,出現過度旅遊的情況。

 

為香港的旅遊都市角色重新定位,必須詳細了解和盤點我們擁有的優勢、資源和獨特性,以及如何讓旅遊業和社區全面參與旅遊發展,從當中得益。單憑從上而下去改變「品牌形象」不會太過有效,畢竟城市品牌和形象從來都不如一種商品,相對容易管理。建立地方品牌需要本地居民和社區認同和支持,好讓地方品牌能建立良好的基礎。旅發局剛剛亦推出了「旅遊.就在香港」一系列本地深度遊和旅遊產品的優惠,鼓勵市民在港旅遊及消費。我希望這些項目中有充份的社區參與和得益。

 

世紀疫症確實為全球旅遊和每個人的生活都帶來極大的衝擊,但與此同時亦讓我們好好反思旅遊業對社會文化、環境的影響,以及為可持續旅遊發展帶來一個所謂「重設」的契機。

 

最後,期望你下次再訪香港的時候,會見到香港在各方面都有更好的變化革新。保重,祝身體健康!

 

你的好友

Johnson

2020620

 

【聲音完全版】


【香港家書】

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星期六早上九點至九點二十分

主持:陳顥之、張鳳萍
編導:陳顥之、張鳳萍
監製:林嘉瑜

學者、議員、官員及社會人士透過書信形式,分析社會現象,細訴個人感

專題分類:專題文章
發表評論

最新專題